錢志健
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投資經驗逾20年。曾任全球大型英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地區主管,目前為一間家族資產公司董事局成員,以環球長短倉為主打。他曾撰寫金融著作多本,分享時事、投資與人生智慧。錢氏於2006年組織哈利車隊Ride 4 Hope,盼望在金融以外做點有意義事情,作另類贏家。

去到2016年最後數個交易周, 特朗普效應軟下來。如何組織新政府,極有迫切性。先談最簡單的網絡IT風險管理, 再談高頻交易(HFT), 最後短談操作,部份內容以互動進行。友人支持民主。公司網絡被「轟炸」:他平均每天收到一萬多個轟炸電郵,黑客(Hacker)用意是要癱瘓友人的伺服器(Server), 令他無法可以在工作上正常運作。這種低劣行為,應被強烈譴責。不少中小型公司還用微軟的 Office Outlook作電郵接收及發放用途,友人說一天收到約40 MB (Megabite)的「轟炸容量」,由他自家電郵發出,黑客用程式把友人的電郵地址, 發放到一些沒有註冊的電郵地址,令大量回彈電郵阻塞正常電郵運作。一Megabite的容量,大約為一本500頁的厚書, 一日內收40倍的轟炸容量,絕對可「炸爆」一個公司郵箱,黑客「做世界」絕對恐怖。

另一天空下,金融市場交易系統不斷在變。在轉變中的交易世界,高頻交易(HFT, High Frequency Trading)在交易市場已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高頻交易可有多快?有幾高速? Volume Weighted Average Price (VWAP)有多少輔助功能?速度,減少市場衝擊(Market Impact),在交易所及投行內互設高速共同位置作配合(co-location),可減低交易系統的「遲鈍」(latency)問題。Latency,交易上的「遲鈍」,在機構投資者來說是一大障礙。 co-location,說白一點,在交易所內裝置多一台高速電腦系統, 把交易速度優化, 可分為六個階段:

第一階段——秒; 第二階段——毫秒,即1/1000秒﹔

第三階段——微秒,即1/1000000秒﹔第四階段——微微秒,即1/1000000000000秒﹔第五階段——飛秒,即1/1000000000000000秒﹔

第六階段attosecond,即1/1000000000000000000秒﹔

高速電腦,到目前來說大致上還只處第二階段,或者你會問,速度快是否令一少撮投資者有優勢? HFT是否令某些大行或對沖基金可以「偷步」?答案是,視乎你點睇!由高頻交易再延伸至另一話題, 「人腦vs電腦」。近乎每年我也會參與新加坡舉辦「交易科技高峰會」,Man vs Machine 是熱門話題:高頻交易是否可以取代交易員的角色?」現在的基金經理,很多時還是喜歡接電話和sell side「吹水」。多一點意見,每條trade要多付兩至三滴(basis point)的談話費,對一撮基金經理人來說,也是值得!基金經理只要有「立場」,高頻交易去「成」,在斬件地尋找最好價位完成交易。人工智能的操作模式,我認為無法取代交易員的地位。

最後, 以互動短談操作。問:美國業績公佈期完結,2016年最後的一個多月,要注意甚麼?科技股是否在「追落後」?道瓊斯指數歷史新高後,會否出現大回調?答:在操作而言,我認為「大回調」機會不高,抉擇盡在操作者手上。在科技消息上,蘋果再次成為全世界市值最大公司,iPhone 7及 7 Plus會是不錯的感恩節禮物;另一邊廂,網上串流娛樂巨人Netflix (NFLX)令人有不少驚喜。今年年尾倒數,市場更關注「特朗普因素」:埋班能力、知人善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