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個小丑,但遠遠比政客高尚。」查理‧卓別靈

梁振英率領曾俊華、張炳良等高官,就橫洲風波召開新聞發佈會,承認自己是決定將建屋計劃,由原本的1萬7千個單位減至4千的主腦,並表示作為特區最高官員,作出如此決定是一個有承擔的表現。但梁振英始終沒有清楚交代整件事情的發展經過,留下很多不解的疑團,所以未能釋除公眾人士關於官商鄉黑勾結的疑慮。

毫無疑問,新聞發佈會是一場精心設計的公關表演。日前梁振英談到相關項目時,明顯是希望將這場災難的責任,推到曾俊華及林鄭月娥兩人頭上。曾和林鄭老謀深算,馬上發表聲明澄清他們在項目擔當的角色,社會人士因而質疑特區的管治,已達致危機程度。

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差不多可以肯定中央政府必定已插手干預,不容事件繼續惡化,嚴重打擊特區的管治威信。梁振英等人只能奉命合演一場沒有人會相信的鬧劇,希望可以平息民憤。他們能否如願以償,我們有目共睹。會後10名非建制候任立法會議員表示不滿梁不清不楚的交代,將會在立法會復會時,支持使用權力及特權法徹查事件。看來牽涉相關事件的人士,仍要應付一段艱難的日子。

新聞發佈會的另一焦點是,梁振英回答最後一個提問時,表示感謝公務員盡了最大努力尋覓土地作興建房屋之用,並以「粒粒皆辛苦」形容他們面對的困難時,好像出現哽咽,事後被指「做戲」。看來這個所謂「語言偽術家」已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刻,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唯有希望博取同情。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梁振英如有任何後悔之心,看來也太遲了。

曾俊華回應與梁振英是否不和時,也很懂得把握機會向中央表白,說梁是他的上司,他會永遠同意他的意見。敢問曾俊華一句,相傳梁振英在雨傘運動時,曾準備向示威者開槍。如果是真的話,他也會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