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監管機構百度為惡「保護傘」
中國監管機構百度為惡「保護傘」
相關文章

21歲的大學生魏則西因受到百度及武警醫院的欺騙,而含冤去世一事引發廣泛關注。百度在「魏則西」事件中被冠上「邪惡」的頭銜,也讓中國的民眾懷念Google沒有撤離中國的那段「好日子」,不過Google顯然並非天然「不作惡」,而是因為美國政府(當然也包括其它西方國家政府)對其嚴厲、甚至在中國人眼中看來苛刻的監管,才會有讓Google這家商業公司認為,「不作惡」的座右銘是商業上的明智做法。

Google「協助」網上假藥店 被美政府重罰5億美元

「魏則西」事件曝光了中共治下醫療系統的種種亂象。民眾和媒體紛紛討論的一個焦點是:如果「魏則西」事件類似的事情發生在美國,會是甚麼樣的情況?

據美國之音報道,Google並非沒有做過和百度類似的事情,即為假藥廣告做「推廣」,但其後果是被美國監管當局「釣魚執法」,最終Google被重罰5億美元,經歷這次重罰事件後,Google對醫藥廣告實行了最為嚴格的審核,讓美國的消費者們減小了因為「輕信」Google而被無良商家欺騙的風險。

Google從2000年開啟了廣告業務AdWords,此後AdWords一直是Google最大的收入來源。2004年8月Google上市,廣告商也隨之蜂擁而至,其中自然少不了網絡藥店的廣告。在美國實體藥店受到嚴格監管,而網上就存在諸多法律和商業上的灰色地帶。如何保證網絡藥店的可靠性?Google一開始說自己可以做好監管。

Google上市前不久,當時負責廣告業務的Google副總裁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曾赴首都華盛頓就網絡藥店監管的提案向國會作證。桑德伯格稱,政府直接審查會給企業帶來沉重的負擔,並保證Google已經對投放廣告的網上藥店進行了內部審查,其嚴格程度超越已有法律,同時Google還聘請了獨立的第三方機構來協助審查。

然而即使將「不作惡」當座右銘的Google也難免在利益面前動心,2009年曝光的「假藥廣告」事件讓Google遇到了上市以來最大的公關挑戰。事件的緣起是一個因為金融欺詐等罪名數次入獄的美國商人惠特克從美國「偷渡」到墨西哥,做起了開網店賣假藥的生意,他把純淨水貼上藥品的標籤,通過GoogleAdWords打廣告。

結果通過Google上的廣告,這些純淨水被以每瓶1千美元的價格從墨西哥賣給美國顧客。2008年惠特克「東窗事發」,被引渡回美國,他供稱Google實際上犯下共謀的角色,Google的客服在明知他的「藥品」不符合美國法律的情況下,主動指導他避開Google的審查機制,在網上投放假藥廣告。隨後,為了爭取減刑,惠特克以一個偽造的新身份重演了與Google合作賣假藥的過程,幫助美國司法部為起訴Google取證。在調查過程中,Google客服果然主動幫助惠特克騙過Google的「審查機制」,得以賣他的假藥。取證結束後,美國司法部門起訴了Google,並從Google公司獲得了4百萬份內部郵件和文件。

這些文件顯示,Google高層明知AdWords客服的違規做法,卻為了商業利益任其發展。最終Google在2011年以5億美元的罰款與美國政府達成和解。此後Google加強了對所有廣告、尤其是醫療類廣告的審查。Google稱,2015年共計屏蔽了7.8億條違規廣告,封殺了21.4萬家廣告商,其中包括1,250萬條違規的醫療和藥品廣告。

百度在中國大搞「推廣」 監管部門:那不是廣告

中共當局對Google也進行嚴厲「監管」。2008年,上海寶島服飾有限公司在Google網上做的廣告裏使用了「佐丹奴過時啦」這樣的表述,海澱工商分局認為寶島服飾和Google違反了《廣告法》,要求Google撤下這條廣告,沒收廣告費18.74元(人民幣,下同),罰款74.96元。但是,與Google廣告功能相同的百度「推廣」卻至今未被政府部門認定為是廣告。

但中國監管部門是如何對待百度的呢?Google退出中國後的2011年,互聯網虛假醫療廣告公益聯盟志願者田軍偉用百度搜索「微型錄像機」後,點擊標題為「2012時尚微型錄像機」的百度「推廣」鏈接購買了一台錄像機。收貨後發現質量有問題,嘗試聯繫銷售網站未果,遂要百度提供廣告主名稱和聯繫方式,遭到拒絕。

之後,田軍偉以百度違反《廣告法》為由,向北京工商局舉報。結果北京工商下屬的海澱工商2012年給予答覆,稱對百度可能存在的廣告違法行為進行了核查。根據核查情況,「決定不予立案」。田軍偉申請行政復議,得到的答覆是:北京工商局認為百度推廣並非廣告,不受《廣告法》約束,不存在經營違法廣告的前提條件。

結果直到今年,國家工商局仍然沒有將百度「推廣」定性為廣告,因此不予處罰。實際上,「魏則西」事件尚未發酵之前,在百度上搜索「滑膜肉瘤」,第一條搜索結果仍是「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中心」,其中還顯示「北京最好的癌症醫院」等表述方式。如果依照Google的先例,這些醫療廣告都違反《廣告法》。

中國沒有「不作惡」土壤

當然,對百度的「縱容」還只是問題的一小部份,在中共隨意刪帖、封鎖信息以維護其統治的「表率」下,百度也將刪帖和「封鎖」信息作為維護其商業利益的工具。一位公關公司的經理對美國之音說,在中國,公關公司幫助客戶管理網絡聲譽的方法就是十分簡單粗暴的「給錢刪帖」。

這位公關公司經理還說,百度的問題在於廣告鏈接和普通鏈接的區分非常模糊,用戶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點了廣告,「報紙和電視上都是內容和廣告分開的,你一眼就能看出來。百度推廣因為政府不把它看成是『廣告』,用戶不知不覺就上當了。」

時事評論員藍辛表示,和全球稱雄的Google相比,因為中共制度之惡,在中國「局域網」中稱霸的百度不存在「不作惡」的土壤。《大紀元》獨家報道,百度曾配合薄熙來和周永康抹黑胡錦濤、溫家寶及習近平。薄、周等則多種手段構陷Google,最終迫使Google退出中國業務,使百度一家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