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周一引述消息,因應金管局召開大型銀行界峰會及七人欖球賽,政府決定11月是香港與海外通關的「死線」。《香港01》的報道則稱,有政界人士認為,香港政府「半放棄」同大陸通關,但因為要「政治正確」不會講明。

學者鍾劍華分析,此安排除了顧及香港和大陸的經濟,亦關乎二十大後習近平的面子,不需要透過再刻意捍衛動態清零政策去表現。另一學者黃偉國懷疑港府開關後的防疫政策,是否被外國人接受;港府「封區」等防疫措施,在開關後亦恐成國際笑話。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指,時任特首林鄭月娥去年曾表明要先同國內通關,才會考慮與海外通關,認為當時林鄭是為了表示與北京的政策一致,對美國商會、歐盟商會的要求置之不理。「但是她估計錯誤,不知道會糾纏這麼久。」

他批評,當西方社會逐步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政策,經濟及社會生活回復正常時,香港仍然處於一種半封閉狀態,不符合一個國際城市、金融中心的身份。

林鄭月娥估計錯誤 不理外國商會警告

鍾劍華表示,外國商會亦曾警告香港如此做只會撤走投資,但林鄭月娥置之不理,以為在去年底能通關。結果因為大陸疫情反覆,又要堅持動態清零,不斷封城,拖延到現在仍未能通關。

翻查資料直至今年3月,林鄭月娥在回覆國際商務委員會的信件時,稱明白外國商會首要關注恢復對海外及大陸通關,但仍然表示需要時間才能落實與海外正常往來,及無需隔離的海外通關。

鍾劍華批評,林鄭月娥去年以為12月中搞定香港版的健康碼,12月底就可以通關。「連名額都定了,結果有70萬香港人申請了健康碼,但因為國內疫情反覆,結果又成空。政府對於健康碼無以為繼,70萬人白交個人資料,連正式的說法都無給。」

鍾亦在網台節目《珍言真語》分析說,大陸年初開始「封城」而且「沒完沒了」,加上北京堅持「動態清零」、「同懷疑(動態清零論)者堅決鬥爭」,如果真的要先同大陸通關,才同海外通關,「香港就同北京攬住死」。

二十大後不需要刻意捍衛習面子

鍾劍華認為,香港的通關問題拖了大半年,不止香港的經濟,「國內經濟也有更大壓力」,估計北京方面亦都感到痛楚。「外資撤走,香港亦都無辦法好像過往般,扮演白手套角色,對國內亦都不利。」故現時沒有辦法,唯有予香港首先通關,相信是遷就11月兩個大型活動,「希望可以有點聲勢」。

他亦預期,11月中共應該開完二十大,「到時就不需要再刻意去捍衛習近平在動態清零政策上面的堅持,所涉及的面子問題。」

另外,《南華早報》報道,香港可能最早在8月初,推出類似大陸健康碼的「紅黃碼」系統,與「安心出行」掛鈎,以紅碼來識別確診者,黃碼用於海外抵港入境人士,防止確診者和隔離人士進入高風險場所。

同時,亦有消息傳,說政府打算「紅黃碼」同放寬入境酒店檢疫同步推出,即現時入境香港的旅客要隔離7天的規定,考慮放寬為酒店隔離5天、黃碼限制2天的「5加2」,或4天隔離、3天黃碼的「4加3」。

被問到國際上已經放棄防疫限制,上述措施會否引起外國人的反感,又或成為外國人猶豫來港的因素,鍾劍華認為「如果又要繼續搞那些紅綠碼,總有人會介意」,舉例美國最近宣布香港旅遊警告為第四級「切勿前往」,都有提到《港區國安法》及以抗疫剝奪人身自由的問題。「所以如果繼續要搞紅黃綠碼,就算通關、檢疫隔離期間調整,產生的作用也會被局部對沖,效果不會無的,不過會打折扣」,他說。

外國人是否接受隔離及安心出行成疑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表示,不相信大型銀行峰會和七人欖球賽會令外國遊客特地前來香港。「是否他們不需要隔離?如果我來香港看七人欖球賽要隔離,我來幹甚麼?」

他說,現時東南亞國家例如新加坡、泰國入境時,不以曾經接種疫苗與否加以限制,亦不需要隔離,但是香港仍然維持隔離政策,加上香港要求用「安心出行」,更令人難以接受。「難道你叫外國遊客裝安心出行?你侵犯我私隱的,現時新加坡亦不需要裝任何手機軟件監視行蹤,相對而言香港有沒有吸引力?」他質疑將安心出行「中共化」,透過病毒限制人活動的手段,外國人是否接受。

黃偉國懷疑,政府沒有考慮過外國人對這些措施的接受程度,或是刻意避而不提,「因為這屆政府都是『Hea』(隨便)做」。

至於香港一旦與外國通關,萬一出現大爆發會如何?黃偉國認為,要視乎專家顧問團與醫務衛生局局長盧寵茂之間,「會否利用疫情製造社會矛盾、政治矛盾或是一些擾民措施,例如會否封區」。「如果外國遊客來到之後要封區、封酒店,是國際笑話來的。」他繼續批評道,「太多以往特區政府防疫措施的敗政,他不知道有沒有反省,有無知道自己有問題,就貿貿然說要開關。」

港府防疫措施 恐成國際笑話

另一方面,有團體爭取放寬同大陸通關的限制,有意見關注分散於中港兩地家庭的團聚問題,希望當局增加通關名額,酌情處理緊急人士免檢疫通關,及放寬對香港到大陸升學學生的限制等。鍾劍華直言任何放寬都可取,「因為根本無必要這樣封關」。

黃偉國則認為,問題本身在於當局用甚麼機制去處理。「如果中共希望透過疫情進行政治社會控制成為長期國策,(那麼)這些家庭團聚的想法,差不多是癡人說夢話。」黃懷疑,「有配額(通關名額)都可能給中聯辦、中銀,給一些權貴」,不會給一般市民。他認為,特區政府沒有談判的籌碼和本錢,質疑特首李家超在上任之初,特地發相片稱與大陸官員通電話,是「開了什麼會?做了些甚麼事?」@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