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016年1月,《蔣經國傳》在大陸再次出版。1月13日,有陸媒節錄報道蔣經國晚年進行民主政治改革的內幕細節。習馬會之後,震動效應不斷,陸媒不斷報道有關國軍抗日等歷史真相。有分析認為,《蔣經國傳》在大陸出版,釋放重大的政治信號。 陸媒節錄政改內幕細節

1月13日,大陸澎湃新聞網以標題《山雨欲來:蔣經國晚年最後一搏》轉載《蔣經國傳》部份內容。哈佛大學出版社在2000年出版英文本的《蔣經國傳》(The Generalissimo's Son),作者陶涵(Jay Taylor)是美國國務院資深官員、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員。

文章透露,由林添貴翻譯的《蔣經國傳》已於2016年1月由華文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本中文版《蔣經國傳》封面上突出「台灣民主與現代化的推手」、「理解20世紀的中國,理解蔣經國的抉擇」字樣。

公開信息顯示,華文出版社是一家位於北京市的中國出版社,成立於1987年,為中共中央統戰部的直屬事業單位之一。

文章節錄章節主要為蔣經國晚年解除台灣多年戒嚴,解除實施30多年的黨禁和報禁,促進政治民主的敏感內容。

1987年,蔣經國下達解嚴令,解除在台灣實施了長達38年的戒嚴,隨後開放黨禁,開放報禁,從此開啟了台灣民主憲政的大門。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去世。享年78歲。

文章稱,1985年,台灣駐日本的非正式「大使」馬樹禮以76歲之齡,回台接任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蔣經國告訴馬樹禮,他決心在今後一兩年內推動全面民主改革。他要求馬樹禮召集幾個專案小組,非正式地討論政治改革事宜。

1985年,國民黨開始公開推動蔣經國的觀點。文章提到,經歷了將近一年在黨內營造共識的準備工作之後,蔣經國開始實際執行基本大改革。國民黨「中常會」在他指示下,成立一個二十四人的政治革新委員會,三個最重要的改革範圍:「重振國會功能」,即結束資深「中央民意代表」的長期不改選現象;「研究民間團體問題」,指的是允許反對黨合法化。

解除戒嚴是最關鍵的重大改革。一旦政府放棄動員戡亂時期緊急權力,不准組織反對黨以及其它種種對民主政治的限制,就再也交代不過去。儘管蔣經國和馬樹禮花了一年的工夫溝通,絕大多數「中常委」(並不僅限於極右派)認為前途受到真正民主制度的威脅。「立法院」、「國民大會」裏年邁的「中央民意代表」,當然極力反對。蔣經國繼續安撫疏通反對派,偶爾亦親自登門去拜訪這些身體比他還差、風燭殘年的大佬。

蔣經國和這些大佬講話時,執禮甚恭,洗耳恭聽他們的意見。他固然可以頒佈緊急命令解散「立法院」和「國民大會」,可是他覺得必須根據他和父親所奠立的憲政法制從事。他認為,過渡到法治、民主社會一定要依照憲法辦理,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習馬會後震動效應不斷

2015年11月7日,習近平與馬英九以兩岸領導人的身份見面,互稱「先生」,超過1分鐘的握手特寫被定格聚焦。這是70年來兩岸領導人首次會面。「習馬會」的破冰之舉,打破此前中共以鬥爭為主的對台外交政策,為未來海峽兩岸局勢的良性發展帶來了巨大想像空間。外界關注,習近平當局改變對台政策,兩岸關係面臨變局,並將影響大陸時局發展。

「習馬會」後,澎湃網罕見先後報道國軍抗日真相,公開中共軍隊對台灣最大的敗仗——金門戰役,高調報道國軍將領孫立人。這次又報道蔣經國晚年民主政治改革內幕細節。

習近平或倣傚蔣經國做法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澎湃新聞網是得到習近平肯定的新型媒體,該媒體報道蔣經國晚年推動民主政治改革的內幕細節,釋放出重大的政治信號,表明習近平很可能仿傚蔣經國的做法,開放黨禁、報禁,拋棄中共,在大陸啟動民主政治改革。

石藏山認為,澎湃新聞網的這種舉動,與近期大陸官方頻頻釋放的中國大變局信號遙相呼應。

日前,位於河南省通許縣朱氏崗村一塊荒地的一座巨大金色毛像照片在網上流傳。網民紛紛加以諷刺。到了1月8日,這座雕像被迅速拆除。據傳是有高層下令。

1月4日,與習近平陣營關係密切的財新網發表署名宋文洲的博文《迎接亂紀元》。文章稱,每次危機後,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都獲得了新的生命力,產生了新的活力、新的市場、新的技術、新的消費者、新的社會秩序。

1月6日,財新網轉發胡錦濤智囊俞可平接受《環球人物》的專訪報道。俞可平公開談論其最現實的政治理想:一是善政;二是法治;三是增量民主;四是安全。俞可平還表示,其最理想的政治現實,一是善治;二是高度民主。俞可平曾任中央編譯報道局副局長,過去屢有與中共意識形態相背離的敏感言論。外界猜測,俞可平或替習近平陣營釋放政治變局信號。

其它的大變局信號還包括:去年11月30日,財新網發表題為「為甚麼需要真相委員會?」博文;12月,現任中山大學教授于幼軍舉辦了首個「反思文化大革命」的系列講座;12月8日,財新網刊登俞可平在北大的演講全文《政治學的公理》,闡述中共政治體制違背了六條政治學公理等。

棄共後習或成首任民選總統

2015年10月13日,《大紀元》曾發表特稿稱,中華民族到了一個轉折的關頭。習近平以其現在的特殊位置,有著近水樓台的優勢,如能順天而行,拋棄中共,挽救民族危機,將可名垂青史。

特稿指出,逮捕江澤民是習近平當局走出困境的第一步;中華民族和習近平本人一定要拋棄中共。

在逮捕江澤民,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習近平的歷史地位將與發佈《米蘭敕令》結束對基督徒3百年迫害的君士坦丁大帝相若。但習近平所能做的,還不止於此。

習近平可以在政治、經濟和文化層面,推動中華民族的全面復興,洗雪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的近、現代化過程中所遭受的頓挫屈辱和深重苦難。

在政治層面,習近平可以開放黨禁、報禁和公民結社。如果未來中國採取民主政體,習近平將因拋棄中共的巨大貢獻而得到民眾擁戴,成為第一任民選總統,開創近代中國罕見之新局面。那時,習也會贏得世界的讚譽和尊重。

在經濟層面,習近平在穩定中國政局之後,以中國人的吃苦耐勞和聰明才智,以及很多移民海外的華人回流中國,帶來資金、技術,中國的經濟會在保護環境和尊重人權的基礎上健康發展,很快就可以再次騰飛。

在文化層面,曾經公開發表談話稱「『去中國化』很悲哀」,不贊成從小學課本刪除古典詩詞的習近平也表現出對中華傳統文化的支持。而這些傳統文化,正是使中國人成為中國人的原因。恢復傳統文化,也就是在復興中華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