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瑞典轉軚入北約 俄羅斯即刻部署導彈示威

俄羅斯突然在芬蘭邊境部署導彈,外界相信與芬蘭及瑞典有意加入北約有關。根據德國之音報道,俄羅斯在昨晚(12日)就已經在芬蘭邊境部署重型軍事裝備,而根據未經證實的消息,當中更加涉及K-300P導彈系統。

俄羅斯突然有所動作,可能與芬蘭總理近日的言論有關。芬蘭總理馬林早前說,芬蘭要在今年春天決定,到底加不加入北約,還說俄羅斯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鄰居。但是其實,今年1月俄烏戰爭未開打時,馬林仍然堅持說,在她任內芬蘭沒什麼可能會加入北約。芬蘭過往的外交政策都是選擇不與其它國家結盟,一直都是靠自己。反而在以前冷戰時期,芬蘭在重要關頭,會負責與蘇聯談判。這麼久以來,加入北約對芬蘭來說,聽到也會是摇头摆手,而且在去年年底,俄羅斯外交部已經警告,如果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就會有嚴重的政治及軍事後果。但是,俄烏戰爭一開始,這類獨立自主的外交思維就變了啦。

此前,芬蘭廣播公司YLE做了一個民調,當中有53%受訪者支持芬蘭加入北約,反對的有28%。而在瑞典亦都有類似的民調,同樣也是支持加入北約的人多過反對的人。芬蘭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佩蘇(Matti Pesu)說,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轉變,在過去的25年到30年裡面,芬蘭人一直都想與北約保持距離,但是現在看來已經完全改變了。

4月8日,芬蘭總理馬林說,芬蘭議會會在來未來幾個星期討論加入北約的可能性,還說希望可以在夏天之前就談完。而北約說,如果芬蘭與瑞典加入,是非常之歡迎。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瑞典與芬蘭如果決定申請,他們加入會很容易,還說北約與這兩個國家已經合作了很多年,信得過,靠得住。而另一位北約官員亦表示,芬蘭和瑞典已經與北約有超密切的關係,他們的加入對北約來講會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尤其是在情報共享方面。

不少專家都認為,如果芬蘭和瑞典真的要加入北約,會用fastpass加入,不用進行漫長的談判,可能在幾個月內就會現實。俄羅斯到底是靠嚇呢,還是真的胸有成竹,兵分兩路又打烏克蘭,又打芬蘭和瑞典呢?真是無人知道。但是既然現在已經用了一個月時間,都未可以吞佔烏克蘭。如果真是與芬蘭、瑞典開戰的話,相信只會幫它自己的滅亡加速。不過,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呀,而瘋狂的點在於俄羅斯用了一些不應該用的武器。

據報道,俄羅斯在烏克蘭東、南部城市馬里烏波爾出動了化學武器。烏克蘭與英國亦在檢視這件事。英國情報估計,烏克蘭東部的戰況會在未來兩、三個星期加劇。

烏克蘭軍方表示,俄羅斯用遠程方式投射塑膠PTM-1M地雷,這款地雷有計時器,可以自動引爆,被國際禁用。同時,烏克蘭軍方評估,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邊境重組,相信很快就可能攻佔馬里烏波爾。同時,馬里烏波爾據報受到化學武器攻擊,烏克蘭方面估計是用了磷彈。總統澤連斯基強調,會嚴正看待並且促請西方加強制裁俄羅斯。

英國國防部主管武裝部隊的次長哈佩(Heappey)說,一旦證實俄羅斯真的用過化學武器的話,以所有選項去回應都變得可能。北約指,除了戰機和軍隊之外,會提供一切烏克蘭所要的援助。

而在頓涅茨克的親俄分子就否認在馬里烏波爾用了化武。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星期二宇航節當日,到遠東地區與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參觀太空發射場。普京說,俄羅斯在烏克蘭用了最先進的武器,又重申軍事行動的目的是保護俄羅斯,還說一定可以達到崇高的目標。

疫情中上海回到石器時代

中國大陸的國際金融中心上海有2,500萬人口,因為中共突然採取嚴格的防疫管制,現在搞得當地市民連基本生活都叫苦連天,「以物易物」模式的經濟,變成了上海市民當前的日常生活。

最近一篇文章《我在上海以物易物:一樽可樂換萬物,蔥姜蒜變成硬通貨》就在大陸廣傳。文章裡面講解了目前上海「以物易物」的情況。例如,用牛肉餅換米麵油,半支Rum酒換4個蛋撻,用一支老抽和5隻雞蛋換一小塊肉。最神奇的是,青椒、蔥、薑、蒜這類用來吊味的香料,就變成強勢貨幣。作者感嘆說,誰能想像到,現在上海的年輕人要「以物易物」過日子,還說經歷了這幾天,大家唯一可以信得過的東西,就是雪櫃裡面的菜、肉、生果和奶。

不僅如此,女士用的衛生巾、BB尿片、奶粉等等,都是上海人目前「以物易物」的搶手貨。有位姓張的上海居民在Wechat發文說,想用10隻蛋換一點生果,他的鄰區就拿了一些蘋果與他交換。大家擺在門口,自己拿自己那一份這樣處理,真的有點像以前的部落生活。一名在上海工作的台灣人更對TVBS說,現在錢就沒有用啦,可樂、蔥、蒜頭、咖啡、辣椒變成了高級貨幣,「現在我有10粒蒜頭,下樓做核酸檢測都覺得自己比別高級呢」。

除了「以物易物」,上海政府還搞了一個廚藝大賽網絡投票,叫大家分享當前上海人吃到的美食。猜都猜不到,得票第一名竟然是吃了兩口的饅頭。得票票數怎樣都應該高過李家超,還多過習近平當選的票數,有14.4萬票,得票率有差不多九成半。最後,這個比賽就取消了啦,大陸網友就即刻恥笑當局玩不起啦。

不僅基層市民要面對沒有食物的問題,有錢人也是一樣。上海風險投資家、今日資本集團的創辦人徐新,也要在微信群組找幫手找人幫她買麵包和牛奶。將上海搞得這麼亂,連海外時評人顏純鉤都在Facebook說,世上只有中共的天下才會有如此荒謬的現象。而上海人的苦難還沒有到盡頭,暴力「清零」無底線,最後會不會導致流血收場,只能拭目以待。中共搞防疫,搞到將一個金融中心變回原始部落真是有一手,復古這種事,我們懂什麼呢。

教育局借課外活動谷針

中小學及幼稚園本月19號就會慢慢復課,政府要求師生,在每日上學之前都要做一次快測,而且打齊針的學生才可以參與課外活動。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昨日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中說,做快速檢測對於一般家庭的經濟負擔「不會構成好大問題」。她說,希望先幫助有需要的家庭,所以暫時不會向全港學生派發快速檢測包。而學校亦有酌情權,在預算範圍內,派快速檢測包給有需要的學生。

同時,沒有打齊兩針的學生就不可以參加下半日的興趣班、校隊訓練等這些非學術活動,星期六、日的非正規課堂時間也算在內。蔡若蓮更反問,如果同學這麼想參與課外活動,自己身體又可以打針,為什麼不打針?看來,小朋友打疫苗的數字不是太好看,所以搞得蔡若蓮要想辦法跑數。

新界校長會副主席、鳳溪第一小學校長朱偉林就在同一個節目說,希望政府向所有學生都免費提供快測套裝,又建議當局對已經打齊兩針的學生,讓他們隔日做快測,甚至每星期做兩次快測。朱校長又說,學校對於學生到底有沒有做快測是持信任態度,亦會教育家長及學生在每日上堂之前進行快測,同時要拍照,寫下當日日期及時間在結果上面來做紀錄。而學校亦會按指引要求,叫班主任每日抽幾個學生的紀錄看一下,是否真的有做快測。但是同時也要考慮一下到底會不會影響到教育方面的工作。

如果學生不記得做快測,到了學校才做檢測又可不可以呢?朱偉林說,學校環境不太適宜做大型檢測,所以如果學生沒做快測,學校會打電告訴家長,安排他們接走學生或者要求家長送快測包到學校為子女快測。如果到時侯證明是陰性就可以上課。如果家長沒有空,不能接子女回家,學校就會安排這類同學到休息室。總之不可以讓他們進入教室。

教育局這個政策惹來民主黨的批評,民主黨教育政策發言人朱子洛說,在實際操作層面上,政府應該支援所有學生,為他們提供快測包,同時如果以學生有沒有進行快測去決定學生能不能進入校園,對校方來講是一個困擾。而校方在人手安排及檢查的流程上面,也是一種挑戰。

民主黨青年政策發言人陳堡明說,沒有打齊疫苗的小學生不可以參與非學術活動,很容易令小朋友覺得自己被孤立、被排斥,對小朋友的身心發展帶來極壞的影響。而且這兩年來,斷斷續續停課,小朋友本身的社交能力已經比較弱,教育局這樣做,只會令學童的全人發展雪上加霜。陳堡明亦指出,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28條中講明,兒童應該享有在機會均等的基礎上面,去接受教育的權利。陳堡明認為,政府應該採取一切適當措施,來確保學校的政策符合兒童人格和尊嚴,就算在疫情期間,教育局也應該盡力保障學生平等學習的機會,包括參與體育、音樂活動,不能輕易放棄,學生基本課堂以外的多元發展。

區家麟被捕事件 無國界記者關注本港13名被拘媒體人

傳媒人區家麟早前被香港警方國安處以「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拘捕之後,獲得保釋。「無國界記者」昨日要求港府停止以司法騷擾記者,並且釋放仍被拘捕的13名記者及相關人士。

「無國界記者」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表示,在「立場新聞」被迫結業兩個月之後,香港政府已經拘捕及扣押了3名「立場新聞」的記者。他說,這顯示出香港政府決定終止香港的新聞自由。艾瑋昂希望國際社會對北京施壓,爭取釋放區家麟及其他因為捍衛新聞自由而被扣押的人。「無國界記者」亦指出,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政府令《蘋果日報》結業,同時起訴至少20名記者及相關人士,目前還有13人被政府拘押。「無國界記者」指,香港在過去曾經是新聞自由的堡壘,但是近年在「新聞自由指數」排行榜當中的排名大跌,2014年排第61,2020年及2021年跌至只有第80名。

區家麟這單案件,被指可能與他在「立場新聞」發表的評論有關,而香港警方國安處自去年年底已經以「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拘捕了不少「立場新聞」高層,包括前總編輯鍾沛權、署任總編輯林紹桐、前董事周達智,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前扶貧委員會成員方敏生,還有歌手何韻詩。言論自由從來都不是唾手可得的東西,要捍衛就要繼續報道真相,我們作為其中一間傳媒,也希望各位行家平平安安,希望香港人可以一齊守護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