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朋友家晚飯,講起這幾年經濟勁差,大家收入都大減,連做善事,整個社會都好似縮晒水。朋友一向樂善好施,但他的仔仔就覺得他似羊牯,經常叫他不要多管閑事,因為金錢損失事少,最怕無端背負別人多生累世的因果,惹禍上身。

朋友笑問:「你們記不記起,多年前有報道在內地,有位女子燒傷,身上只得$500,冇錢做手術呀?」我說:「很久之前的事,依稀記得。怎麼?你上去幫她?」朋友說:「我和太太當年帶了人民幣30,000,去到那間醫院想見她。醫院說不能見病人,但錢可以交醫院。」我問:「你怎樣?」

朋友答:「當年生意不錯,賺錢容易,我心想既然都親身上到嚟,就放低錢交醫院,留低錢及電話號碼,便和太太離開。」我問阿嫂:「你無阻止他嗎?」她說:「錢是他賺的,無權干涉,反正真布施不理假和尚,由他啦。」我問:「最後怎樣?」朋友說:「回到香港,有位女子打電話來,自稱是病人的妹妹,說聲多謝,一切便結束,我也沒有再跟進。」

朋友的仔仔說:「我老竇有點傻,有時做善事從不考慮清楚,如果別人騙你,你真的受騙,是否加深那人的罪孽?」朋友笑說:「當天我上大陸之前,和某君飲茶,提起帶錢上大陸要幫人,你估他有甚麼反應?」我說:「他經常做善事,怎樣?」朋友說:「他立刻起身插進褲袋取銀包,問我要多少,可以即刻去銀行。然後再問,那個人是你甚麼親人或親戚,要親身上去。我說:不是親戚,也不是朋友,只是看報紙才知道。我說完,你估他甚麼反應?」

朋友說:「他便坐下繼續飲茶,顧左右而言他。」朋友的仔仔便說:「所以老竇你沒有他這麼有錢!他做任何善事,都有精密的天地計算,不會隨便做。而我不想你亂做,不是怕你洗晒啲錢,冇錢剩俾我,而是怕你無端孭鑊!」朋友說:「如果做任何善事都思前想後,還會做嗎?不過,阿仔都不是無道理,有次我想幫人,真的有些怪事。」我問:「咁奇?要聽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