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自從追查國際公佈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更多調查結果和瀋陽老軍醫披露更多內幕後,中國軍方參與和操控的黑幕日益浮出水面。下面是取自大陸官方媒體的報導,從中不難看出許多有悖常理的破綻及活體摘取器官的蛛絲馬跡。 從解放軍211醫院嚴格的保密要求到長春吉大二院一天解決心臟供體;從一個醫生做了千例肝移植到衛生部副部長親自主刀、備用供體隨時侍侯,器官移植的黑幕正在揭開。

 
軍醫院嚴格保密說明甚麼
由軍方官方主辦的中國軍網於2005年2月刊登一篇題為《211醫院強化聘用護士保密觀》的報導,指出「瀋陽軍區211醫院強化聘用護士的保密觀念,有效地杜絕了洩密現象發生。」近日,瀋陽軍區轉發了該院的經驗。


報導稱,「211醫院聘前嚴把政審關,由護理部初審,軍務辦、職工辦聯合複審,院辦工會最後審核確定;上崗把好教育關,他們開展應知應會保密法規專題教育活動,強化每一名聘用護士的保密意識;解聘做好離崗關,對合同期滿解聘的護士,由醫院護理部和軍務、保密辦等集中對其進行離崗教育。近年來該院先後招聘223名地方護校畢業生來院工作,未發生洩密情況。」 一位讀者投書大紀元提問說,位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解放軍211醫院,他們怕洩露甚麼秘密哪?與最近瀋陽老軍醫揭露的軍隊介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有甚麼關聯? 據悉,該院女院長賈丹兵2002年7月24日被授予專業技術少將軍銜。


軍區知道新疆奇台墳頭秘密
前不久媒體披露甘肅天祝藏族自治縣炭山嶺鎮大灣口發現121個沒有頭蓋骨的骷髏圖片後,一位知情人舉報說:「在新疆奇台縣的某一墓地,一夜之間多出了幾十個墳頭,有人報了案,公安人員為了探知究竟,挖開其中一墓,結果挖出9顆人頭,那幾十個墳地裏不知掩埋了幾百人。當地公安逐級上報該情況,當報到自治區軍區時,得到的答覆是你們知道就行了,不要再追查了,言外之意,軍區是知道這幾百人的死亡內幕的。」


供、受體數據電腦匹配
據醫學專家透露,在尋找與病人相匹配的器官供體時,並不需要把受體和供體的血液組織混合在一起實際做匹配實驗,而只需將兩者已得的檢驗數據在電腦上進行比對就行了。 有許多法輪功學員投書,稱他(她)們在勞教所被多次強行抽取血樣,拿去做血型和組織鑑定分析。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用於移植的惡行曝光後,許多法輪功學員恍然大悟。原來所謂抽血化驗是為了這個罪惡目的。


據追查國際調查,大陸醫院公開承認,移植的器官就是通過這樣的渠道得來的,勞教所賣一個法輪功學員器官,可掙好幾萬元錢,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活體摘取和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成了勞教所的生財之道。


長春離奇的摘心術
長春城市晚報2006年3月4日報導了一則離奇的百里「摘心」術。2月27日,浙江28歲的謝抱時在弟弟的陪同下,乘飛機來到長春的吉林大學第二醫院,他在飛機上一直靠吸氧維持。入院後,吉大二院檢查發現謝抱時患上了「終末期擴張性心肌病」,唯一方案就是心臟移植,於是在謝入院的第二天,也即2月28日,醫院就為其找到了心臟配體,並當即做了心臟移植手術。


報導說,2月28日早上10點多,吉大二院腎病內科主任苗裡寧,乘救護車趕往距長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體心臟,10分鐘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臟,放在專門的心臟保護液中,然後以180公里的時速趕回吉大二院,3小時後,那名男子的心臟就在謝抱時的體內跳動起來了。 一位長春讀者在來信中憂心的問道:按醫學常識,假如把當天全世界100個死亡的人全找來,也只有1個人的心臟組織可能匹配上供移植使用,為甚麼他們在一天之內,把車開到50公里外的某個地方,那個心臟就「自願」的捐出來了呢?


一人做千餘例肝移植
據廣州日報和廣東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網頁介紹,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近年來他一人就主持完成了1,000餘例臨床肝臟移植手術,佔全國肝移植手術量的1/10,僅2005年一年就完成了246例肝移植。 報導中記者寫道:「2006年2月10日晚五時,接到醫院肝移植中心的電話:今晚要進行四例肝移植手術。」


另一篇報導中提到了供體的一些信息:「2006年3月3日,新鮮的肝臟裝在由堅硬的冰塊包裹的提桶裡,經過幾小時的飛機航程,千萬里的輾轉,運進了中山三院肝移植科的手術室。」


副部長操刀備份供體是誰?
2005年10月03的烏魯木齊晚報報導說:「2005年9月29日早上9點,前來參加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50週年慶祝活動的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走進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外科手術室,為一名46歲的男性患者實施自體肝移植手術。21個小時後手術順利完成。 自體肝移植是把肝癌患者的肝臟完整切下,在低溫環境中將癌變部位切除,再把好的肝臟縫合後重新移入患者體內,從而達到完全根治肝癌。做這樣的手術需要有轉流設備確保患者在肝臟被切除後繼續存活;同時必須有與患者匹配的異體肝臟備用,一旦自體肝移植失敗,立即進行異體移植。


報導稱,手術當天,廣州中山醫院三名醫護人員帶著轉流設備火速趕到新疆,而新疆方面則迅速找到了匹配的活體備用肝臟,隨時等待讓人摘取。
黃潔夫做的手術成功了,慶幸的是那備用的活體肝的主人還能繼續活下去了,但人們要問:備用肝的主人是誰?是某個死刑犯還是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他(她)的生死竟是由受體的需要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