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谷玩具廠員工在香港抗議。(組織者提供)
水谷玩具廠員工在香港抗議。(組織者提供)
相關文章

去年6月,一家專為迪士尼生產玩具和紀念品的深圳工廠突然關閉,導致近200名員工失業。員工向廠商追討被拖欠的賠償及社保長達1年未果。5月24日(星期二),特意從香港飛到美國洛杉磯的香港勞工團體「勞動力」(Worker Empowerment)成員,聯合當地華裔團體於5月24日在伯班克市(Burbank)華特·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mpany)總部前集會,為深圳的失業員工發聲。

水谷(Mizutani)玩具有限公司(深圳)是東京迪士尼的供應商。抗議者聲稱,按照中國的《勞動合同法》和《社會保險法》規定,去年6月關閉的深圳水谷廠拖欠196名工人養老金、經濟補償金及住房公積金,合計150萬美元。

水谷工人去年9月曾到香港抗議,之後亦走訪多個政府部門。在工人努力爭取下,水谷在今年3月開始與工人談判,可是提出的方案僅願付應賠金額的十分之一,工人拒絕了這個方案。

當日並無水谷工人參加抗議,香港「勞動力」成員區立行在洛杉磯接受《大紀元》採訪說,原因是工人到美國來不太容易,因此委託他們作為代表。

他說過去幾年中國工資漲得比較快,特別是深圳,每年漲10%,因此廠商為降低成本紛紛搬離內地轉而去東南亞國家設廠,水谷廠就是在迪士尼公司的要求下搬去了菲律賓。但是廠方卻沒有給予員工合理補償:「按照中國勞工法,如果企業有重大變動——倒閉、合併,需要跟員工協商,但是(水谷)沒有跟員工協商,這就是違法解僱,要付雙倍補償金,但是它沒有給。」

他說,水谷公司沒有幫工人加入國家社會保險、提供養老金,只給了員工相當於一個月工資(2000元人民幣)的遣散費,還被老闆剋扣各種費用,每人只拿到1000多元。196名員工一部分回了老家,一部分還留在深圳找工作,「但是過40歲很難找到正規工作,所以很多工人都是打零工」。

工人回憶工廠倒閉過程

水谷工人黃玉坦憶述工廠關閉的情況時說:「在2015年6月16日,水谷老板突然來到廠裡,宣布倒閉。那天,我們這個部門還在二樓上班,科長把我們部門給忘了,沒招呼我們下去開會。老板宣布完就走了,我們還在樓上幹活呢。然後保安就全部換掉了,立即不讓我們進車間。我在車間有一個櫃子,裡面有合同、衣服、鞋子,都不讓我進去拿,結果全丟了。我當時也沒報警,想都是舊衣服丟了就算了,也沒重視合同。

這次倒閉太突然了,我們年紀都這麼大了,沒有心理準備。你關廠也要提前嘛,讓我們有時間去找新工作。結果倒閉的那個月,很多人都沒找到工作。這件事對我們打擊太大。老板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我們?所以,半個月之後,我們選出代表,跟廠裡交涉,要廠裡給我們解釋一下,這是為什麼?我們從20多歲做到40多歲,老板一下子把我們踢開啦。

現在我這麼大年齡,正規的廠不好進,我現在的身體不好,也受不了正規廠的工作強度。我怎麼續交社保,交滿15年,這是我現在操心的問題。」

香港勞工團體見證內地廠家倒閉潮

區立行說他們在此之前就到深圳接觸了許多類似的工人:「其實現在在廣東省有很多工廠搬走,或者乾脆倒閉,原因有很多——一方面(老闆)逃避勞動法,有些老闆(尤其是香港和臺灣的老闆)說太多社保費用他們受不了,就把工廠搬到東南亞。本地老闆則把工廠地皮賣掉建房地產。但是也有一些情況是工廠出了很嚴重問題,真的破產了。去年有兩家3000多人工廠突然倒閉,十一假期老闆跑路了。」

他說,工廠關閉後,工人跑了不同的政府部門,但是進展緩慢,所以只好到香港抗議,現在又來到美國的迪士尼總部:「首先迪士尼應該監管它的生產商,如果水谷到頭來都是賠不了,迪士尼應該承擔責任自己去賠償。因為說到底,工人是在幫迪士尼賺錢的。」

今年3月,香港職工會聯盟和勞動力發布題為《供應商逃跑:迪士尼惡意拋棄水谷工人》的報告,提出證據說明這個迪士尼供應商違反多項勞工相關法例,但未收到迪士尼公司的回應。

區立行說,迪士尼公司如果遵循其網站宣傳的「企業責任」(Corporate citizenship)和生產者準則(Code of Conduct for Manufacturers),就應該要求供應商按照當地勞動法規給工人應該得到的權益。

對此,記者致電迪士尼公司,發稿前尚未收到回覆。

這次抗議活動得到很多加州團體的支持,包括華埠公平發展會(CCED),餐飲服務組織「餐館機會中心聯合會洛杉磯分會」(Restaurant Opportunities Center-Los Angeles),華人進步會(The 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