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序」有云:「奈何以至精至微之道,傳之以至下至淺之人。其不廢絕為己幸矣。」

數十年來,和台灣的朋友交談,對方皆稱中共為共匪。本來以為國民黨稱中共共匪是指其出身。我曾勸說,英雄莫問出處,雖然中共亦找不到甚麼地方有英雄本色。但欺欺騙騙的總算奪得了江山,又何必再稱其為共匪?!

後來見中共治國殘民之道,又真有土匪的味道。及其以諸多借口,甚麼破四舊,甚麼文化大革命,一次又一次掠奪民間文物倒賣清光,土匪本色又真的很明顯。

九七後,香港回歸,中共把香港的財富掠奪一空,又反回來裝扮成救世主打救香港。這種土匪行為就令人十分討厭。

但當老漢發現中共並不滿足於掠奪香港的財富,而是早有預謀,先殺死香港,再盡吸香港的元氣。把香港徹底成為死港時,才知道這個變態土匪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惡,最無法容忍的惡匪。

堪輿之道,出自道教。有奪神功,改天命的驚人能耐。本來用於輔國安民,此道不傳於民間。至唐代黃巢造反,直搗京師,此道才流出民間。

但宋朝立國,即盡收民間陰陽之書。為免民間口傳心授,得以流傳,王者命人寫出兩套顛倒五行,倒裝生旺,反用休囚的堪輿偽術稱為銅函經和滅蠻經廣傳民間,企圖以假亂真,結果遺禍民間將近一千年。此銅函經和滅蠻經即是當今華人世界普遍使用的玄空風水術。

獨裁者不許民間擁有堪輿學問是擔心此道能動搖其統治,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共利用堪輿術徹底摧毀香港,又確實令人費解。香港已回歸,摧毀自己的國土,所為何事?!

也許這些就是馬列思想指導的結果,和神傳文化大有不同。看來洋鬼子膚淺的馬列思維真的不適合睿智的炎黃子孫。

當年港英政府因為啟德機場已不能應付日益增加的旅客,故計劃興建新機場。當時中共極力反對,後來中共開出條件,第一要經青馬大橋這條路線,第二要在西九填海。港英政府為了能順利動工,只好接受中共的條件。原來中共狼子野心,早有預謀。

當老漢從報章上見到西九填海區無緣無故的多填了一個三角形的毒蛇頭伸出海面,老漢就發覺中共不單止打劫香港的財富,竟明目張膽的要香港變成死港了。

西九對出之海面是香港水局的入口,即天門所在。天門所在猶如人的咽喉處,乃一城風水命脈之所在。咽喉被毒蛇咬著狂吸血,此人尚能活命嗎?香港死矣。

中共早就為大毒蛇度身訂造了鱗甲。西九所謂天幕設計,連盲人都能看出其大毒蛇的惡形惡相。

面對如此巨大的毒蛇纏著香港水局的咽喉,竟然沒人發現,尚幸香港是福地,市民雖然不懂風水,亦懂堅決反對花錢為大毒蛇披鱗戴甲,此乃香港之福;否則大毒蛇披上鱗甲成功,早就耀武揚威,肆虐香江,香港市民就要比03年更慘百倍矣。

當年政府極力主張鐵路由北京直通西九,現在明白其用意嗎?知道利害嗎??

香港政府只是木偶,在背後扯線控制木偶的可是中共呢!

唐代大詩人李白詩云:「天以震雷鼓群動,佛以鴻鐘驚大夢。」香港市民,醒未?!

香山夕陽於香江靈臺秘苑 (香山夕陽話風水系列之五)◇

西九龍填海計劃是香港歷來在市區進行的最大規模填海工程,它把九龍半島的面積擴展了三分之一,並將海岸線向海港伸展,延展最多的部分達一公里闊。(網絡圖片)
西九龍填海計劃是香港歷來在市區進行的最大規模填海工程,它把九龍半島的面積擴展了三分之一,並將海岸線向海港伸展,延展最多的部分達一公里闊。(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