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日前公開演講稱,中國社會面臨最急迫的3個問題,這3個問題不解決,別的改革根本就無從談起。他還表示,過去的2個30年的路基本上走完了;現在社會要進入一個新的30年。這些敏感言論與習近平當局近期一再釋放的危機和變局信號相呼應。

6月28日,社會學者、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孫立平做客騰訊思享會夏季論壇,並發表演講。他認為,中國社會最現實,最眼前,最急迫的3個問題:一個是國家的方向發展,第二個是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第三老百姓的希望感;這3個問題沒有一個最基本的答案,沒有一個最基本的框架的時候,別的改革根本就無從談起。

首先是國家方向感問題

現在大家都在焦慮經濟上的不景氣;實際上,經濟蕭條的背後,是社會在停轉,體制在停轉,甚至政府在停轉。有人說,這是反腐敗造成的怠工現象,是有這個因素,但不完全是這個因素。有的官員說,現在不知道怎麼幹,一幹就出錯。

在最近的一段時間,「經濟上朝著市場經濟的方向走,政治和社會朝著民主、法治的方向走」,這個方向感有些模糊了。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對國家的方向感覺模糊了。

這個方向感是最重要的,十八大之後出了2個文件,一個是三中全會關於全面深化改革的文件,當中最重要的是兩個地方,實現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另一個是四中全會,法治,依法治國。問題是要真正朝著這個方向走。

第二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

在最近的幾年中,與國家的方向感模糊相伴隨的,是相當一批精英在跑路,資金在外流。現在跑路最明顯的,一個是有錢人,一個是有知識的人。這背後,就是精英的安全感問題。

你能明顯感覺到,很多企業家尋找的都是短期機會,一些長遠的規劃,長遠的投資,不願意考慮。為甚麼?因為看不清這個社會將會怎麼走,甚至在擔心自己的財產安全。

因此,現在經濟要走出困境,精英上層的安全感非常重要。而安全感最基本的保障,是法治。臨時性的政策傾斜,甚至一些重視民營企業的舉措,都已經不能解決問題。

第三老百姓看到了希望

十八大之後,打老虎、反腐敗,讓人們看到了希望。但最近一兩年中,社會的心態,老百姓的心態,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甚至對反腐敗,也是甚麼樣的說法都有了。

這個情況又與經濟周期碰到了一起。有相當一部份地方,去年農民的收入是減少的。而按照目前整個經濟形勢,農民打工的收入也不可能有很大增加。城市去產能,涉及到幾百萬人的轉崗甚至失業問題。

孫立平表示,上面這些問題,說起來都是對未來的預期問題。在社會轉型期,形成對未來明確而穩定的預期,是至關重要的。

孫立平最後強調,中國現在社會要進入一個新的30年。這個新的30年應該建立在過去那2個30年認真反思的基礎上,從而提出具有一種超越性理念。這個理念,應當體現出對過去2個30年的繼承與超越,應當體現出13億人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應當體現出人類的普世價值,應當體現出人類進步的共同方向。這也就是這幾年他一直強調的公平正義的問題。

孫立平的上述言論在微博引發熱議。有網民表示,「要變天了」,「錯過了最好時機就可怕了。」

孫立平敏感言論均強調,解決中國當前各方面的困境和問題,實現真正的政治體制上的變革才是唯一出路。只有在新的體制下,才可能解決經濟的轉型問題,才能實現社會的進步和公平正義。這與中南海高層和體制內學者一再釋放危機和變局信號相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