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上世紀60年代前後,西方許多頭腦開放的科學家、醫學家和醫生在靈魂離體、瀕死體驗以及輪迴轉世方面作了許多嚴謹的研究,產生了很大的社會影響。這些輪迴事例不止是在印度、斯里蘭卡等篤信輪迴的國度出現,也發生在美國等當時對輪迴還很陌生的國家。下面的例子就是發生在美國家庭的真實故事。

3個家人都提前預知

溫妮是一個可愛的6歲小女孩,1961年死於一場致命的車禍。她的猝死攪亂了家人的生活,全家處於悲慟之中。

溫妮去世後大約有6個月,她的姐姐莎朗夢見她要回到這個家裏來;當她的媽媽伊斯特蘭女士兩年後懷孕時,夢見溫妮又和全家團聚﹔1964年,伊斯特蘭在產房待產時,孩子們的父親說他聽到溫妮清楚的聲音:「爸爸,我回家來了。」

小寶寶蘇珊就這樣來到了幾年前失去了一個小女孩的家。

蘇珊2歲左右時講了一些關於溫妮生前的事情。當被問及多大時,她總是回答自己6歲了(這是溫妮車禍去世時的年齡)。她比自己實際年齡更大的那種感覺至少持續到她5歲的時候,當時她堅持說她比11歲的哥哥理查德大。因為如果溫妮沒死的話,她就應該14歲了。

蘇珊對於溫妮的兩張照片情有獨鍾,並且說:「那就是我。」蘇珊不僅認定那兩張照片是她的,還非要把其中一張掛在床邊,有時反覆說那是她的照片。

同一時期,她經常重複一句話「在我上學的時候」,還講到在學校裏盪鞦韆的事。蘇珊還沒上學;她盪過自家後院的鞦韆,但沒盪過學校的。而溫妮則上學了。

記得作「溫妮」時發生的事

溫妮在世時,伊斯特蘭女士有一個蓋子上帶貓的餅乾罐兒。她常常和孩子們玩一種遊戲:孩子想拿罐子裏的餅乾時,她就問貓咪這個孩子可以拿多少片。然後她尖著嗓子學貓的聲音回答說:「喵,你可以拿一片。」 溫妮去世以後,伊斯特蘭女士把餅乾罐兒收起來不再用了,就這樣放了許多年。蘇珊4歲左右時,伊斯特蘭女士把它拿出來,裝上餅乾。蘇珊問她要餅乾。她沒有意識到蘇珊不知道這個餅乾罐兒上貓的遊戲,不加思索地問道:「好,小貓咪怎麼說?」蘇珊的回答嚇了她一跳:「喵,你可以拿一片。」

此後,蘇珊講了另外幾件溫妮做過的事情。她講有一次和家人一起到海邊捉螃蟹,還講出當時在場的每個人名字。伊斯特蘭女士記得那是在溫妮去世前一年,他們全家去了華盛頓州的海邊;蘇珊也講過她和姐姐莎朗在牧場玩耍的事,她說她一點也不害怕馬,還曾經在馬的身體下面走過。這一切對溫妮來說都是對的:她和莎朗在牧場裏玩耍過,她不怕馬,曾經在馬的身體下面走過。

有一次,伊斯特蘭女士問蘇珊是否記得住在街對面的小男孩格里戈里。蘇珊回答:「我記得格里格,我常常和他在一起玩。」「格里格」是格里戈里的暱稱,伊斯特蘭女士從未告訴過蘇珊。伊斯特蘭女士還問過蘇珊是否記得喬治叔叔。蘇珊說她記得,還補充道:「我們去學校的時候經常停下來和他玩一會兒。」這是溫妮的習慣;事實上,她去世那天還在喬治叔叔的屋裏玩過。可是,格里戈里和喬治叔叔住在溫妮在世時他們居住的城鎮。溫妮去世後,她們全家搬到愛達荷州的另一小鎮,蘇珊是在那裏出生並長大的。

蘇珊還記得溫妮生前的另一件事。她告訴母親那件發生在她(指溫妮)陪媽媽去保齡球場的事。她媽媽打保齡球時把溫妮留在一個賣食品和糖果的地方。溫妮在那個地方和媽媽打球的地方之間跑來跑去。那裏的一個男孩子跑到溫妮身旁,並吻了她。伊斯特蘭女士對這件事記憶猶新,因為小男孩的做法使她丈夫非常生氣。

致命胎記

蘇珊左臀上有一處胎記,這和溫妮被汽車撞倒的致命外傷位置一樣。(有一份醫院檢查報告的副本為證,她撞車受傷後被送到醫院並在那裏過世)。家裏的其他成員都沒有這樣的胎記。

伊斯特蘭女士注意到蘇珊和溫妮有兩處相似的性格,她們倆都性格外向且隨和。她們的姐姐莎朗則是膽小且不隨和。

伊斯特蘭女士信仰基督教,她所在的教會嚴格否認輪迴現象。她擔心如果教會察覺她相信輪迴會把她趕出教會的。但面對這些事實,她又確實對輪迴現象產生了很強烈的興趣。同時她努力繼續遵從教會的其它教條。

(編譯自 Ian Stevenson, 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 The University Press of Virginia, 1987. 伊安‧思蒂文森:記得前世的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