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人民幣貶值壓力持續加大,1月21日,最為看空人民幣的銀行甚至放話稱,人民幣將在今年跌到7.60。另外,曾在1998年做空港股港幣的國際投機大鱷索羅斯在達沃斯論壇上公開表示,他在做空美股的同時,也在做空亞洲貨幣,並重點談到中國。隨後,中共官媒刊文,對人民幣空頭們發出嚴重警告,稱其可能要承擔「嚴重的法律後果」。雖則如此,一場針對人民幣的金融大戰似乎已不可避免。

荷蘭合作銀行看空人民幣 稱今年貶至7.6

1月24日,鳳凰財經報道稱,去年12月,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和外匯佔款創紀錄下降,與市場購匯衝動再度上升有直接關係。

銀行代客售匯占涉外支付的比重,即購匯率,去年12月大幅上升。1月21日,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數據顯示,去年12月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達894億美元。

而據彭博計算的數據顯示,去年12月購匯率達84.6%,較11月的74.8%顯著反彈,並創年內第三高點。同時,當月結匯率降環比下降1.2個百分點至60.2%。

購匯率與結匯率一升一降,顯示在人民幣貶值壓力持續的背景下,企業和居民購匯意願強烈,並惜售手中持有的外匯資產。

中共外匯局結售匯數據凸顯去年12月人民幣兌美元加速貶值給市場帶來的心理影響。彭博匯總的66家機構預估中值顯示,今年第四季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會跌至6.75。在接受彭博調查的45位分析師中,最為看空人民幣的荷蘭合作銀行料今年人民幣會跌到7.60。

1月21日,FX168財經網報道稱,荷蘭合作銀行駐香港的金融市場研究主管Michael Every在當天發表的報告中寫道,看空人民幣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國債務仍在攀升,當債務/GDP比重繼續快速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人民幣貶值就是必然結果。

同時,該行還列舉了看空人民幣的其他因素,包括經濟增速放緩、中美貨幣政策差異、出口競爭力下降、資本流出導致的外匯儲備下降。該行重申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底貶值至7.6。

荷蘭合作銀行聲稱,中共已證明了會在需要的時候採取激進的方式干預,包括最近收緊離岸流動性的政策,不但讓離岸人民幣市場怨聲載道,也令人民幣國際化嚴重受挫。

1月21日當天,歐市盤中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下跌0.02%至6.5795,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下跌0.14%至6.6127。

國際投機大鱷索羅斯暗示 他已在做空人民幣

在國際上,看空人民幣的不止荷蘭合作銀行一家。1月21日,在2016年的達沃斯論壇上,金融大鱷索羅斯公開表示,他在做空美股的同時,也在做空亞洲貨幣。

索羅斯接受彭博社專訪時直言不諱:「我看空美國股市,已做空標普500指數。去年年底買入了美國國債,做空了原材料生產國股市,並下注亞洲貨幣將對美元下跌」。

索羅斯接受採訪時重點提到了中國,「2008年金融危機是因為美國次貸危機,這次是因為中國。中國的通縮壓力正傳導至全球,情況已經很嚴重了。中國轉型消費型經濟增長模式已經太遲,硬著陸無法避免。」

他還表示:「除了中國經濟增速放緩,還有油價、原材料價格暴跌,以及各國的競爭性貶值,這三個通縮源頭,現在已經齊活兒了。類似如今全球的通縮環境,只有在80年前遇到過一次,而現在,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知道怎麼處理這個問題。」

索羅斯雖然沒有明言,但他實際在暗示,這一次他將參與做空中國的人民幣。

在國際金融史上,索羅斯有兩次鼎鼎有名的「大手筆」。1992年9月,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投機客們大舉放空英鎊,使英鎊對馬克的比價,在一天之內大幅下挫約5%。一個月內,英鎊再度重挫20%。索羅斯在此次英鎊危機中獲取了逾十億美元的利潤。

1997年夏,索羅斯又帶著一幫國際炒家,橫掃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市場的匯市和股市,這些國家的匯市和股市一路狂瀉,索羅斯獲利數十億美元。這一金融戰引發了1998年的東南亞金融危機。

1998年,索羅斯等攜數千億資產做空港股港幣,香港政府在中共政府支持下,以慘重代價打贏了這場金融戰。這場金融大戰至今還令不少香港人不寒而慄。

中共官媒警告人民幣空頭 金融大戰似乎不可避免

索羅斯公開表態,暗示他已在做空人民幣,這或許令中共當局頗為緊張,很快,中共官媒刊文,對人民幣空頭們發出嚴重警告。

1月23日凌晨,新華社發表了一篇英文評論,稱魯莽投機和惡意做空人民幣將面臨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擔當嚴重的法律後果。他們勢將遭受巨大損失。、

文章稱,中共政府擁有充足的資源和政策工具來確保經濟形勢處於控制之下,並且有能力應對任何外部挑戰。

1月25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的評論也認為,「做空中國者終將敗於市場」。

外界觀察認為,為應對空頭們,中共政府目前使用了兩個工具,一個是資源工具,不斷釋放外匯儲備回收人民幣流動性打爆空頭;另一個是政策工具,銀行不得向做空者大規模發放人民幣,或者像最近所展示的那樣,讓外資行繳納存款準備金。

雖則如此,國際投機家們似乎正在聚集力量,尋找做空人民幣的一切機會。在外界看來,一場針對人民幣的金融大戰似乎已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