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協主席陳朗昇將前往英國參與路透社的學人計劃,他在本報節目《珍言真語》分享參與的過程,又談到記協會繼續運作。

他提到去年12月29日立場新聞出事後,心情很差。當時無其他工作安排,自己亦早有此計劃,又考慮到自己的記協主席職務,但覺得自己能夠前往牛津這麼厲害的學府,加上路透社這麼好的傳媒機構作研究計劃,能夠同世界其他地方很辛苦、努力中的新聞工作者交流是很難得的事,所以報名。

他描述這並非「驚天地,泣鬼神」,很隨心準備,自己真心希望進修充實自己。特別是過去幾年在香港採訪的經驗,他有提到申請是希望研究的範疇,是自己「做開的」直播新聞,希望研究直播新聞有無面對法律或道德的風險,例如在2019年的香港,和之後的泰國、緬甸、烏克蘭,當中有無一些意義。

「真心覺得自己食緊人血饅頭」

參與學人計劃需要10年的工作經驗,以往亦有香港傳媒人參與,他們都曾經獲得新聞獎項。陳朗昇亦曾奪得人權新聞獎及中大新聞獎,加上記協主席的身份,他認為各種原因令自己能夠參與,對此感恩。他覺得自己在香港、立場新聞,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認識,亦得到行家支持成為記協主席,成就他今日能夠參與計劃。但是,見到很多前輩、同行在監獄中面對困難,「真心覺得自己食緊人血饅頭」,於心有愧。作為基督徒,他希望自己做的事能夠做好見證,能夠給仍然在努力的人好的影響,希望令香港傳媒更好。

「只要有執委會喺度,記協都會繼續運作」

談到記協主席接手的問題,陳朗昇表示,下個月的會員大會後會有新的執委會和會章修訂的結果,「只要有執委會喺度,記協都會繼續運作」。

提及本屆記協執委會組班困難,陳朗昇認同大家都緊張,要公開擔任記協職務,有人會考慮自己任職的傳媒機構是否喜歡,「已經有好多傳媒機構明確表示唔鍾意啲員工做記協」。以往有批評指,記協的執委來來去去都來自幾間親民主派的傳媒、外媒,無公信力,陳直言「大哥,唔係我去收窄,係好多主流傳媒唔俾人做,要搞清楚原因先得,唔關我事㗎,我梗係想最好有人做文匯大公肯嚟做,但係佢做唔做到?」

學成後「好明確我係會返嚟」

陳朗昇早前表示,半年後學成會返香港,他在節目中重申「好明確我係會返嚟」,因為家人都在香港,亦覺得自己留在香港「幫到手嘅機會大啲」,「除非你話我返嚟我會拉你,我會唔番,我都覺得未必,我自己係想返嚟」。

學者兼傳媒人練乙錚,與其他傳媒文化界中人成立「海外香港傳媒專業人員協會」(傳協),不過又被攻擊由於「香港監察」支持,懷疑違反《國安法》。陳朗昇表示不清楚他們的會章,亦冇參與還有認識的人提及,很難評論;不過《國安法》涵蓋全球,他只能祝福這些前行家與前輩繼續安全,繼續有信心去做自己的事。他坦言,由於自己打算回香港,「你叫我去(傳協活動)講嘢,即係想我死嘅啫!」

至於香港的記者去了哪裏?陳朗昇表示,記者到了世界各地,自己覺得「都好,不如佢哋試吓喺英國、加拿大用做港聞的做港聞都OK,或者歐洲有咩事發生時他們亦能夠涵蓋到,都有好處」,他認為香港記者「又捱得又唔怕死,黐線嘅」。回憶入行不久,遇上世貿部長級會議,南韓農民點着示威道具,但是記者仍然在燒着的道具下拍照,2019年記者還站在衝突的雙方旁邊去拍攝,「你睇吓外國嗰啲,嗰啲騷亂場面冇雷公咁遠,尤其是美國,美國一影親騷亂,企到好遠影」。

香港人憂心不是移民就可處理到 自己寧願留低

英國有調查發現,很多香港人有創傷後遺症,去到英國也不敢談論香港政治,因為很想回香港。他認為就算想去外國的香港人,仍然很掛心香港,仍然希望有機會回香港,當中的憂心不是移民就可以處理到,所以自己寧願留低。

他分享,自己去到每一個地方都會記起幾年前的事,例如行過紅磡站搭火車望到理工大學,旺角亞皆老街的十字路口、金鐘的海富中心麥當勞望到外邊的馬路,都會想起之前的片段,「啲嘢好記得,唔係可以好容易就會忘記」,連帶後續的事,都令自己很上心。@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