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源

粵語歌曲突顯威力

7月11日下午,一百多名80、90後青年「快閃一族」,在廣州市人民公園共同演唱了上世紀香港滾石樂隊(BEYOND)發行的粵語名曲《光輝歲月》。激勵人心的歌詞,伴隨著激昂、有力、豪邁的節奏,穿過公園裏的重重綠蔭,飄向廣州市的大街小巷,正式啟動了廣州市民眾「撐粵語」行動的起點。從這一天開始,這首歌曲的旋律便在廣州市民眾心裏紮下了根。
7月25日,在廣州市江南西地鐵站,同樣的歌聲再次響徹整個街區。不過這一次,現場的演唱者已達上萬人。雄壯的歌聲,喚醒了民眾心底久違的勇氣、責任和團結。

歌聲讓中共廣州當局異常恐慌。他們調派數千名警察、武警,對現場民眾強行清場。集會民眾被迫向北京路步行街轉移,於是,原先的集會竟變成了遊行。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期間,有數人被抓捕,包括香港兩家電視台的7名記者和16名集會者。

8月1日,數百名身著白色服裝的年青人帶頭,再次聚集到廣州市人民公園,高呼「廣州人講廣州話」口號,人數一度增加到數千人。隨即,上千名中共公安趕來,再次驅散民眾。與往日的集會不同的是,同一日,在廣州對岸的香港,數百香港人響應廣州「撐粵語」活動,在香港集會。

廣州民眾的自發「撐粵語」行動,和此前關於粵語話題的公開討論,讓中共異常恐慌。7月下旬,中共廣東當局一邊在媒體發出警告,稱「推普廢粵」不存在,一邊極力封網,掩蓋事件真相,7.26之後大陸媒體幾乎沒有報道甚至提及「撐粵語」事件。一向活躍的各大網站微博群也相繼封閉與粵語文化、廣州文化相關的話題。同時,中共發動《人民日報》、《廣州日報》等多個媒體,對參與「撐粵語」行動的民眾,進行輿論打壓和威脅。

如果「推普廢粵」現象真的不存在,十幾年來,在中共實行的所謂「改革開放」中經濟上領先的廣州人,為甚麼會突然數度掀起「撐粵語」的行動?

「撐粵語」行動的導火索

7月5日,廣州市政協向廣州市長提交「關於進一步加強亞運會軟環境建設的建議」,提出把廣州電視台綜合頻道或新聞頻道改為普通話為基本播音用語,或在主要時段改為用普通話播出。提案形成前,廣州市政協曾做網上調查,結果顯示,有九成受訪者明確反對。

但中共做事的方式一向是和民眾對著幹。首先,政協做網上調查時,對調查問題的設置呈一邊倒傾向,令民眾懷疑其預先誘導。其次,在民眾以壓倒性多數明確表態之後,廣州市政協依然向市長提交這一建議,並在建議中提出,要「通過宣傳教育,引導我市廣大電視群眾,正確認識廣州作為國家中心城市的地位與廣州電視台以普通話為基本播音用語的關係」。提案者紀可光最後在接受《南方都市報》專訪時,語言傲慢,讓人感到其對粵語文化的蔑視。

於是,紀可光的這一提案,成為引發「撐粵語」行動的導火索。

在中國民眾的印象中,每當政府對甚麼事提出要「引導」之時,每個民眾都能從中體會到這句看似平淡的話語中,實際上卻隱藏了無數的威嚇和強迫。正像中共在城市居民拆遷條例中提出的對被拆遷者給予補償和安置一樣,表面上很人性的一句話,在實際執行中就變成了赤裸裸的公開掠奪。

作為反映社情民意的政協組織,只要把民眾的意見表達出來即可,何以要提出宣傳教育和引導之論?其根源在於政協官員們也把自己當成中共的官員,已習慣於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民眾。

其實,政協作為一個組織,在中共治下,一向以「政治花瓶」著稱,充當的是鼓手和吹喇叭、抬轎子的角色。在民意一邊倒的情勢下,其依然能「逆流而上」,提出「引導」之論,讓人看到了隱藏在政協背後的中共權力當局的影子。

「撐粵語」背後的沉重現實

回顧廣州市粵語近年來遭受打壓的情況,可以看出,激起廣州民眾發起「撐粵語」行動的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廣東人使用的語言以廣州話粵語為主。因廣東僑民散居世界各地,使用粵語的人群遍佈多個國家,粵語使用者近7000萬人,居世界各民族語言使用人數第16位,多於韓語、法語和意大利語,被聯合國列為漢語的第二種官方語言。

但在中國大陸,從1949年以來,儘管相對上海話、閩南語、贛語等地方言,粵語在公共生活中保有了一席之地,但仍未能擺脫被打壓的命運。

因廣東緊靠香港。在1988年前,廣州民眾受親民、活潑的香港電視台影響,紛紛收看香港電視的粵語節目。普通話節目收視率極低。為應對香港電視台對珠三角的影響,中共不得不在珠江、廣州頻道使用粵語播出,使粵語暫時保有了一席之地。

但中共2000年實施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中規定,國家機關、學校、漢語文字出版物,必須使用普通話和規範漢字。在中共的《國家語言文字十一五規劃》中,對推廣普通話提出了所謂的目標管理和量化評估等措施。

在這種不斷升級的「推普」壓力下,各地學校紛紛拿出強硬措施。羊城晚報7月9日報道,廣州市執信南路小學為了推廣普通話,在學校定下了不成文的規矩,要求學生上課和課間時間一律講普通話,並派學生監視,一旦發現講粵語,就會被扣分,還會學校點名批評。該校一名四年級的女生,因聽不懂奶奶講的粵語,雙方生活中出現溝通的困難。

羊城晚報報道,7月份,廣州、佛山、肇慶等地舉辦粵語新童謠大賽。台上粵語演員表演粵語相聲,台下大人們笑翻了,而許多小孩子們卻一臉茫然,不知何意。

同樣使用方言的上海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深刻的教訓。據報道,2000年後,學生在學校裏說上海話要扣品德分。上海電視台星尚台一個採訪節目顯示,能正確表達上海話的,年輕人僅有四成,90後更少,而幼兒園的小朋友們,有些根本已經不會說上海話。

7月14日,廣州當局撬掉東莞石碣明朝名將袁崇煥家鄉紀念園中雕像基座上的一句粵語名言,給廣東人火上加油。而此前,在全國性的城市拆遷建設運動中,代表嶺南文化的廣州市各處歷史遺蹟,不斷被當局拆除搗毀。民眾感到,源遠流長的嶺南文化正在被「一群不懂得也不珍惜廣州本土文化的人搞得面目全非」。

現在,祖祖輩輩說著粵語的廣州人,孩子上學卻被禁止說粵語,連歷史遺蹟也不能保留。粵語的使用漸漸失去了後來者。儘管中共官方和媒體一再強調「推普廢粵」是個偽命題,但在民眾眼裏,「粵語淪陷」卻是每天上演的活生生的現實。因此,面對霸道的公權力一次又一次的挑釁,廣東人忍無可忍,驟然掀起了「粵語保衛戰」。

中共從未放棄「推普廢粵」

正像新西蘭中文報紙《新報》主編陳維健在《中共語言文化的殺手》中所說,中共「現在又藉助推廣普通話,要使中國人,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都說一樣的普通話。一元化、標準化,是中共專制文化本質之所在。」

源自古中國雅言的粵語,在語音、語法、詞彙等方面保留著大量的古代漢語成份,代表著嶺南文化,蘊含著豐富的儒、佛、道文化精神。據中國網-文化中國欄目報道,全球粵語使用人口大約7千萬,在國內使用人口排名中處第三位,在全球則排在第十六位。粵語不僅在海外華人社區中被廣泛應用,而且支持著以香港文化及南粵文化為中心的粵語文化,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和生命力。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大陸。經濟貿易上的緊密往來,使香港的政治和文化對廣東民眾產生了示範效應。粵語文化包括歌曲、電影、電視等也全方位影響中國大陸。水往低處流,而在社會政治上,則是人往高處走。自由民主、尊重人權的香港社會和政治模式,再加上雙方共同使用的母語,使長期遭受中共折騰的廣東人,討厭中共借推廣普通話而推行專橫霸道的「黨文化」。

現在很多國家,如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國,實行雙語教學,並不影響社會的溝通,反而形成了文化的多元互動,根本無須像中共這樣,強行推廣普通話,禁止粵語教學。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認為,一種文化,應當在文化的市場上進行自由的競爭,政府不應當過度地去干預。要反對這種文化沙文主義,或者文化霸權主義。「粵語雖然是漢語中的亞文化,也應當有其生存的地位,不應當用政府的權力去壓迫它的生存空間。」

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黃浩瀚認為,共產黨打壓語言就是要打壓不同的聲音。這連續多宗的廣東民眾「撐粵語」行動,讓世人看到,中共正在悄悄行使「推普滅粵」行動的真相。中共正是藉助推行普通話,圍堵香港的自由民主文化,擴展獨裁專制的洗腦文化。由於這種行為太不得人心,因此,中共也不得不從口頭上極力否認。但身受其害的廣東人,卻用「撐粵語」的行動揭穿了中共謊言背後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