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十年》獲金像獎最佳電影引發的爭議餘波未了。《十年》策劃人及導演伍嘉良昨日在《城市論壇》上表示,電影是港人對現狀的反思,並非梁美芬所期待的科幻片。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舒琪則諷刺梁美芬並非成熟的觀眾。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表示,「原本期待《十年》會有點未來的感覺」,例如《見習無限耆》和《智能叛變》中的科幻元素,「拍學生踩roller返學」,但看完發現只是單方面的政治宣傳片。

策劃人及導演之一的伍嘉良反駁梁美芬指,電影本身應該很多元化,他是想用香港人過去的經歷去表達他們不想見到的將來。他們舉辦巡迴放映,包括4月1日多區的同步放映,接觸了很多年輕人,「他們看到一部電影在描述一個灰暗,描述並不代表鼓吹甚至製造黑暗,製造黑暗的另有源頭。我們很想人透過這電影反思我們現在的狀況,我們去認識這狀況時變相是很積極的,如果我們抽離自己逃避現實,我覺得那相對而言更悲觀。」他又強調並非鼓吹自焚,「有提到不代表鼓吹,這樣對《十年》不公平。」

對於梁美芬批評《十年》中的單元《本地蛋》,有一段小朋友帶著紅領巾的情節,認為是將對50年代文革的恐懼反映出來。舒琪反駁指梁美芬依然停留在六十年代的思維,諷刺梁帶強烈的主觀要求是不成熟的觀眾,「舉個例子,有些人以為今日入去看女星舒淇的電影還可以看到很多性感的鏡頭,但不知道原來今日舒淇已經發展成一位相當成熟而且相當有藝術氣息的女星,甚至她拍的電影都是經過選擇而演出。如果梁議員去看《十年》之前亦無收過任何風,以為這是一套科幻片,老實說這是我今日第一次聽到最科幻的一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