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場「兩面人」一個接一個地現形,25日,雲南省委前副書記仇和、鶴壁市公安局副局長郝軍這兩個昔日的「明星人物」被習陣營處理,他們同引爆這場習江生死博弈的王立軍一樣,一次次扯下了中共虛偽的面具。

雙面的「鐵血局長」

8月25日,河南省紀委發佈消息:日前,鶴壁市紀委對鶴壁市公安局副局長郝軍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給予郝軍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消息說,經查,郝軍違反政治紀律,對抗審查;違反組織紀律;收受禮金、購物卡,從事營利活動;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錢財。

郝軍於4月26日被河南紀委通報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陸媒報道說,郝軍可不是一般人,此前,他一直是公安系統的明星人物,曾打掉鶴壁最大的涉黑團伙、偵破拐賣兒童大案,被稱為警界「鐵血局長」,還成為首屆「平安河南」十大年度人物及第二屆河南公安「十大衛士」候選人,多次被媒體報道。此外,鶴壁市公安局官網上的一篇文章對其評價是「時時處處嚴於律己 為民警作出表率」。

而所謂的明星人物轉眼間就因涉嫌嚴重「違紀」落馬,諷刺意味頗濃,民眾直指中共官員一個個道貌岸然。

雙面的「改革明星」

8月25日,落馬已一年多的雲南省委前副書記仇和在貴陽受審。

貴州省貴陽市檢察院起訴指控:2008年至2015年,被告人仇和利用擔任中共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雲南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項目推進、銀行貸款、工作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非法收受、索取劉衛高等13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433萬餘元。

仇和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仇和亦是個「兩面人」。陸媒報道稱,仇和極具「影帝」色彩,曾是名頭響亮的「改革明星」。仇和在主政江蘇省宿遷時,在招商、人事、醫改等領域推行了許多超常規的改革,迅速成為話題人物。仇和精於自我包裝,「一些看似爭議的文章被允許刊登發表,一些試圖更直接批評他的文章卻胎死腹中」。

從江蘇轉任昆明後,仇和曾說:「隻身一人,無牽無掛,工作一定能無私無畏。」然而,在他出事前後,江蘇商人劉衛高浮出水面,被媒體稱為仇和背後的神秘商人。

內心陰暗的「打黑鬥士」

就在郝軍4月26日落馬後不久,有陸媒盤點了中共官場「兩面人一個接一個現形」,其中重點提到王立軍。

文章說,王立軍號稱法醫專家, 身兼真真假假多個碩士、博士學位,手握一百多項專利。卻又被指外號兩個合不攏:「嘴巴合不攏,解剖的屍體合不攏。」他的身邊人指證他不懂英語,不會上網。

從遼寧到重慶,王立軍熱衷於接受採訪,公開曝光,利用一切機會打造個人形象,他出事後,其做派被媒體戲稱為「化妝師」。英國商人海伍德命案曝光了其陰暗程度與其公眾形象大相徑庭。

但實際上,顯示王立軍陰暗心理的豈止海伍德命案。據官方資料,早從2003年起,王立軍就先後在重慶、錦州等地建立所謂的「心理學研究中心」,並親自擔任主任,這期間,女性胃腸排泄、死刑注射、離體器官保護液等項目,都是在這個中心進行實驗與研究的。

海外媒體報道,王立軍的數項所謂專利引發了巨大爭議,尤其是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其利用價值在於,如果是槍斃或藥物注射,會破壞或污染器官;但「腦幹撞擊」可以讓供體在不流血、無外部損傷情況下,誘發類似原發性腦幹死亡的症狀,即供體被處於腦死亡狀態,卻又能保證其器官鮮活。

國外醫學專家曾經指出,王立軍的這些研究比希特毒氣實驗室和日本731還要殘忍。據國際調查報告,王立軍這個中心實際是活體解剖中心,是以活體人體來進行器官方面研究,那些被研究與實驗的對象是法輪功學員。王立軍這些發明與專利,恰恰為國際對中共活摘器官指控增添新證據。

中共體制造就「兩面人」

中共官場上具「兩面人」特質的官員比比皆是,僅被官媒指為「兩面人」的高官就有長長的一串:季建業、李春城、萬慶良、王敏、薄熙來、李鴻忠、徐才厚、郭伯雄、蘇榮、盧子躍、廖少華、楊衛澤、李嘉⋯⋯

去年3月,中紀委網站發文,借用前山東省濟南市委書記王敏的話,將兩面人的特質概括為:「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說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後是鬼。」

旅居德國的著名華人學者仲維光先生就此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紀委拋出的這個「兩面人」的說法,實際上是在自曝家醜,王敏只不過是中共官場的一個鮮活寫照而已,像王敏這樣的人充斥整個政權內部。

仲維光先生表示,中共是一切罪惡的根源,把中國變成了一個非法制的國家,任何人都是這個黑幫集團的犧牲者,任何人性在其中都沒有存在的餘地。「所以,中國人要智慧地急流勇退,要有勇氣從中共這條船上下來,從精神上、組織形式上都能夠去退黨,才是一個聰明人,也就是退黨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