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作詞離婚作曲3》的申儒信因剛離婚的前妻再婚而非常氣憤,誓要爭奪13歲女兒智娥的撫養權。他情急之下衝往前妻的家,然後強行收拾女兒的個人物品,企圖使女兒跟隨他。智娥從媽媽口中得知爸爸有外遇,爸爸離棄媽媽和自己。媽媽被爸爸背叛,承受太大打擊,曾一度患上短暫性緘默症。智娥當然同情媽媽,自己也是受害人,同被爸爸背叛。看見媽媽悲痛、憤怒、徬徨及怨恨,她感同身受。

儒信因想挽留心愛的女兒,嘗試跟她解釋離婚是媽媽的主意,他本人是極不想跟她們分開。他知道自己犯錯,並願意改過。但成熟的智娥道出自己感受。當媽媽向她說爸爸婚外情的事,她並未接受事實。直至某天,她在書店內的咖啡室碰見爸爸與另一年輕女子一起遊逛,而智娥正與一位好同學在一起。她尷尬得想找一個洞穴藏身。平時她跟這好同學說爸媽如何恩愛,爸爸如何疼愛她。當刻同學看見的又是另一回事。此外,智娥接受不了爸爸跟另一女子談情。爸爸是屬於她和媽媽,他們是一家人,怎麼爸爸跟另一陌生人一起?爸爸不應是跟媽媽相愛嗎?這幅幸福的家庭景象突然被爸爸粉碎了。她心如刀割,由出生至當刻之前爸爸視她如掌上明珠般愛惜。現在爸爸竟愛上另一女子而遠離她和媽媽,甚至製造千萬謊言來掩飾婚外情。「貪心只會使你失去更多。我們原本一家人幸福快樂地生活,是誰破壞這個家?」智娥向爸爸哭訴。

像上述爸爸硬要跟媽媽賭氣,爭奪子女撫養權,以為令媽媽難過,但最終受苦的是子女。爸爸是精神科醫生,家中形象非常完美,何以竟因媽媽再婚而搶她過來?這不是人性的陰暗面:嫉妒和憤怒,而作出的舉動?爸爸不是真正愛她而挽留她。她只是爸爸向媽媽報復的棋子。正值青春期的子女遇到父母離異情況會更複雜。除了面對自身荷爾蒙變化外,心理上正是建立自我身份認同的階段。當她感到被爸爸拋棄,便會憂鬱及自我貶抑,認為很多方面也技不如人。這種自貶將會延伸至成人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