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柏林電影節的紀錄片《愛人與暴君》吸引了人們的注意。這部影片記載了南韓導演申相玉與妻子崔銀姬被金正日綁架到北韓後,被迫給北韓拍攝電影的經歷。片中透露了他們當年冒著殺頭之危險,秘密錄下金正日的講話。

CNN11月2日報道,金正日生前是北韓這個封閉國家的神秘領導人,外界能聽到他說話的機會都很少,更沒機會聽到他長篇大論的私下講話了。這段磁帶錄音非常珍貴,並已同時被CIA(美國中央情報局)和KCIA(南韓中央情報局)證實為真實可靠。

在錄音裏,金正日的聲音高亢,而且語速很快。他甚至對南韓的影視節目大加讚揚,而把北韓節目貶為「幼稚園」水平,「為何我們國家電影的思想情節都是一樣的?可說毫無新意。」他抱怨說,「南韓的科技比較發達,他們拍攝出的電影可以進入電影節,與我們相比,他們是大學生水平,而我們就像幼稚園,我們的人沒有遠見。」

金正日甚至還會開自嘲的玩笑,崔銀姬透露,當第一次跟金正日見面時,金就拿自己的五短身材開玩笑說,「看看我,是不是非常矮」,然後還做了一些自嘲的比較。

1978年時,申相玉與崔銀姬相繼被金正日綁架至北韓,上世紀70年代,崔銀姬是南韓最知名的女演員之一,而申相玉是資深導演,崔銀姬失蹤前兩人才剛離婚不久。

他們給金正日拍攝了8年電影,總計拍攝17部影片,題材豐富,從催人淚下的情感片到驚悚片,應有盡有。

申56歲生日這天,他們與金正日第一次正式見面。他們夫婦商量好,要秘密錄下跟金正日的談話。在北韓,對金氏父子中的任何一人進行秘密錄音,都屬於極其嚴重的罪行,如果一旦錄音被發覺,他們將會喪命。

這個磁帶錄音機藏在崔的手提包裏,由崔進行開始和停止操作。他們對如何錄音做了多次試驗,包括如何放置錄音機才能獲得最好效果,以及崔如何把手提包保持半敞開的狀態。

金正日滿面笑容地迎接了他們,崔把手伸進了手提包,摁下了錄音機的錄音鍵。

申後來回憶說,私下裏的金正日跟平日精確無誤的領導人很不一樣,他「像一架機關槍一樣……聲音響亮、語速飛快。說到哪裏算哪裏,經常是不成句,句子不合文法,前言不答後語……一旦金開始說話,我們沒有可能插入隻言片語。」

金跟他們聊了兩個小時的天,但崔只能錄下來這中間的45分鐘——她無法把盒式磁帶翻面,這個錄音帶被披露後轟動一時。

在1986年,崔銀姬和申相玉被邀請參加西柏林電影節,他們利用這個機會出逃,從下榻的酒店中乘坐出租車脫逃至維也納的美國大使館,後來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