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若時光定格在此處,該是多麼美好的一幅畫面!

夫妻患難與共,經過一天的奔波,在一方天地間靜靜享受著夫唱婦隨的寧靜和樂。

文/柳笛

見到李靖,她不卑不亢,直言身份和來意。褪下披風,李靖看到了一位貌若天仙的妙齡女子。驚喜之際,他未嘗不擔心今後楊素的追捕報復。紅拂輕描淡寫,將他的顧慮一一化解。第一場對手戲,紅拂無疑是佔了上風,但也唯有李靖這般人物,才值得紅拂為他破釜沉舟,放手一搏。 

紅拂夜奔,皎潔了數千年的月光。以天地為證,日月為媒,他與她結髮為夫妻,這是願賭服輸又命中注定的緣份。比之花前月下暗通曲情的私相授受更率真質樸,又比之患得患失、如屢薄冰的猜疑、試探更暢快人心。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漢代,那位同樣為愛私奔的卓文君說:「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愛與不愛,本就該如此直截了當,偏後來人扭扭捏捏,生出許多是非。再淌上名利這灘渾水,當真是剪不斷理還亂,累人又累己。 

第二場戲,月下梳妝。唐傳奇好似一幕幕盪氣迴腸的舞台劇,可巧紅拂的戲喜在深夜盛開。 

紅拂嫁給李靖後,兩人在客棧躲過了風頭,她換了男裝和丈夫一起向太原出發。途中,他們在靈石的一家旅舍休息。夜深人靜時,客舍裏燉著肉,李靖在戶外刷馬,紅拂換回女兒裝,長髮委地,對鏡梳頭。 

若時光定格在此處,該是多麼美好的一幅畫面!夫妻患難與共,經過一天的奔波,在一方天地間靜靜享受著夫唱婦隨的寧靜和樂。若此時有背景音樂,當是《關雎》中的琴瑟、鐘鼓之音,由謙謙君子譜就,再低吟淺唱獻給窈窕佳人。也許,在以後許多年的無數個夜裏,他們都將在不同的旅舍內重複同樣的劇情。李靖乃大唐名將,凌煙閣廿四功臣之一,他的一生注定有太多的大小戰役,見證太多的生死無常。而只有夜裏,紅拂的溫柔長髮,才是撫慰他精神的彼岸。那裏有漢之廣矣,蒹葭叢生;美人立兮,長髮及腰。

在這歲月靜好的時分,一位不速之客闖了進來。主角虯髯客正式粉墨登場,他的形貌也極具戲劇性,中等身材還留著一臉蜷曲的紅鬍子,騎著一頭跛腳的驢子。這怎麼也不像個正常的好人樣,還讓人聯想到格林童話裏那個恐怖的「藍鬍子」。他像進自家門一樣闖進來,放下包袱,倚在枕頭上看美人梳頭。除卻紅拂的威脅不說,這更是對李靖尊嚴的最大挑戰。李靖含怒在心,卻沉著冷靜,隨時準備發起攻擊。在劍拔弩張的兩位豪雄間,紅拂再次憑她的智慧,助夫君留下一段傳奇。 

紅拂在楊府察言觀色多年,早已掌握一套把握全局的本領。她盤好髮髻,觀察來人樣貌,異人多生異貌,原來這也是一位風塵中的奇俠!她成竹在胸,整理好衣襟,問來人姓名。客人姓張,排行第三。她早已想好一套辭令,向他盈盈下拜,說自己也姓張,排行第一,按輩分應作客人的妹妹。隨即,她叫李靖來「認親」。虯髯客由衷讚嘆:「今夕幸逢一妹!」 

風流靈巧,當喻紅拂。她委婉地詢問、誠懇地結拜,召喚出虯髯客的善念,化陌路為知己、化人慾為天理。幾句話便起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奠定了後面虯髯客贈家宅、兵法的慷慨義舉。 

到這裏,故事發展還不到一半,紅拂的形象在舞台漸漸淡化。我們只看到丈夫李靖與虯髯客論天下大事,她在一旁,把目光靜靜地投向夫君。之後,她跟著夫君和義兄來回奔走,最終選擇投靠駐守太原的州將之子──未來的皇帝唐太宗。從李靖的成就和太宗對紅拂身後事的重視程度,都可以推知,紅拂女在李靖的生命中起到了不可取代的輔佐之功。無怪虯髯客臨別之際感言:「非一妹不能識李郎,非李郎不能榮一妹。」 

丈夫勝之以城池,女子勝之以眉目。君臨天下是男兒的戰場,女子卻在男兒的世界中周旋、重生。紅拂以蒲柳之姿,慧眼識英,長袖善舞,贏得了屬於自己的功成名就,在野史上留下盪氣迴腸的驚艷一筆。 

時至清廷,曹雪芹借病弱的林黛玉之口唱出《五美吟》,其中描寫紅拂女的七絕最為壯麗:「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屍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藉著紅拂的豪情,黛玉詞作的境界亦開闊軒朗許多,不再是一味的閨中傷懷。同樣的,李清照自「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後,我才知,她雖半生流離,但她的靈魂與男子一般堅毅,可憐、同情對她來說是一種侮辱。 

以前,我以為女子以溫婉柔情為上,讀過紅拂,才發現,那只適合養在江南煙雨,吟唱「小山重疊金明滅」;而像紅拂這般女中豪傑,才是亂世桃花,宜室宜家,更宜榮夫,綻放出人間最美的顏色。 

所以,女子還是要有些英氣才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