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10月16日召開。在COVID-19引發公共衛生危機的背景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了在二十大上破例獲得第三任期,以防疫為藉口,將「動態清零」上升為路線鬥爭的政治高度,發起一場新政治運動,人們稱其為「疫情文革」或「文革2.0」。

這場運動背後的唯一意圖是,為了在二十大上繼續掌控中共最高政權,維護自己定於一尊的中共教主地位。

在「文革2.0」運動中,中共高層出現了兩條對立的路線,分別是習近平的「動態清零」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穩住經濟大盤」。這兩條路線的爭鋒,決定著二十大中共高層權力大盤的重新布局。

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中共召開了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被稱為七千人大會,總結「大躍進」以及三年大饑荒的問題。會議期間,中共中央副主席兼國家主席劉少奇將三年大饑荒的成因歸結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這七分人禍影射當時的中央政策,背後的責任人自然是毛澤東。毛澤東在這次會上作了自我批評,七千人大會後,毛澤東退居二線,由劉少奇、鄧小平等人主持中共中央的日常事務。

三年後,毛澤東積蓄了力量,捲土重來。1965年11月10日,在毛澤東的指示及江青的策劃下,由姚文元在上海《文匯報》發表「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這是「文化大革命」即將開始的第一個明確信號。文革是一場關乎毛澤東生前權力和死後地位的生死之戰,為了這場權力鬥爭的勝利,大約2000萬中國人成為殉葬品,其中也包括了中共諸多高層官員以及他們的家人。

60年後的2022年,歷史轉了一個輪迴,中共再掀一場「疫情文革」或「文革2.0」。

清零封城製造白色恐怖 文革場景再現

2022年3月,中國爆發了兩年多來最嚴峻的一波COVID-19疫情,此前的防疫模範城市上海不幸被這波病毒攻陷,上海政府隨即貫徹黨中央下達的「動態清零」指示,將當地居民封鎖在家中。上海在長達兩個月的封鎖中,這座中國最富有的城市出現了大規模的飢餓現象,次生災害頻發,民怨沸騰,整個上海陷入混亂。一些居民驚覺,昔日熟悉的種種現象歷歷在目,彷彿文革再現。不少網民將上海的情況比喻為「文革2.0」,並稱防疫人員為「白衛兵」。

4月12日,中央社報道說,往昔的文革10年浩劫使全中國陷入集體瘋狂,並造成數不盡的妻離子散的慘劇,如今COVID-19疫情重災區的上海居民發覺,動態清零防疫猶如「文革2.0」,原以為遠去的夢魘又再度清晰。

一些網文中描述了這些似曾相識的場景:紅袖章變成了白色防護服;紅衛兵變成了大白;牛棚變成了方艙;抄家變成了入室消殺;遊街變成了強迫轉運;憑證購物變成了憑碼出入;階級成份變成了核酸碼,紅五類是綠碼,黑五類是紅碼;早請示晚匯報變成了每天核酸檢測;階級異己分子變成了密接和次密接;階級站隊變成了按陰陽劃線;清理階級隊伍變成了清零;群眾專政變成了志願者大白砸門封樓;血統論變成了防疫處罰株連三代;小紅書變成了習思想口袋書;三忠於四無限變成了永遠擁戴領袖、捍衛領袖、追隨領袖。

無論人們認為動態清零多麼地荒唐,堵路封門多麼地不人道,但是在經歷殘酷的上海封城後,動態清零已經成為一條不可牴觸的政治紅線。上海封城2個月的一個直接後果,就是讓這種封城模式逐漸成為中國社會今後的新常態,上海封城事件也因此成為動態清零政策的一個標竿。如果中國經濟最發達的上海,也可以因為政治防疫需要而被封鎖,其他中國城市又有哪一個能倖免呢?

在上海被封鎖的同時,日本野村銀行4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估計,中國當時有45座城市3.73億人處於某種形式的封控之下,約佔全國人口的三分之一,這些城市每年貢獻約7.2萬億美元的GDP。

動態清零使中國經濟陷入衰退

在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上海被封鎖兩個月後,上海市統計局官方網站6月17日披露的數據顯示,5月分,上海市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年減27.6%,工業企業完成出口交貨值下降19.6%。

7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GDP增長2.5%,尚未從疫情中恢復,處於過去30年以來的最低點。在第二季度的4月至6月期間,GDP同比僅增長0.4%。但該數據也遭到專家質疑,凱投宏觀的經濟學家朱利安.伊雲斯.普利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認為,在今年的這種背景下,中國第二季度的GDP還能實現正增長,這很難讓人相信。此外,7月分中國的失業率是5.4%,雖然稍有降低,但16至24歲人口失業率高達19.9%。也就是說,在16至24歲的年輕人中,每5個人就有一個既沒上學、也沒工作。7月公布的另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31個省份的地方財政沒有一個實現盈餘,全都入不敷出。

6月底,危機重重的中國房地產業開始出現崩盤跡象,首先是江西景德鎮爛尾樓「恒大瓏庭」的購屋者集體宣布,拒絕繼續向銀行繳納按揭的分期還款。消息一出,其它地區的受害者紛紛響應,形成席捲全國25省市的爛尾樓風暴,有300多個樓盤業主宣布集體停止繳納按揭。專家學者們所預料的「中國房地產崩盤」時刻終於來臨。

8月16日,李克強在深圳召開了經濟大省工作會議,召集了廣東、浙江、江蘇、山東、四川和河南的主要官員,敦促他們採取措施增加消費,多買車,多買樓,同時用足地方專項債增加投資。這六個省佔中國經濟的四成,上繳中央的財政佔了六成。但是這六個省今年的地方財政全部都入不敷出,六省上半年的財政赤字達到了1萬5800億人民幣。

動態清零引發路線鬥爭 習李背道而馳

5月份,在極端清零防疫模式越演越烈,從上海蔓延到北京之際,有關中共政局劇烈內鬥的消息傳出了升級版。5月4日,自媒體人老燈在推特和油管上曝料稱,習近平已經禪位給李克強,將於二十大上退休,李克強即日起接管中央日常事務,二十大正式接任總書記一職。上海疫情的封城清零是這次倒習的引爆点。爆料讓二十大前的中共政局走向越發變得撲朔迷離,一時間,有關習下李上的傳言在一些自媒體上瘋傳。雖然很多時評人士並不認同老燈的說法,但不可否認的是,從5月開始,中共高層的確對外展示出兩條水火不容的政治路線,一個是習近平的動態清零,另一個是李克強的穩住經濟大盤。

5月25日,李克強主持了一個十萬人大會,要求恢復經濟和穩住經濟大盤。據彭博社報道,李克強在這次大會上警告,中國經濟目前的困難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受嚴重衝擊時還要大。李克強說,中國必須避免第二季度經濟萎縮,如果不能以一定速度持續增長,中國將付出巨大代價,將面臨漫長的經濟復甦道路。

十萬人大會後,李克強的聲望在中共體制內一時達到頂點,但由於李克強「穩住經濟大盤」的政策與習近平「動態清零」的總方針背道而馳,有基層官員隨後對彭博社表示,由於習李兩人的政策不同,下面的官員感到無所適從。

5月10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旗下的政治理論半月刊《紅旗文稿》刊登了中共中央黨校教授盧毅的一篇評論文章,強調要堅持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並再次批判中共早期領導人王明和張國燾「另立中央」。時政觀察人士認為,這表明中共黨內已嚴重分裂,高層的內鬥更趨激烈,習近平的權力被制約和分散。

動態清零政策被宣傳為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大國抗疫成果,體現了東昇西降的歷史發展方向,它是習陣營最重要的政治資本,關係著習二十大連任的成敗,是不能被動搖的基本路線。與此同時,反習勢力也將動態清零作為打擊習陣營的目標,希望用動態清零導致的經濟問題來問責習近平,從而在二十大上限制其權力。雙方圍繞著動態清零和穩住經濟大盤的路線鬥爭由暗到明,這與文革中階級鬥爭和發展生產的兩條路線的鬥爭何其相似。

7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了下半年的經濟工作部署會議,習近平主持會議。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不再強調要達到5.5%的經濟增長目標,只表示「保持經濟運轉在合理區間,力爭實現最好結果」。對於防疫,習近平在會議上強調,要從政治上看、算政治帳,堅持動態清零,出現了疫情必須立即嚴格防控。

8月中旬,在北戴河秘密會議剛剛結束之際,習近平和李克強都公開露面,但是兩個人的方向正好相反。8月16日,習近平到了中國北邊的遼寧,在錦州參觀了遼瀋戰役紀念館,強調絕不允許紅色江山變色,以及要保持紅色基因;同一天,李克強則去了最南邊的深圳,給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的塑像獻花,並表示改革開放絕不會變,就像長江、黃河不會倒流。習李兩人的不同調引發外界的巨大關注,中共高層兩條路線的鬥爭至此已經基本公開化。

習近平如何鋪就連任之路

8月30日,新華社正式公布中共二十大10月16日舉行,10月9日首先召開中共第十九屆七中全會。二十大會期的落錘,意味著中共內部已經就最高權力安排達成一致。很多人相信,習近平在二十大再次連任是鐵板釘釘的事情。

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章天亮8月30在其YouTube頻道上評論說,二十大按時召開,顯示人事布局的大局已定,習近平會繼續連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因為現在軍隊和公安部都在習近平的手上,再沒有人手裏有翻天印了,沒有辦法再去挑戰習近平的三個職位了。

習近平謀劃終身制,最早在2017年十九大期間就已顯露端倪。在2017年10月底公布的中共黨章修正案中,除了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寫入黨章外,還把「堅定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寫入黨章。

自由亞洲電台2017年10月30日刊出的一篇評論文章說,「習思想」寫入黨章已經不足為怪,「習核心」的表述寫入黨章才是關鍵的關鍵,鄧小平理論寫入黨章的時候他本人已死,江澤民、胡錦濤兩人的思想或觀點寫入黨章的時候意味著對他們兩人政治生命的「蓋棺論定」,而今習近平要求把「堅定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明白地寫入黨章,很明顯的用意是,藉此向全黨、全國乃至全世界宣示,他絕不可能像前任的江澤民和胡錦濤那樣接受十年換代的「陳規」制約,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和習近平的「特色思想」一樣,都必須長期堅持不斷發展!

評論說,文革中的毛澤東在林彪死後,要求在黨章中只出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思想,不再要求把他最高領導人的身份用寫入黨章的形式「法定」下來,而今的習近平比當年的毛澤東更過份。事實上,一旦把某個人的「核心地位」在黨章中「法定」下來,就意味著他已經沒有任期的限制了。

2018年,中國全國人大修改了《憲法》,其中包括刪除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連任限制,為習近平的第三個任期進一步鋪平了道路。

「疫情文革」從維穩模式升級為統治模式

今年4月,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因資金危機無法提供取款服務,焦慮的存戶前往省會鄭州維權。很多存戶說,他們的核酸檢測為陰性,但健康碼卻突然被標示成「紅碼」,從而被強制隔離或限制出行。據報道,還有一些停工樓盤的維權業主也遇到類似情況。

這則消息印證了人們此前的擔憂,即中共會通過掌控人們的健康碼來進行維穩和社會控制。這種模式包括兩個層面。首先以防疫為藉口,要求所有人出行都得提供健康碼信息,在交通、購物、飲食、娛樂以及工作場所等所有社會機構設置健康碼檢測系統;其次,中共通過後台隨意改變民眾的健康碼信息。只要中共認為某人有威脅,須將其限制在家中時,只需點擊鼠標,就可達成目標。中共的政治運動和維穩模式,一旦被高科技加持,就會變得非常可怕,這也是這場文革2.0與半個世紀前的文革1.0最大的區別。

回過頭來看,上海封城其實就是中共為控制社會而進行的一場壓力測試,就是以防疫為藉口,將民眾封鎖在家中,通過設置健康碼控制出行,然後測試人們在這種封控模式下的承壓能力和各種反應,從而為中共通過疫情文革模式控制社會提供經驗。

據中國《財新周刊》9月3日報道,今年夏季旅遊旺季,海南、西藏、新疆、青海、雲南等多個旅遊目的地省份相繼實施靜態管理,導致大批遊客滯留。其中海南三亞市8月6日起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目前仍未解除。

隨著中共二十大會期的臨近,各地無論疫情是否嚴重,都紛紛施行封城管控模式。進入8月底9月初,河北、四川、遼寧、廣東等多地管控措施快速升級。8月25日,河北石家莊鹿泉區實施全域靜態管理;8月29日,遼寧大連市宣布嚴控主城區人員流動,為期5天;青海西寧市8月31日宣布,全市居家辦公時間延長至9月5日6時;8月31日,鞍山市岫岩縣實施全域靜態管理;9月1日起,四川成都市全體居民「原則居家」,成為繼上海之後又一座實施全域靜態管理的超兩千萬人口城市;9月2日,廣東深圳市的龍華、羅湖、福田、龍崗、南山、寶安區發布通告,實施全區靜態管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8月20日以來,中國至少有74座城市的3.13億人口被置於全城封控或部份行政區或多個社區的封控之中,其中包括15個省會城市和直轄市天津。

9月5日,四川甘孜州瀘定縣發生規模6.8地震。根據官方消息,截至9月11日,地震已造成93人遇難,然而比天災更讓中國人難以承受的是,當前的疫情文革帶來的人禍。

成都當地居民告訴BBC,儘管9月5日發生的強震已造成至少幾十人死亡,但地震發生時,他們卻被告知要留在室內。試圖逃生的人說,他們發現社區入口因為防疫而被封鎖。在抖音上流傳的影片顯示,驚慌失措的市民被緊鎖在大門內,高喊著要出去。其中一個影片顯示,一名男子一邊咒罵保安,一邊搖晃公寓大門,試圖開門,並喊道:「快點把門打開,地震了!」保安則回應他稱:「已經過去了,地震已經過去了。」

從網絡上流傳的影片發現,大批逃避地震的市民被趕回家中,不許外出。還有影片顯示,前往救災的消防員在進入災區之前,須排隊做核酸。網民質疑防疫封控已經讓基層人員瘋了,無法分辨急難救災該有的輕重緩急。有人嘲諷道:「跟埋在瓦下的災民說:你再堅持一下!救援人員正在做核酸檢測呢!」

成都居民譚作人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地震以後會有餘震,是有一定的危險,地震以後房屋最好是經過檢查,確認沒有危險以後,人才可以重新回去,現在僅僅因為害怕疫情傳染,把人關在封閉地區,這是把人民的性命安全置於危險之中。

大地震發生時,不許人們離開建築物避難,這在人類歷史上大概是第一次,也是這場疫情文革留給世界歷史的又一段可悲的教訓。

有時評人士預測,中共的清零封控模式會一直延續到明年兩會後,待習近平的權力鞏固後,管控政策才會逐漸放鬆。但筆者認為,中國人未來面對的前景不容樂觀,習近平的連任成功,並不意味著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消失;相反,中共的權力鬥爭會更加激烈,原因有三:

一是,習近平的連任在中共體制內未被普遍認同,必然會引發更大的內部矛盾;

二是,習近平打破了鄧小平制定的領導任期制,但習卻沒有毛鄧那樣的威望,無法依靠現有的權力基礎創建新的統治模式,中共內部會陷入更大混亂,黨內反習勢力會層出不窮,這將使習近平未來的執政之路面臨來自朝野更大範圍和更大規模的反抗;

三是習近平連任後在經濟和政治方面會更加集權,與鄧小平制定的簡政放權的政策背道而馳,相當於將中共穩定運行40年的原有政經體制全部打亂重組,這將使中國社會更加動盪。

習近平的未來執政相當於坐在一個隨時可能被引爆的火藥桶上,而習對此心知肚明。為了維護政權穩定,在二十大前通過「疫情文革」形成以「封城」和「掃碼出行」為標誌的社會管控模式,預計將成為未來的新常態,也將是習近平新帝國的基本統治模式。#

(轉載自《新紀元》)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