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國

特區政府宣佈接納民主黨的區議會改良方案,即新增的5個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由區議員互選產生改為由逾300萬名選民選出。在民主黨護航下,政府方案獲立法會通過。

方案通過後,民主黨立即成為泛民眾矢之的。民主黨的理據是,現時的方案已增加了民主成份,如果新增議席可算為直選議席,則立法會直選議席與功能組別議席的比例,已由原先的3比3變為4比3,期望逐步擴大直選比例,最終可以揭竿而起,踢走功能組別。

但反對者則認為,民主黨原本堅持2017年行政長官候選人低門檻產生,以及2020年取消功能組別,現在卻是放棄底線不戰而降。而中央這次已成功分化了泛民,令整個民主運動士氣消沉,因此民主黨邁進這一小步,可能已是香港民主的最後一步。有批評者更認為,中央正是要推廣這種限制提名權和被選權的新功能組別,讓之永世長存,民主黨事實上已為中央圖謀開路。

眾多反對者不滿的是,民主黨急促轉向,並沒有經過公眾討論和諮詢,與中央的密室談判也疑雲重重,令人猜測該黨是否遭誘降收編,出賣了香港民主運動。民主黨一貫的口號是堅定可信,現在何以向投他們一票的選民交代?

一個經典的場面是,反對政改方案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塗謹申,一度有意退黨,黨內元老司徒華冷冷地說:不要忘記當初因為你屬於民主黨,選民才投你一票。塗謹申則回敬:選民當初是因為民主黨主張2012雙普選,才投民主黨一票的。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講師葉蔭聰更草擬了一份聯署聲明,表示公民有權知道,一個長期獲得民意授權的政黨,為何如此急促改變立場。坊間傳聞,民主黨與北京政府的談判中有交易,包括不參與「五區公投」。民主黨有需要給市民清楚交代,在可能範圍內公佈談判過程。

民主黨已答允撰寫報告公開與中央談判的部份內容,但能否釋除大家疑慮,仍是未知之數。

正當民主黨嫌疑未去,過去只有在荒誕劇中才可能出現的畫面,更一幕幕湧現,包括其副主席劉慧卿在立法會外走近建制派支持者歡笑握手;民建聯聲稱與民主黨有很多合作空間。大家也訝異地發現,民主黨高層說話與建制派越來越相似,例如談民主進程叫大家耐心等候。當面對批評,黨主席何俊仁說時間可證明一切,像不像民建聯說爛了的「六四要交由歷史評價」?

回歸前後,民主黨市政局議員陳財喜退黨加入臨時立法會,被以民主黨為主的泛民視為無恥叛徒。民主黨現在也可能會「陳財喜化」,民建聯和特區政府每一次誇獎民主黨,都是劈向民主黨的一刀,也在挑撥離間泛民陣營。臨立會後,陳財喜固然政治死亡,標榜「又砌又傾」(既戰鬥也談判)的民協也從此欲振乏力了,民主黨倒是能夠繼續獲得市民支持,這是否值得今天的黨領導層思考呢?

在報章上竟然有傳聞說,建制派將在明年區議會選舉配票給民主黨,云云。民主黨成員聽到這些傳聞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先不論消息真偽,關鍵是,公眾會不會信?如果信,則民主黨迅速完成「陳財喜化」了。

公眾如果信,也不足為奇。在一個月前,如果說劉慧卿會主動走近建制派支持者笑著握手,民建聯和特區政府官員會公開誇獎民主黨,大家又會相信嗎?

民主黨不宜以「清者自清」之類的董建華話語自慰。公平點,當年董先生這樣說,遭到民主黨人多殘酷的揶揄!泛民成員不是常說,公義不僅要暗中行,還需要彰顯的嗎?

2010年7月5日

轉自《動向》雜誌2010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