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親習陣營媒體財新網刊文質疑上海城市總體規劃兩個目標都有悖於以人為本的原則,而且嚴重脫離實際,強調如果規劃失誤導致公共服務不足,那應該對規劃者問責。

三天前,大陸官媒炮轟上海對房地產預期管理失效。外界關注,習陣營釋放進一步清洗江澤民老巢上海的信號,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的上海書記韓正和市長楊雄處境或不妙。

8月22日,《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6-2040)(草案)》發佈,並向社會啟動1個月的公示期。該草案有兩點引入注目:一是將上海2040年人口調控目標設定為2,500萬;二是要求上海規劃建設用地負增長。

8月25日,大陸財新網發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梁建章的文章《上海的城市規劃應以人為本》。文章認為,上海的兩個規劃目標,都有悖於以人為本的原則,而且嚴重脫離實際,如果真的實現,不僅會制約上海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也會惡化上海市民的生活品質。

財新文章質疑上海人口規劃不合理

文章稱,中國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而上海是中國人口最多的城市。但上海建成區的2177萬人口(不含建成區以外人口和農業人口)在全球僅排第5位,遠低於日本東京的3724萬,甚至低於韓國首爾的2287萬。

文章使用Demographia(2013)中國、北韓以外的數據,根據各國的總人口、人均GDP和土地面積來擬合該國人口最多城市的人口數量。根據這一擬合關係,作為十多億人口國家的最大城市上海,也許需要按照約5000萬人的規模來規劃,才可能達到經濟意義上的均衡,充分發揮出中國人口的規模優勢。

但在那些把人口當成負擔的人來看,別說5000萬人,就是3500萬人也會壓垮上海。文章說,這實際上只是一種固步自封的幻覺。在現實中,沒有任何一個城市曾被人口壓垮。相反,城市的盛興往往表現為人口增長,而衰敗才表現為人口萎縮。

截至2015年末,上海市常住人口為2415萬人。如果到2040年要把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萬人,那意味著從2016到2040這24年中,上海市常住人口平均年增不超過3.54萬人。從操作性來說,這個目標大概只能通過嚴控戶口審批來實現。

文章說,相對於龐大的體量,中國在種族、語言和文化上的內部差異性很小,但在隔離性的戶籍制度下,中國的城鄉和地域差距不僅遠大於發達國家,也遠高於印度等發展中國家。這種現象對中國的整體發展特別是內需的提振尤其不利。城市和發展思路應該是順應經濟規律;規劃的意義在於儘量準確地預測人口和經濟的變化,並依此來規劃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而絕不應該是以某種規劃的預測值來作為控制人口的理由。

文章表示,規劃和公共政策的宗旨應該是服務民眾。如果規劃失誤導致公共服務不足,那應該對規劃者問責。

規劃要求用地總規模負增長 將人為加劇建設用地短缺

文章質疑,與人口控制目標同樣離奇的是,規劃草案竟然要求建設用地總規模負增長;這無疑將進一步人為加大上海建設用地的短缺。2015年上海僅耕地面積就還有1800多平方公里,相當於上海現有建設用地的60%。上海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沒有必要保有耕地來滿足某種人為設定的農業自給率。

文章稱,規劃草案要求建設用地負增長,完全屬於作繭自縛,自限發展空間的小農思想,與上海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應有的格局相去甚遠。

在這種人為製造的土地緊張的氣氛下,最近上海土地拍賣市場上,一天內出了三個創下區域最高價的「地王」。雖然土地出讓價格和房價的暴漲短期內會給上海地方財政帶來豐厚的收益。但實際上,這種靠緊縮供給而推漲的房地產市場所起的作用,不過是社會財富的損害性轉移,把財富從那些真正推動技術進步和提升效率的價值創造者的手中,轉移到土地控制者的權力以及更早購買房產的幸運者手中。它只會嚴重扭曲經濟發展的激勵機制,並讓城市中最有活力的年輕人喪失希望。

上海規劃草案留給人們的印象是在把人口當成負擔來抑制。目前在上海工作的年輕人中,外地戶籍人口已佔到一半左右;這些人是自我選擇來上海,是創新和創業最活躍的力量,但嚴格的人口控制和土地限制政策,將使得上海變得更加擁堵和封閉。高不可攀的房價以及對學前和學制教育的投入不足,讓他們難以在上海安居樂業,被迫少生甚至不生孩子,其中很多人最終可能不得不離開上海。

文章表示,如果上海實現了其人口控制的目標,很多高附加值的企業和高薪工作乃至相應的消費都會消失或者根本沒有幾乎形成,這種損失對迫切需要創新和創業的中國經濟轉型來說難以估量。

財新總編胡舒立批上海政府越位

今年初,上海市科技委、發改委和財政局共同制定《上海市創業投資風險救助專項資金管理辦法》(試行),規定天使投資損失可獲財政補償;引輿論一片譁然。天使投資本指富有的個人出資協助具有專門技術或獨特概念的原創項目或小型初創企業,實施前期投資;極具市場化特性。

2月1日,財新網發表其總編胡舒立所寫社評《政府扶持「雙創」不宜越位》。文章表示,上海政府此舉必然攪亂正常投資秩序。倘若失敗者反獲補貼,必定扭曲激勵機制;不但有引發「道德風險」之虞,在現有政商環境下,還極可能出現借補償之名行貪腐之實的行徑。

文章質疑,上海將補貼資金列入財政預算是否經過了法定程序?發放的程序和結果如何有效監督?如何面對市場上眾多投資機構確保公平?這一政策的成本與收益可曾經過嚴格核算?

文章還定性上海此舉有違習李中央政策,有違國情民意。

文章最後警告,《辦法》自2016年2月1日起施行,相關工作還未全面鋪開,此時上海市有關部門倘若能夠認真反思,尚有挽回餘地。如果一意實施,恐怕造成「政策爛尾」,屆時將更為被動,難以收拾。

胡舒立與王岐山、習近平關係密切;早在2007年1月因報道山東魯能國有資產被侵吞案件,得罪中共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胡舒立創建的財新傳媒被視為親習近平陣營的媒體,以揭露江派貪腐和濫權內幕著稱,並常替習近平當局發聲、釋放政經信號。

官媒炮轟上海對房地產預期管理失效

與財新網批上海城市規劃相呼應,8月22日,大陸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刊文《瘋狂「地王」欲掏空實體經濟》批上海的樓市,認為上海政府對房地產預期管理失效。

報道引用很多署名的網民觀點來炮轟上海樓市,認為超級地王的產生是上海出台新的樓市調控之後,批新樓市調控政策不起作用,上海市府不是真心地抑制資產泡沫云云。

上海是江澤民的政治老巢,江澤民家族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商網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市長楊雄都被視為江派人馬。楊雄曾在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成立的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中擔任總經理,並協助江綿恆打造了一個勢力遍佈上海的龐大資本帝國。

近年來,習近平當局「打虎」逼近江澤民家族,加速清洗上海官場與政商圈。今年以來,江澤民父子被內控的消息也不斷傳出。

8月17日,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並發表講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作為在地方兼職的4名政治局委員中唯一的缺席者,引起外界關注。有傳聞指,韓正將被調離上海。

《亞洲新聞週刊》總監黃金秋分析認為,官媒炮轟樓市可能跟目前外界傳韓正要離職有關,上海反貪打虎僅僅拉開序幕。他強調:「上海是江系的一個地盤,如果真的動了裏面很多的貪腐的官員,肯定和他的總後台的利益都有關係的,所以最後打虎的成敗能不能成功,肯定要看上海反貪打虎最後的戰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