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份以來,面對Covid-19的Omicron變種,國際社會普遍採取了開放的措施,選擇與病毒「共存」。這一方面是因為國際科研界和醫學界普遍發現,Omicron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大號流感,絕大多數感染者都是無症狀的,且致死率較低;另一方面是因為國際社會大多意識到,「封城」的做法不但影響經濟,而且對於「防疫」收效甚微。

然而,與國際社會的主流防疫措施大相逕庭的是,中共在「冬奧」和「兩會」作完秀後,在大陸多地搞起了新一輪的「封城」。3月下旬,上海已經進入半封鎖狀態;4月1日,上海突然無預警進入全城封城,美其名曰「全域靜態管理」。

封城後的上海疫情持續失控,醫療體系崩潰,全城一片混亂。中共衛健委4月4日表示,全國各地數萬醫務人員馳援上海。與此同時,全國多地大量武警、特警都趕往上海進行「維穩」。如今的上海正處於類似被軍管的狀態,彷彿當年的武漢再現。

中共看似已經不在意國際社會視其為反科學的異類,為保政權就是要「政治壓倒一切」。當中共口口聲聲喊著「為了百姓」不惜一切代價的時候,百姓再一次成為了被犧牲的「代價」——疫情的次生災害已經遠遠超過了疫情本身,成為了主要災害。「次生災害太嚴重了」,一位上海男子在3月29日致電上海疾控中心時如此抱怨道。

4月4日,香港媒體「端傳媒」發表題為「上海一線抗疫醫生:因封控去世的患者可能比病毒致死的更多,已是醫生共識」的文章,揭示了上海防疫的次生災害之嚴重。文中報道了一位接受採訪的上海浦東一線抗疫醫生透露:醫療全部停擺,生了病去找誰?因為疫情耽誤的非病毒致死人數到底有多少,不好統計,也不好說。東方醫院就有醫療系統的員工哮喘死在半道上,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啊。

這位一線醫生提到的因哮喘而死的員工,就是東方醫院的護士周盛妮女士。3月23日晚間,周女士突發哮喘,本能地就近前往自己單位東方醫院南院急診救助,她本「以為是本院職工可以進去」,但還是被中共的「政治防疫」擋在門外,最終因延誤治療而死亡,年僅49歲。

3月28日,從美國矽谷海歸的清華才女李昶因「護理人員被隔離」而得不到照顧,沒人幫她吸痰,在上海一家康復醫院不幸去世,也是年僅49歲。在此前一天,李昶的丈夫要求和妻子一起隔離,但不被允許,還被中共警察以所謂「破壞抗疫」的理由抓走。

李昶被中共的「政治防疫」奪走生命後,她的家屬連屍體都沒見著,只接到了一個「死亡並已經火化」的通知。李昶不幸去世的消息傳出後,她的不少同窗好友都感到驚愕、悲痛,紛紛在社媒中發聲悼念。有的直呼「太可惜了」,有的說「但願天堂沒有疫情,不需要隔離」。

4月4日,畢業於人大新聞系的獨立撰稿人徐荔媛發文表示:「過去兩年,中國大陸的新增新冠死亡,是一個巨大的零。然而,這個0的背後,湮滅了無數個1。曾經的清華學霸李昶就是這個1。而這個1,遠不止她一個。」

3月30日,一位上海民眾在微博上曝光了他的父親死於中共「政治防疫」的經歷。他的父親名叫沈瑞根,是一位退伍軍人,家住浦東新區北蔡鎮。沈瑞根老人在隔離期間55個小時未做腎透析,導致心肌衰竭而死亡。他的兒子控訴說,想不到他的父親沒死於病毒,卻死於「疫情封控管理處置不當」。

除了因得不到及時救治而死的悲慘案例外,還有大批的幼兒和老人也成為了中共「政治防疫」的受害者。

4月1日,有上海家長在網絡上發布了影片和圖片,曝光被集中隔離的二百多名幼兒得不到良好照顧,有些孩子屁股都爛了,許多幼兒的嗓子都哭啞了,一個出生不久的嬰兒幾乎被床單蓋住了臉,一些兒童病床上擠了多個幼兒……

由於中共強行將病毒檢測呈陽性的嬰幼兒與父母分開隔離,這種滅絕人性的殘暴做法激起了上海眾多孩子家長的憤怒,同時也引發了多個駐上海的外國使領館的擔憂。

截止目前,包括歐盟、挪威、瑞士、澳洲、紐西蘭等在內的超過30個國家的外交官致函中共外交部和上海市外辦,敦促中共勿採取這種非人性的隔離方式。

4月2日,大陸媒體財新網發表題為「新冠侵襲東海養老院」的報道,揭露出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發生大規模感染,醫護和護工被轉移隔離。一些老人無人照顧,挨餓,屎尿都乾身上,每天都有老人去世,死後黃袋子一套寫上名字就拉走了。

此外,在長時間封鎖下,上海菜價飆漲,被封控小區的居民紛紛抱怨沒有菜吃,民不聊生。上海居民李靜告訴《大紀元》,現在到處超市貨架上都是空的,「菜價甚麼都瘋漲,菜價真的是變成天價了。我們家庭真的是沒辦法承受的,根本是天價。」

近日,有多起穿著防護衣的「大白」對上海民眾拳打腳踢的畫面流出。一段影片顯示,上海松江區聯陽小區外,8個「大白」圍著一名年輕人毆打。另外一段影片顯示,松江區車墩鎮,身著防護服的「大白」使勁地打人、踹人。種種暴力場面猶如文革再現。

上海的程先生向《大紀元》表示,不要認為文革已經遠離,實際上它只是換個不同的話題,現在還在發生。他說中共「用的不是醫學、科學的手段,用的都是行政防疫。就像是對待文革的四類分子一樣」。

不難看出,在這次上海疫情當中,次生災害已經成為主要災害,中共文革式的「政治防疫」帶給人們的傷害已經遠遠超過了病毒本身。這不能不說「苛政猛於毒病」。

可以想見,在不久的將來某一天,中共會自豪地宣布,在它的英明領導下,上海抗「疫」走向勝利,上海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了「社會面清零」,而身心被摧殘的民眾的苦難會在中共的喉舌媒體上被「清零」。

從兩年前的武漢,到去年的西安,人們不難看到,再大的喪事都會被中共辦成盛大的喜事,活著的人仍然會被要求給黨歌功頌德。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中共暴政一天不亡,中國民眾的苦難就一天不會結束。#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