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估計,每年有20萬美國人報告有過瀕死體驗(Near-death experiences,簡稱NDEs)。世界各地的研究也表明,瀕死體驗是一種常見的人體體驗。許多文化的民間傳說都記載過這些事件,不同背景的人們在各種各樣的情況下對此作了報道。

無論其背後的解釋是甚麼,瀕死體驗對許多人都有著重大的影響。

根據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the Near-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引用的1992年蓋洛普民意調查(Gallup poll)顯示,截至1992年,有1,300萬美國人,即全美人口的5%,經歷過瀕死體驗。

根據同一民意調查,美國每天有774人經歷瀕死體驗。這意味著自1992年的民意調查以來,可能又有大約600萬美國人經歷過瀕死體驗,使經歷過瀕死體驗的美國人數量從1,300萬增加到1,900萬。

2011年發表在《瀕死研究雜誌》(Journal of Near-Death Studies)上的一項對2000名德國人的調查發現,4%的人經歷過瀕死體驗。

1982年的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發現,在所有差點死亡的美國人中,有15%的人在各種不同的情況下稱自己進入瀕死體驗,大約9%的人稱體驗了典型的靈魂出竅的經歷,11%的人稱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境界,8%的人遇到了靈性的生命,只有1%的人有過負面的經歷。調查結果發表在《不朽的冒險》(Adventures in Immortality)一書中,作者是民意調查員小喬治‧蓋洛普(George Gallup Jr.)和威廉‧普羅克特(William Proctor)。

這本書還披露,在100名瀕死體驗受試者中,宗教信仰和對瀕死體驗的先前知識似乎對進入瀕死體驗的可能性沒有影響。

在《死後生命:證據》(Life After Death: The Evidence)一書中,迪內什‧德索薩(Dinesh D’Souza)指出,在1982年的蓋洛普民意調查中,「瀕臨死亡」(verge of death)和「非尋常經歷「(unusual experience)等術語可能定義的不夠清楚。德索薩稱,「即使如此,對蓋洛普具體問題的答覆表明,數百萬美國人稱至少經歷了一些經典瀕死體驗。」

2005年對美國醫生的一項調查顯示,59%的醫生相信某種形式的來世。德索薩稱,這一比例遠遠高於其它科學界。

澳洲社會學家切麗‧薩瑟蘭(Cherie Sutherland)採訪了50名有瀕死體驗的生存者,發現70%的人將他們的經歷描述為靈性,但沒有人將其描述為宗教層面的。薩瑟蘭特別要求那些經歷過瀕死體驗的受訪者將精神上的變化和宗教信仰的變化區別開來。

維珍尼亞大學醫學博士布魯斯‧格雷森(Bruce Greyson)在一篇題為《瀕死體驗的神秘影響》(The Mystical Impact of Near-Death Experiences)的論文中指出,「例如,在美國和印度的一項跨文化研究中,心理學家卡爾西斯‧奧西斯(Karlsis Osis)和埃倫杜爾‧哈拉爾德森(Erlendur Haraldsson)沒有發現宗教信仰和臨終幻覺之間有任何直接的關係,儘管他們確實發現個人的信仰體系影響了對這種體驗的解釋。」凱文‧林(Kevin Ring)在對102名有瀕死體驗經歷的人的研究中也發現了同樣的現象。

格雷森總結說,「至少,瀕死體驗應該通過引導我們質疑一些關於心靈與大腦的基本假設,思考我們與神的關係,思考關於宇宙和我們在其中的角色,從而促進我們心靈的昇華。」#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