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蘭被誣告昏倒在地後,遭警號6656的女警鍾德媛大力按壓肩部、脖子等部位,事後身體被驗出多處紅腫有傷。(大紀元)

 

7月4日侵襲落馬洲真相點的一名女頭目(左),被認出與深圳南山看守所一名女牢霸相貌酷似。(攝影:宋祥龍/大紀元)

 

7月4日,親共幫伙的一名女幫徒(前右)拿著鋸刀招搖,警方接到投訴卻不採取行動。(大紀元)

 

7月4日,一名穿間條衫的女兇徒一度從另一名親共團伙徒眾手上接過鋸刀,準備趨前恐嚇記者。(攝影:蔡雯文/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道】當香港全民反對中共洗腦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在遠離市區的中港邊境落馬洲,一批親共幫徒卻延伸著中共血債幫染紅香港的黑手,香港警察還予以包庇縱容,配合著他們進行打壓、誣衊及誣告,無異於在大陸欺壓善良民眾的「公安」。

靠近深圳邊境的落馬洲法輪功學員真相點,近日連續受到中共血債幫指使的黑幫襲擊,對方懸掛大量誣衊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橫幅,令落馬洲淪為中共特區,該區警方淪為中共幫兇。警方不僅不懲治攻擊法輪功學員的親共團體,還和黑幫頭目一唱一和,配合中共誣告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正告港府當局,對於血債幫團伙越境行兇、結黨行惡的罪行,必須從嚴制止,繩之以法。議員及民間團體也認為事態嚴重,呼籲各界關注。

警方包庇黑幫侵襲真相點

從今年6月10日開始,一個當時僅註冊兩天的神秘機構「香港青年關愛協會」,先從紅磡火車站開始,動用數十人侵佔法輪功真相點,掛起大量誣衊性的橫幅,並以高聲喇叭騷擾法輪功學員,以及阻攔遊客了解法輪功真相。七一之前更將黑手伸向落馬洲、黃大仙和紅磡家維邨等真相點。當中落馬洲因為臨近邊境,市民較少,在落馬洲警方縱容下,成為中共幫兇逞兇的黑點。7月26日晚,協會頭目林國安帶領徒眾懸掛大量直接誣衊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橫幅,持續至今。林國安還對一名勸善的法輪功學員楊小蘭進行誣告,訛稱被打,而在場的落馬洲警員目睹楊小蘭沒有打人的情況下,仍然以襲擊罪強行拘捕楊小蘭,更一度出動手銬。楊小蘭堅決抵制非法控罪,拒絕簽字。

女頭目被認出是深圳牢霸

這個協會的頭目之一、副主席林國安,曾擔任粉嶺華明邨業主立案法團主席,當時涉入與居民有關大廈維修的糾紛,頗受非議。亦做過民建聯議員劉江華的助選團,並幫助民建聯姚銘參選區議會等拉票,與江西井岡山市政協一名特聘香港委員同名同姓。另一名紮頭髮的較肥胖女頭目,更被一位深圳法輪功學員認出是大陸一名女惡犯、女牢霸,2000年曾經因為打人被關押在深圳南山看守所,經常在獄警指使下毆打同監的犯人。該名學員因為上訪被關押在同一看守所,而認出此人。

協會關係複雜 涉周永康插手

而且,該協會背景複雜,除了和民建聯、中聯辦關係密切外,還涉及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插手。據知該機構位於香港粉嶺的燕京大廈內,是中資企業燕京啤酒辦事處所在地;據知燕京啤酒董事總經理洪偉成有份組織此會,並提供場地。而燕京啤酒和周永康關係密切,周永康2010去新疆考察,首先視察的就是新疆燕京啤酒廠。

被親共團伙盤據及肆惡逞兇的落馬洲皇巴站,是最靠近深圳邊境的地方,提供公共交通轉車服務,成為眾多大陸遊客出入境必經之地。過去十年來,法輪功學員為訴說遭中共迫害的真相,風雨無阻地每日來到這裏,擺放橫幅與展板,並向大陸遊客派發資料,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的真實訊息帶給他們,已經成為香港的一道特殊風景線,深受出入境遊客歡迎。

然而一個多月來,落馬洲的法輪功真相點不斷受到中共血債幫指使的幫伙密集性地侵襲,對方不分晝夜霸佔大片地方,以高音量喇叭及兇惡言詞挑釁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情況越來越嚴重。

7月4日晚,協會幫伙來了大批人要擴展地盤,其中有人亮出一把長約半隻手臂的鋸刀,恐嚇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和採訪的記者,警方接獲投訴卻不聞不問。

誣衊性橫幅高三層 延伸數十米

7月26日晚上7點多,在協會頭目林國安帶頭下,十多名徒眾突然運來大量直接誣衊、攻擊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橫幅,達110幅之多,其語言之惡毒令人震驚,而橫幅更高達三層,延伸數十米,好像貼牆紙般掛滿整個皇巴站轉車口右面,而且每天24小時懸掛至今,晚間無人看管。

當天晚上,這批親共幫伙更與該區警方合演了一齣構陷誣告法輪功學員的醜劇。據法輪功學員楊小蘭憶述,當時林國安刻意將橫幅遮擋住法輪功學員的橫幅,她就上前向他好言相勸,但對方態度惡劣,楊又向在場巡邏的落馬洲警員投訴,但警員卻聲稱「這個我們管不了,不關我們的事情」,更對楊小蘭諸多刁難,先是查身份證,並以查驗為由扣住不還。

楊小蘭舉報女兇徒 反遭誣告

其後楊小蘭在現場看到其中一人懷疑是7月4日晚持刀的女兇徒,就打999舉報,電話剛接通,就有落馬洲警員走過來說,現場已經有警員,聲稱她濫用警力,要控告她。在楊小蘭已經向999取消報警後,警號50109的楊姓男警仍命令6656號女警鍾德媛用手緊抓楊小蘭,連上廁所都在門口看管,不放過她。

早前新唐人電視台兩名記者曾就兩名女兇徒持刀恐嚇的事件報案,當時警方告訴她們,只要發現女兇徒的蹤跡,就可報警拘捕她們。楊小蘭指出,這次報警是要配合警方查案,豈料警方卻包庇兇徒,反過來打壓她。

楊小蘭當時見警方不作為,又無理抓著她不放,就掙脫了女警的控制,走上前對林國安勸善,並用手去保護法輪功的橫幅不被遮蓋,其間只是輕碰到林國安的手,隨即林國安就站到一邊,在警員和楊小蘭面前,作勢慢慢倒下,睡在地下,並高叫「哎喲,她打我,她打我」。楊小蘭駁斥:「我都沒有動手,是你自己睡在地上去的。」這時聲稱受傷的林國安跳起來,並大罵楊:「我要告你,看你賠得起嗎?」更聲稱如果警方不告楊,他就反告警方。警員於是突然轉向楊小蘭,要抓捕她,那名女警也抓著楊小蘭不放,楊小蘭反問在場警員:「你看到我打人嗎?」警員回答:「我們沒有看到。」卻又說:「他投訴你打他,我們就要逮捕你。」

其後警車趕到,兩名男女警員強行拖著楊小蘭,拖了十幾米遠,準備將楊小蘭拉上警車,還一度拿出手銬出來,將她的手反過來準備銬上。這時另一邊的法輪功學員曾巧嬋趕到阻止,質問警方:「為何無辜捉人、銬人?」並且申明:「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肯定不會打人。」警員將曾巧嬋隔開,並反過來威脅她:「如果你不走開我也告你,捉你。」曾巧嬋就反問他們:「你們捉人有證據嗎?你看到她打人嗎?你亂捉人是不對的,你警員是做甚麼,你警員是捉好人的嗎?」

遭女警擠壓肩脖 疼痛難頂

這時楊小蘭因被誣告氣極,想起在大陸被迫害,關押了6年的慘痛經歷,悲憤難名,一下子就昏倒在地上,全身冰涼無力,眼睛睜不開。而6656號女警鍾德媛卻大力用手按她的兩側肩部、脖子等多個部位,令她疼痛難頂。在曾巧嬋的堅持下,警方只好叫來救護車,將楊小蘭送到北區醫院檢查,在車上楊小蘭又感覺被一個男人大力按肩脖等部位,刺十個手指等。

楊小蘭的丈夫聞訊後趕去醫院,發現楊小蘭肩脖部位,手指、手部多處有傷,青紫紅腫,要求醫院驗傷。當時醫院證明楊小蘭有傷,楊甦醒後,凌晨被帶到落馬洲警署落口供。(下轉A2版)
 

親共幫伙在落馬洲掛起大量誣衊性橫幅,並且故意掩蓋法輪功真相點的橫幅,警方卻不予制止。(攝影:孫青天/大紀元)
親共幫伙在落馬洲掛起大量誣衊性橫幅,並且故意掩蓋法輪功真相點的橫幅,警方卻不予制止。(攝影:孫青天/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