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紐約地產大亨特朗普拿下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同時也越來越「語出驚人」,包括引用墨索里尼言論,引發主流媒體和政客不斷的批評,甚至「必須阻止特朗普」成了知名媒體的社論標題。但這些批評似乎反而讓他的民調進一步高漲。普遍認為,產生這一現象的根源在於選民對現狀的不滿,讓他們對體制內(Establishment)的政界人士和長期掌握輿論方向的主流媒體產生一種逆反心理。但有評論稱,特朗普如果真的通過目前方式贏得總統寶座,可能對美國的民主體制造成深遠的負面影響。

要理解美國為何有這麼多政界和媒體反對特朗普競選總統,德州一位70歲選民Diane Jackson的話給出了最直接的答案。她星期二在投票站對路透社記者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投票給特朗普,「我已經老了,但(今年的總統選舉)是我看到的最差的,我一直不明白希特拉如何獲得權力的,我想現在我明白了。」

分析認為該名選民的擔憂正是美國體制內「精英」和媒體對特朗普崛起感到恐懼的最主要原因,曾在克林頓政府擔任財政部長、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的前哈佛大學校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華盛頓郵報》撰寫評論,有關評論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不要認為二戰前德國和意大利的歷史不會在美國重演。

在這篇題為「特朗普是對美國民主的威脅」的評論中,薩默斯開篇即寫道:儘管把特朗普和墨索里尼及希特拉對比顯然有點過份,但特朗普的崛起和二戰前意大利及德國的民主過程被腐蝕並毒化為極端民粹主義的法西斯主義存在明顯相似之處,當時這兩個國家的國民也正面對經濟困境和對現實的不滿及對未來無望。

政客擔憂民主被「毒化」

薩默斯認為,特朗普可能當選總統是目前對美國的繁榮和安全最大的威脅。他表示,問題不在於特朗普的政策——儘管在某些領域顯得有些怪誕但這些並非無法理解,而在於他的競選策略是以政治強人的姿態鼓動性地宣稱自己是民眾一切問題的解決方案,並且粗魯地用「橫行霸道」的方式攻擊所有擋住他的路的對手。

文章列舉了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比如「殺死恐怖份子的家人」、「對恐怖份子使用極端酷刑」、「為打擊恐怖份子可以實施地毯式轟炸」等,這些做法都違反美國二戰後建立的世界秩序下的基本價值觀。而在內政方面,特朗普對媒體「開炮」,宣佈修改《誹謗法》,讓他可以更容易起訴發表他不喜歡的文章的媒體。

薩默斯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以這樣的「政策」一路挺進白宮,控制了國家安全局(NSA),聯邦調查局(FBI)和國稅局(IRS)的特朗普會做出甚麼?認為自己立場獲得選民授權的他會對美國社會的基石「法治」持甚麼樣的態度?特朗普已經多次宣稱在他競選集會中的抗議者「應該被粗暴對待」,「我恨不得打爆他的臉」。

文章最後表示,美國立國的基礎是經過民主辯論後得出大家共同認可的觀點(法律)並以此來進行統治,而非認為自己天然擁有統治權力的觀點。特朗普在沒有經過廣泛辯論的、具備可行性的政策的基礎上一再宣稱自己能讓美國「重新強大」,卻吸引了眾多的支持者,最終破壞的將是這一美國政治體制的基石。

除了政治人物的警告,特朗普也成為大部份主流媒體的社論抨擊的對象。特朗普和美國主流媒體敵對由來已久,從去年辯論中和霍士電視女主持人梅根‧凱莉(Meghan Kelly)的口水戰,到威脅《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自己當選後會修改《誹謗法》——如果媒體刊登了錯誤的負面消息,「我們可以告他們,並贏得大筆的錢」。

媒體擔憂自由被「剝奪」

因此美國主流媒體對特朗普從比較中立,到如今幾乎一致偏負面報道。上星期《華盛頓郵報》和《波士頓郵報》均發表社論抨擊特朗普,並呼籲共和黨拒絕特朗普成為候選人。《波士頓郵報》在上星期二的社論中說「麻州選民必須阻止特朗普」,「擋住特朗普勢在必行,不僅僅是為了共和黨」——不過特朗普在該州民調領先。

而《華盛頓郵報》則在上星期四發表的社論中說「共和黨領袖,必須想盡一切辦法阻擋特朗普」,文章警告共和黨不要因為特朗普可能為他們贏得總統寶座就擁抱特朗普以及他代表的理念。文章稱,如果共和黨沒有盡全力阻止特朗普成為你們大選的「旗手」,「歷史會記住你們——記住你們的不光彩」。

而被視為在美國保守派中有影響力的《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也發表題為「反對特朗普」的評論,文章說特朗普並非保守派,而是一個政治上的投機主義者,可能對共和黨內已經達成共識的保守派運動帶來毀滅性打擊,讓隱含著「強人政治」的民粹主義成為共和黨的旗幟。

其它媒體也紛紛表態,《紐約時報》在新澤西州長克里斯特(Chris Christie)宣佈支持特朗普後的社論中表示兩人結成「霸凌兄弟組」,星期二舉行初選的德州一份報紙《達拉斯晨報》表示「特朗普成為候選人是對共和黨的致命一擊」。3月15日舉行初選的佛州《棕櫚灘郵報》則稱「是共和黨站起來反對偏執,否定特朗普的時候了」。

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將勢必在國際舞台上代表美國的形象,但目前看,他恐怕難以給美國的形象帶來加分。據(被特朗普批評的)《華盛頓郵報》報道,其它國家的領袖正不斷加入抨擊特朗普的「大合唱」。最早和著名的是英國首相卡梅倫在特朗普提出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後,指他「分裂性的、愚蠢和錯誤」。

世界擔憂美國變「愚蠢」

被視為英國下任總理熱門人選的倫敦市長約翰遜(Boris Johnson)也在特朗普稱倫敦警察是膽小鬼後,反擊說自己「不會訪問紐約的某些地方,因為在那裏可能碰到特朗普」。甚至長期和奧巴馬不睦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也聲明反對特朗普禁止穆斯林入境的政策,稱「以色列嚴格遵守國民(信仰自由)的權利」,特朗普則以取消訪問以色列回應。

隨後法國總理、土耳其總統和沙特王子也紛紛加入,他們一致指共和黨目前的領頭羊特朗普是「一個令美國蒙羞的煽動者」。當然近期最為轟動的是教宗2月18日在離開墨西哥時表態,「只想建牆,不想建橋的人不是基督徒」,明確表達了對特朗普移民政策的批評,當然這其中可能也暗含對特朗普製造分裂的批評。

當然特朗普最大的海外「敵人」是墨西哥的總統,他曾經表示要在美墨邊境建立圍牆,而墨西哥政府要為此付賬,近日在特朗普越來越接近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之際,墨西哥的現任和前任總統一致發聲稱「休想從我們這裏拿到一分錢」,前總統卡爾德龍(Calderón)並表示特朗普對墨西哥非法移民的觀點是「徹底的瘋狂」。當然,對外界的批評,特朗普一向「雙倍奉還」,無論來自黨內、國內還是海外,國際上的批評也很難影響支持特朗普的選民。但美國的國際地位決定了美國總統必須接受全球的評價,2008年奧巴馬成為民主黨候選人後,因為外交經歷、國際認知度不足特意出訪中東及歐洲,對隨後選戰擊敗政壇老將麥凱恩有相當助益。

超級星期二 特朗普希拉莉皆大勝

共和黨的特朗普在美國總統選舉提名戰重頭戲「超級星期二」中,於多個重要州份勝出。而民主黨參選人,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莉亦在不同重要州份勝出。兩人皆拿下7個州份。

特朗普在共和黨11個戰場中勝出7個;而共和黨其他參選人當中,克魯茲獲得得克薩斯、俄克拉何馬及阿拉斯加州的勝利;魯比奧則在明尼蘇達州獲勝。希拉莉同樣贏得7個州份的勝利。

「超級星期二」之後特朗普及希拉莉已經互相視對方為對手,且已開始互相攻擊。而在此選戰之後,下一個關鍵將是兩個禮拜後的「小超級星期二」,涉及取得提名所需的三分一黨代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