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習近平召開政治局會議,按慣例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另外,會議決定10月召開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主要議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研究全面從嚴治黨重大問題,制定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修訂《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

習近平「十八大」上台以來,2013年與2015年北戴河會議前的7月底最後一次政治局會議主題都是討論經濟工作。唯有2014年7月29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確定10月召開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當天傍晚,中共前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公布「立案審查」。

2015年10月12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提前兩周確定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於10月26日至29日召開。2013年10月29日,習近平召開政治局會議,提前十天確定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於11月9日至12日召開。

2011年9月26日,胡錦濤主持政治局會議,提前20天確定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於10月15日至18日召開。

相比十七屆六中全會以及十八屆三中、五中全會,習近平罕見在北戴河會議前夕,提前兩個多月就定下六中全會召開時間和議題。習近平這一舉動以及定下的六中全會議題,釋放至少三重政治信號。

首先,釋放習大權在握、廢除老人干政信號。

近期,關於北戴河會議的各種傳聞和猜測不斷。港媒《明報》7月25日還發表社評文章表示,這次北戴河,重點討論兩個會議,並將作出兩項決定。所謂兩個會議,也就是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和中共「十九大」。

習在北戴河會議前夕召開政治局會議,高調公布十八屆六中全會的召開時間和議題,表明其強勢主導六中全會,消除了關於北戴河會議上退休中共元老會干預六中全會等政治大事的猜測。

這也與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近期一直強調的「習近平掌控了整個政壇局面」、「北戴河不再有任何會議」等信息相吻合;表明以江澤民、曾慶紅為代表的江派退休元老勢衰,想利用北戴河會議攪局的機會已被剝奪。

其次,繼續釋放高壓「打虎」信號。

六中全會會議的兩大議題,制定黨內政治生活準則與修訂《監督條例》,都與反腐「打虎」有關。

此前當局通報很多落馬的江派高官包括國級「大老虎」,都點明他們違反了「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半公開江澤民集團的政變罪行。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的出台,將震懾江派殘餘勢力,防範他們在習、王終極圍剿江澤民、曾慶紅等「大老虎」過程中的攪局及垂死反撲活動。

王岐山出任中紀委書記後,近4年來,在拿下逾百名省部級及以上的江派高官的同時,已相繼制定《廉潔自律準則》、《紀律處分條例》和《問責條例》。隨著政治生活準則與修訂《監督條例》的制定,習、王將獲得更大授權以清洗官場、圍剿江派;抓捕江、曾等江派國級「大老虎」的「虎籠」也逾扎逾緊密。

第三,再度將「打虎」目標指向現任常委。

政治局會議通報中強調,新形勢下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

此前,6月28日下午,習近平在政治局集體學習會議發言中強調淨化政治生態,要「以上率下」:從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做起,嚴格按制度和規矩辦事,任何時候都不搞特權。7月1日,習近平發表講話中稱,作風「要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抓起,從高級幹部抓起」。

習近平一個月內接連三次在高層會議中直接點名現任政治局常委,不僅意味著醜聞不斷的江派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很可能已成為「打虎」目標,也與近期習陣營釋放的廢除常委制信號相呼應。

如果不能一步到位直接廢除常委制、實行總統制,習、王制定政治生活準則對現任政治局常委的權力作出種種限制,那也將實質上否定江澤民當年主導的常委制「九龍治水」亂像,為最終廢除常委制作出鋪墊。

另外,政治局會議通報最後稱,「會議還研究了其它事項」,令人聯想。此前政治局會議這類表述都意味著重大人事變動和「大老虎」落馬。

雖然7月25日,中共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案一審宣判無期徒刑,但郭伯雄已是「死老虎」,不出意外地在「八一」前拋出,並沒有滿足外界對打「大老虎」的預期心理。

這次政治局會議提前在7月26日(周二)舉行,而並非按慣例在7月29日(周五)舉行,距離8月1日還有五天時間,期間會否有「大老虎」落馬,且拭目以待。◇

(大紀元2016年7月26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