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這樣做。你不知道中共有多邪惡。」這是美國白宮官員在2019年5月訪問英國時,聲嘶力竭地對英國一項政策進行勸阻。

這名官員是博明(Matthew Pottinger),時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主任。他苦苦阻止英國實施的一項計劃是:允許華為幫助建立英國的下一代5G蜂窩數據網絡。參與會議的英國官員包括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CSC)的行政總裁夏蘭‧馬丁(Ciaran Martin)和副國家安全顧問馬德琳‧亞歷山德里(Madeleine Kay Alessandri)。

《泰晤士報》在2022年8月21日披露了這次會晤的細節。

根據《土耳其新聞通訊社》在2020年1月的報道,在上述會晤中,美國官員告訴英國同僚,允許華為參與在英國建立超高速5G網絡可能會危及兩國之間的情報共享。他們還表示,使用中共技術「簡直是瘋狂」,並向英國官員展示了一份有關使用華為技術可能引發安全威脅的新證據的秘密文件。

然而,英國官員卻不以為然。華為的廉價設備對他們是「致命的誘惑」。馬丁向博明表示,華為在5G網絡上的工作不會損害英國與五眼聯盟、政府系統或核設施的情報共享渠道,因為華為無法訪問這些敏感區域。但是美國人不相信這樣的保證。

勸說無果。有脾氣的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使出了殺手鐧。2020年5月,美國禁止華為在其設備中使用美國製造的晶片。

此刻,英國官員不得不承認,他們再也無法保證華為產品的安全性。兩個月後,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公開場合大轉彎,禁止華為在英國開展業務,並且決定,將花費至少20億英鎊在2027年之前從英國網絡中移除所有華為5G設備。

美國四方游說

美國封殺華為的決心不僅僅體現在游說英國上。2019年,特朗普政府官員告訴波蘭,美國軍隊未來的部署——包括建立一個標有「特朗普堡」的永久基地的前景——可能取決於波蘭是否使用華為建設5G網絡的決定。

2018年,一個美國官員代表團訪問德國。這裏是歐洲大部份大型光纖線路的連接地點,也是華為想要推銷其交換機的地方。美國官員告訴德國同僚,讓北約面臨安全威脅的代價,遠高於使用中國廉價電信設備所帶來的任何經濟利益。

對於同為五眼聯盟成員的加拿大,美國就更加關心了。

後顧之憂解除 加拿大封殺華為

2020年6月,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警告,如果加拿大批准華為參與建設加拿大的5G網絡,美國準備重新評估其與加拿大的情報共享安排。

「我們美國政府已經向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所有朋友和盟友明確表示,如果允許華為進入一個國家的國家安全系統,我們將不得不保護我們的情報共享關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

但是加拿大遲遲下不了決心禁止華為。原因可能跟中共劫持了兩名加拿大人質有關。

2018年12月,加拿大應美國的引渡要求逮捕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中共隨即拘捕了兩名加拿大人,即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企業家邁克爾‧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

不過在2021年9月,美國與孟晚舟達成延期起訴協議,允許她返回中國。中共隨即釋放兩名加拿大人。加拿大的後顧之憂得以解除。

2022年5月,加拿大杜魯多政府宣布,禁止將華為和中興通訊的產品和服務納入加拿大的電信系統。工業部長商鵬飛(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這兩家中國國家級電信公司對加拿大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他說:「已經安裝此設備的供應商將被要求停止使用並將其移除。」

澳洲一馬當先

而五眼聯盟的另一位成員澳洲,則無需美國催促就主動封殺了華為。

2018年8月,澳洲宣布,出於安全考慮,禁止華為在澳洲建設5G網絡。澳洲政府表示,一家「可能受到外國政府法外指示」的公司參與澳洲網絡建設帶來了太大的風險。

華為由前中共解放軍少校任正非於1987年創辦。儘管華為聲稱,它永遠不會將澳洲客戶的數據交給中共間諜機構,但澳洲政府聲明說,沒有任何安全控制措施能夠充份降低風險。

2021年5月,《悉尼晨鋒報》記者彼得‧哈徹(Peter Hartcher)出版了一本名為「紅區」的書,披露澳洲網絡安全專家花了八個月的時間試圖找到一個方法,以便在使用華為設備的情況下仍然保護澳洲的安全。然而,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如果北京下令華為使壞,他們無法阻止澳洲的網絡被關閉。來自情報機構澳洲信號局(ASD)的專家估計,需要大約300項安全措施來防範華為可能的破壞行為。

該書還披露,使用華為設備的危險來自於兩個重大問題。

第一是中共在2017年推出《國家情報法》。該法要求所有中國公司和公民在情報事務上遵守安全機構的規定。中共暗示,收集情報是每個中國公民的義務,就像納稅一樣。

第二個重大問題是,5G作為國家基礎設施網絡的關鍵作用。一位ASD高級官員告訴《紅區》作者,一旦5G網絡受到攻擊,大部份國家基礎設施都將受到攻擊。

「污水泵停止工作。乾淨的水不會來。你可以想像它的社會影響。要麼公共交通網絡不起作用,要麼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不起作用。」

ASD對華為的危險進行了極其詳細的研究,列出了300種風險和可能的緩解措施。這些風險包括:華為對原始碼的完全和唯一訪問權、以及華為對硬件原理圖的完全訪問權。

華為的真正危險

ASD官員認為,華為的真正危險不在於具體某個硬件或軟件,而在於華為對系統設計的了解。一名情報官員說:「如果我想了解如何闖入,我不必闖入。我只看藍圖——我了解軟件,我知道它是如何工作的……這讓我能夠獲得訪問權。」

澳洲對華為的正式禁令是所有國家中的第一個。儘管美國早在2012年就禁止公司使用華為網絡設備,但是直到2019年5月,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才正式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中。一年後,特朗普將該命令延長至2021年。而拜登政府延續了這項制裁。

美國官員意識到,華為威脅的最大源頭來自於中共政府的專制本質,在於中國的獨立企業與政府之間缺乏界線。

「重要的是記住,中國企業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不同於私營企業與西方政府的關係」,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主任威廉‧埃瓦尼納(William R. Evanina)告訴《紐約時報》,「中共2017年生效的《國家情報法》要求中國企業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不管它們在哪裏經營。」#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