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

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造人補天,后羿射日,億萬劫生命長河,古老的神話代代流傳。走入歷史的最後樂章,輝煌五千年文明中,歸真的路幾何?

黃帝,人類文明始主,完成人間使命,乘龍飛去……

二千年後,老子留《五千言》,西出函谷關,匆匆隱去……

五百年後,佛教傳入中土,儒、釋、道思想交相輝映,間雜佛道相爭,千年不絕……

元憲宗八年(公元1258年),忽必烈(後為元世祖)親自主持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佛、道大辯論,參加辯論的名僧高道有五百餘人,道教在論辯中大敗,道士被勒令削髮為僧,保留老子的《道德經》,其餘道書盡數燒毀,以正本清源,道佛兩家,此消彼長。朝野上下,「卻病延年則有,白日飛升則無」,「養生之術則有,神仙之事則無」,呼聲一片……

此時,歷史推出千古真人張三丰,他得造化之機,去來倏忽;奪乾坤之妙,隱顯微芒;闡三教之真,醒億萬沉迷;深居武當,辟千秋道場;創太極神拳,緣接後世習練者億萬。大道無敵,天地一人!

第一章 真人臨世 浩然玄妙現

一、真人臨凡

史載,張三丰本名張全一,字玄玄,號三丰。祖先為江西龍虎山人,張三丰祖父精通占星術,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氣將從北起,於是,帶家人遷往遼陽懿州。張三丰生於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時。據古籍所述,張三丰降誕之夕,張三丰母親林氏「夢斗母元君手招大鶴,止屋長嘯三聲。」(明陸西星《淮海雜記》)斗母元君為北斗眾星之母。張三丰出生時便有仙人昭示並護持,來歷非凡。

張三丰在《九更道情》中講述了人類生命來源於宇宙更高層次,開天闢地之時,下世進入東土神州,迷的三界。

「自從離了古靈山,混沌初分下世間。西方有本,丟下根原。來在東土,性命落凡。失迷了,老母當初未生前。」

二、拜道脫翳

張三丰丰姿魁偉,面相生得神奇,龜形鶴骨,大耳圓睛。五歲時他得了奇怪的眼病,視力每況愈下。這時有方外異人來到張三丰家,自稱張雲庵,住持碧落宮,號白雲禪老,對張三丰父母說:「此子仙風道骨,自非凡器,但目遭魔障,須拜貧道為弟子,了脫塵翳,慧珠再朗即送還。」(清汪錫齡《三丰先生本傳》)

張三丰彩像,明人繪。(公有領域)
張三丰彩像,明人繪。(公有領域)

張三丰到碧落宮隨張雲庵道長學道,半年後張三丰眼病痊癒,但沒有即刻回家,他在碧落宮待了七年,在道觀中度過他的少年時期。張三丰天資聰慧,學習道經過目便知,閒暇時兼讀儒、釋兩家之書。他讀書有個特點,常常是隨手披覽,知其大意就行,並不深究。悠悠七載,張三丰母親思子心切,道長遂送三豐回家,回家後專心於儒學。

七年的碧落宮生活,為張三丰日後修道奠定了深厚的基礎,少年時便立下修道志向。

少年立志道心堅,

跳出樊籠出水蓮。

散盡錦雲空似洗,

一輪明月掛長天。

——明萬曆《貴州通志》卷十二《仙釋》

三、了卻塵緣

中統元年(公元1260年),張三丰十三歲,元朝實行「舉茂才異」,選拔人才,張三丰脫穎而出,被推舉為秀才,翌年,成為「文學才識」。至元甲子(公元1264年)秋,張三丰出遊燕京(今北京),結識平章政事廉希憲,廉希憲見張三丰奇才異能,博三教,曉古今,即奏補中山博陵(今河北保定)令。

世間的榮耀,令不慕榮利的張三丰無比孤單,胸懷出世大志,難遇知音,如高飛鴻雁,高處不勝寒。張三丰寫道:

「我不願登黃金台,我只願飲黃花杯。醉裏昏昏忘天地,古今名利總塵埃。」(《甲子秋遊燕京作》)

「家國伊人任,孤哀獨我單。澘然雙淚落,飛雁影高寒。」(《有感》)

黃金台,指戰國時期燕昭王有感於千金買骨的故事,高築「黃金台」以招賢納士。

其間,張三丰閒遊以晉朝葛洪修道處命名的葛洪山,看到洞天福地,觸景生情,多想去尋找詩仙李白吟詩論道,希望「早將壯歲塵緣了」,入山修道。「毛義從茲隱,葛洪豈戀官!欲尋李太白,同說大還丹。」(《有感》)「早將壯歲塵緣了,五嶽三山歸去來。」(《甲子秋遊燕京作》)

張三丰也被廉希憲推薦於元朝開國宰相劉秉忠。劉秉忠見到張三丰,驚曰:「眞仙才也。」張三丰學貫三教,劉秉忠大有知音相遇之意,欲提拔張三丰。收到劉秉忠書函時,張三丰父母相繼謝世,張三丰從小立志修道,只等了卻塵緣,張三丰致書劉秉忠,表其道心堅定,矢志不渝。

劉秉忠畫像。(公有領域)
劉秉忠畫像。(公有領域)

「太平良宰相,千古能幾人!青囊乃餘事,不愧帝王臣。得公一語重千金,公書賜我我動心。所言地理無人識,惟我默默信其深。公何為者重賤子,此恩此德提吾耳。公柬來時獨憾遲,親骸已葬不敢起。長白千龍數千里,我從小干藏之矣。不望名,不望利,只望吾親安斯地。穴城大山宮小山,門有仙橋獲我意。以此答公公諒之,莫雲小子強陳詞。他日訪公邢州道,八盤山下請公思。」(張三丰《答劉相公書》)

本希望安置雙親後拜訪劉秉忠,不想劉秉忠很快也過世,張三丰留詩一首,遙挽劉秉忠:「博學其餘事,今之古大臣。澹然忘嗜欲,高矣脫風塵。舉世誰知我,登朝屢薦人。八盤他日過,清酒奠公神。」(張三丰《遙挽劉仲晦相公時至元十一年冬月初旬也》)

張三丰回老家遼陽為雙親守孝,三年期滿,便有丘道人叩門相訪,劇談玄理。道人既去,張三丰便告別妻兒,束裝出遊。這一年張三丰三十二歲,開始了他漫長的大道尋真之旅。

多年以後,張三丰再次見到丘道人,並同遊西山,方知丘道人乃丘處機。「天寒白日澹幽州,燕市重尋舊酒樓。新學瘋狂為醉漢,故交豪傑已荒邱。駒光不似壺中日,蟻命猶如水上漚。我遇至人談大道,西山晴雪共遨遊。」(張三丰《燕趙閒遊䎸邱長春遂同遊西山》)

北京白雲觀藏丘真人(丘處機)本像圖。(公有領域)
北京白雲觀藏丘真人(丘處機)本像圖。(公有領域)

丘處機是道教全真道龍門派祖師,曾西行萬里拜見成吉思汗,說蒙古人的「長生天」就是中原講的「道」,中原為神定通天之門。之後成吉思汗詔命丘處機掌管天下道教,詔書中還提到「朕常念神仙,神仙毋忘朕也」,對丘處機的禮遇極高。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