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日前高調批評康生是「政治變色龍」,曾經歷「三朝」而不倒。時政評論員認為,這或許是官媒暗批江派常委劉雲山此前對習近平公開攪局,現在轉為了「吹捧」的高級黑。

中共黨校機關刊物《學習時報》 7月25日刊發題為《政治變色龍康生的三次政治投機》的文章稱,在中共歷史上,康生是名副其實的政治「變色龍」,他工於心計,善於見風轉向,他的發跡,與他的三次政治投機密不可分。

第一次政治投機是追隨李立三。1928年,康生當上江蘇省委委員,並先後兼任閘北、滬中、滬西等區的區委書記,後又兼任省委組織部部長。同年7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開,工人出身的向忠發被共產國際指定為總書記,但中央大權實際上被政治局常委兼宣傳部長李立三掌握。於是,康生對李立三百般吹捧,投其所好,很快康生於1930年2月被提拔為中共中央組織部秘書長。

第二次政治投機是投靠王明。在1930年9月的中共六屆三中全會上,李立三被批判。得到蘇聯支持的王明於1929年回國,1931年1月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上,連中央委員都不是的王明直接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康生便迅速轉向有背景有實權的王明。於是,王明立即提拔康生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從1931年1月到1935年1月4年中,中共中央實權一直掌握在王明手中,康生在此期間爬上了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的位置。

第三次是投靠毛澤東。1938年9月的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王明被批判為「右傾投降主義」,其中共中央長江局書記職務也被撤銷,見風轉舵的康生投靠了毛澤東。1941年9月,延安整風運動開始,多次公開力挺王明的康生公開講他在莫斯科時就是「反對王明路線的」,他一向受到王明的壓制、打擊、排擠等。隨後,康生被毛委以整風運動的領導權。同時,康生還不斷地吹捧毛澤東,打造毛澤東的「理論權威」。

文章說,康生在1962年製造了「《劉志丹》案」,致使習近平父親、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勛等人遭到迫害。

文章還提及,康生利用在「文化大革命」中掀起一場所謂「揪叛徒」之風而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最後於中共十屆一中全會上首次當選為中央副主席,但康生病死於北京5年後,被當局開除中共黨籍。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在習江鬥的關鍵時期,中共官媒重提康生歷史,批其是政治「變色龍」,應該是意有所指,應該是暗批江派現常委劉雲山。

石實分析,其一是,官媒批康生歷經李立三、王明、毛澤東「三朝」而不衰,且官至中共政治局常委;與劉雲山升官軌跡類似,他也是先後經歷「江、胡、習」,官職從中共宣傳部副部長、部長、直至中共政治局常委。

其二,官媒批康生是政治「變色龍」,這與劉雲山也很相符。劉雲山在中共「十八大」上被江澤民團伙塞入中共政治局常委,接替江派李長春的職務,主管中共文宣系統、意識形態後,曾公開與習近平當局對抗,甚至扣壓、扭曲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的講話等,但隨著習近平反腐「打虎」逐步掌控大權後,劉雲山又用「高級黑」的手法「捧殺」習近平。

石實說,這是典型的政治「變色龍」現象,劉看到硬的不行,就開始用輿論中掀起「文革再來」的那一套軟手法,使習近平受到外界廣泛質疑,從而達到江派人馬讓習下台的目的。

另外,官媒再次提到康生陷害習仲勛等事件,最後即使其死了也被處理,這是暗示劉雲山的最後結果也沒有好下場,石實說,「雖然中共黨校是屬於劉雲山主管,但其機關報暗批劉雲山,這應該是倒攻劉,也顯示劉雲山文宣系統的權力逐漸被習近平當局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