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賈曉曄被判刑後,重回公眾視野。外界最津津樂道的還是她如何攀上了周永康。《沈冰自述:我和周永康的故事》一書曝光了周、賈怎樣搞在一起的大致過程。

6月15日,湖北省宜昌市中級法院對周永康長子周濱案進行公開宣判。周濱犯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非法經營罪一審獲刑18年,並處罰款3.502億元(人民幣,下同)。

此前一周,周永康妻子賈曉曄已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並處罰款人民幣1百萬元。

周濱與賈曉曄都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

賈在央視採訪時認識周

隨後大陸澎湃新聞發表報道,起底賈曉曄的起落人生。報道稱,賈曉曄本是普通人,但與周永康結婚使她不再普通,普通的生活也離她遠去。據多家媒體此前報道,賈曉曄在2001年左右嫁給了周永康。

一位曾與賈曉曄共事過的央視內部人士回憶,賈在1995年左右進入央視,此前她並未從事過媒體行業。賈在央視財經頻道工作時,因某次偶然受派採訪周永康而與之結識。那次採訪時間不長,但結束後周永康即指示攝影師離開,「讓小賈留一下」。此後幾年間,賈曉曄漸漸遠離工作,僅僅在電視台掛名。但她偶爾還會出現在台裏,領取一些福利發放的勞保用品。之後,賈曉曄最終離開了央視。

周、賈辦了最憋屈的婚禮

香港出版的《沈冰自述:我和周永康的故事》一書以央視前女播沈冰為第一人稱,披露許多鮮為人知的中共高層秘辛。雖然外界質疑是否真為沈冰所寫,但消息人士稱,即使該書不是由沈冰親自撰寫,書中的細節也只有深入了解中共政治和最高領導人生活的人士才能提供。

該書中,沈冰自稱是周永康第二次婚姻的見證人。

據稱,央視副台長李東生及央視美女主播王小丫、沈冰等組成一個圈子,他們經常秘密聚會。經常參加聚會的有中共高官,如曾慶紅、周永康、曾慶淮等。在一次聚會上,周永康曾表達了其人生中的憾事是缺一「知己」。

賈曉曄進入央視後,既不是美女也不是醜女,她沒有留下照片在央視。

賈曉曄因為與王小丫關係密切而進入他們的小圈子。

賈曉曄積極參與他們的聚會,與周永康有了更多互動。有一次,周還代替她喝了杯酒,稱小賈每次都幫我,這次我也要幫幫她。當時賈曉曄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周,旁人覺得那眼神有些特別。

有一次他們一起唱歌,她的一首《秋意濃》把周永康唱得眼睛裏有了淚光。之後,只要有周在,《秋意濃》就成了必點曲目。

之後兩人有了單獨在一起吃飯聊天的機會。據說,賈曉曄還專門給周寫了一篇小文《一個人的晚餐》,其文筆煽情,剖析人的內心入木三分,令周刮目相看。後來沒過多長時間,賈採訪周就不再帶攝影師同行,她自己就能搞定。發展到最後,周到各地巡遊時候,點名叫央視派賈同行採訪,而《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也常常轉發賈為周採寫的專訪。

此後賈曉曄的行蹤越來越神秘,基本脫離了小圈子。下班之後就帶著包出門,通常就會有一輛神秘的公務車等在央視東門。

在周、賈幽會期間,當時周還未與原配離婚,周、賈的關係是見不得光的,賈只能每個星期都到周指定的地點和周幽會。

直到後來,賈與周的關條確定下來,賈才小心翼翼地透露給自己的家裏人。但賈的家人開始堅決反對。賈的母親曾經親自到北京勸說,但賈不鬆口。父母氣不過,威脅要斷絕關係。賈那幾年都沒有回家過年。後來周派了秘書去和賈的父母談過一次,她們的父女關係才略有緩和。

賈曉曄有一天突然告訴沈冰和王小丫,她懷孕了。當時她的態度很明確,就是要逼婚,給孩子一個名份。

而周永康稱,他的想法就是不結婚,孩子打掉。他稱已經年紀大了,不想盡不到責任就離開了他們母子。

後來,周和賈各退了一步,周答應舉行婚禮,賈同意打掉孩子。2001年周和賈舉行婚禮時非常低調,主要就把賈的父母從老家請來,叫上幾個朋友吃個飯告知一下。地點定在北京西直門的一個部隊招待所。周永康的兩個兒子都沒來。

「他們的婚禮是我參加過的最憋屈的婚禮。不讓大家拍照不說,連笑聲都沒有。當天周的表情不像是新郎倌,而像是要去看牙醫。」

賈曉曄的父母平日裏只在電視看到過的「中央首長」不知道怎樣就成了自家的女婿,於是一直唯唯諾諾,大氣也不敢出。

賈曉曄大肆斂財

據書中披露,賈曉曄十分低調,但她的低調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她很有心計,很有一套。她是通過幫別人陞官撈了驚人的巨額錢財。

據說,賈曉曄還和周永康的兒子周濱一起斂財。周濱的重慶商業項目,就是在賈的協助下完成的。賈親自以周永康的名義去重慶和黃奇帆碰面,最後敲定了總價值4百億元的工程項目,一經轉手就獲得暴利1百億元。賈和周濱還利用周永康在石油和政法委系統的影響力,大搞權錢交易、賣官鬻爵並收取巨額「保護費」,積聚至少兩百億財富。

王小丫曾透露,賈曉曄看似大大咧咧的,其實她把錢財看得很重,而且很有理財意識。據說她後來很喜歡投資房地產,在北京就有多處房產,包括東、北、西部郊區的獨棟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