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會後,一直被掩蓋的疫情在各地如井噴般爆發。在中共最高層「動態清零」的指示下,各地的封控措施與過去武漢、西安的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強制核酸檢測、強制隔離、封小區、封城、封省,一有點風吹草動,就全面封鎖,甚至讓城市停擺,根本不顧民生。一再的封控、解封,再封控,讓社會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最近很多人在朋友圈轉發的影片中,有一個男子在被封的小區內哭訴:「我要養家餬口啊……不如今天就讓我死了吧……我沒有危害社會啊……。」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哪有人會不顧一切在大庭廣眾下這般失態?

還有一個去年底的影片。在黑龍江哈爾濱的一家飯店內,因為疫情沒有生意,夫妻兩個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抱在一起大哭起來。而不久前,媒體報道,在內蒙古呼和浩特,一個小伙花了4個月裝修店面,結果開業遇上疫情,一時間崩潰大哭:還不上信用卡和按揭……真的要撐不住了。想必有很多從業者感同身受:每天睜開眼睛就是要花錢,因為房租、人工、原材料都要錢,可是沒有收入怎麼辦?而當局又不給補貼。

同樣讓人心酸的是,因為洪水和疫情沒了收入的人們,因為還不起貸款,房屋被法拍。去年媒體曾報道一對在鄭州打拚的夫妻就是如此。丈夫來自平頂山,在一家飯店做廚師,妻子來自周口,打零工。他們靠自己的努力貸款買了房子,付了首付之後,每個月夫妻兩個拼盡全力賺的錢剛好夠還按揭和生活的。然而,隨著妻子的懷孕、丈夫供職的飯店在疫情來臨後倒閉,丈夫拚命掙錢,去當裝卸工,做代駕,但從8月份開始,他的按揭還是斷供了,面對著銀行的催繳通知,男人哭了。

今年1月初,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的韓復齡教授在微博上發了這麼一段話:「2022年剛開年,四大行已經起訴20萬斷供業主。」20萬人斷供,意味著20萬個家庭陷入困境,背後是近百萬人的生計受到影響。而這樣的故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對於很多中國人而言,活著真的太不容易了,活著太難了,而他們僅僅希望可以養家餬口。

面對如此艱難的困境,有的人流著淚選擇艱難前行,咬著牙苦苦熬著;有的人實在撐不下去了,選擇與這個世界告別。去年轟動網絡的河南鄭州42歲的飯店老闆古新格就是走了不歸路。三年前,他滿懷希望借錢開了這家飯店,先是修路堵了門,2020年疫情來了,不得不關門幾個月,重開之後勉強維持生計。2021年7月鄭州暴雨,路口沖塌出現大塌方,生意受到嚴重影響。剛緩過氣來,8月疫情襲來,生意再次陷入困境。沒辦法,花光了積蓄,還欠了外債的他選擇了燒炭自盡。

還有去年11月,鄭州一個傢俱公司老闆在店內自殺,十萬多的勞務費和工資沒有人結。一名工人因拿不到工資,急得大哭,「我們怎麼辦?我們也跟著他死?」「我們也很難,孩子上學,還著按揭,壓力已經夠大了,回家都沒法面對親人。」

極端的防疫不僅讓許多普通人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更為可怕的是,疫情下有多少病人無辜地死去,有多少疾病被耽擱?曝出來的有西安孕婦被醫院拒收導致流產,8個月的嬰兒胎死腹中;突發心臟病的父親和30多歲男子被醫院拒收而死亡;長春女童在等待核酸檢測結果時因喉炎延誤治療而死……那麼,沒曝出來的呢?

有網友曾一針見血地質問道:「中國在這一年裏有多少人死於封城?有多少人死在了隔離點?有多少死於慢性病被中斷醫治?有多少死於心梗和卒中而無法進入醫院?有多少人死於無法產檢?有多少人死於沒有退燒藥?有多少人死於流感?有多少人死於因『不可抗力』而失業破產的絕望?但它們無比驕傲自豪地大聲向世界宣稱:死於新冠的人共計為0。」

在民眾不堪重負、極度憤怒的同時,各級地方政府同樣不堪重負,而且在經濟上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剛剛網上有一個帖子寫道:「深圳停擺一星期,找到了643個陽性病例,無症狀135個,輕症463個,普通型45個,重症0個,死亡0個。平均一個病例成本接近一個億,間接損失與間接成本難以估計。」深圳如此,其它地方也差不多。

如果說地方政府官員是為了保住頭頂的烏紗帽而在疫情來臨時,不惜一切代價封控,那麼中南海高層為何要繼續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呢?眾所周知,「動態清零」政策來自於最高層的決定。3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的關於分析疫情的會議上,習近平講話還是堅持「動態清零,儘快遏制疫情擴散蔓延勢頭」。在那麼多人打了疫苗,批准進口藥入境,且本輪染疫者以輕症為主的情況下,這樣的堅持著實蹊蹺和有些讓人費解。

根據中共衛健委的數據,截至2022年3月22日,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323,460.1萬劑次,也就是說,至少11億人都打了兩到三針。雖然中共當局說的疫苗防感染、防傳播已被打臉,但按照其狡辯,仍可防重症,防死亡,那又有甚麼擔心的呢?而且,當局近日也發布信息稱,從本輪病情來看,以輕型和無症狀感染者為主,佔比達到了95%以上。既然如此,像歐美那樣放開,又有何不可呢?至少經濟、民生可以得到緩解。

況且,衛健委業已批准了美國輝瑞公司生產的口服藥Paxlovid和中國藥企騰盛博藥開發的單克隆抗體安巴韋單抗/羅米司韋單抗注射液,作為抗病毒療法。按照輝瑞公司的說法,這種口服藥可降低89%的重症或者死亡風險,輕症病人在家療養時可自行口服用藥。有這樣的解藥做保障,中共當局就更不用擔心了。

然而,即使如此,中共當局仍繼續堅持動態清零,是為了維持面子,還是另有原因?

3月22日,中共環球網刊載了一篇題為「躺平之後,中國的代價有多大」的文章,文章依據與歐美的感染數據和香港0.6%的死亡數據,推斷如果放任Omicron在全國流行,按照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14.1億),按照10%感染率:全國新冠確診病例數將達到1億4千萬人,死亡人數將達到84.6萬人。按照30%感染率:確診病例數將達到4億6百萬人,死亡病例數將達到251.72萬人。

那麼,一方面這恰恰說明中共當局對疫苗和解藥是沒甚麼信心的,另一方面,如此簡單推理還是有漏洞。以本輪疫情最嚴重的吉林省為例,截至22日,吉林省累計報告新冠病毒感染者近2.5萬人,這還是在嚴格封控的情況下感染的。如果按照本文的推法,即按照香港0.6%的死亡數據,應該有150人的死亡,但截至目前,吉林只報告了兩例。這意味著或者吉林官方在撒謊,或者這樣的推理並不合理,而只是為當局繼續清零找藉口。

或許一個可能的原因還是為了不惜一切代價保中南海吧。通過這種極端方式封控疫情,就可以減少領導人們感染的機率。只是面對來無蹤去無影的病毒,這大概只是一廂情願,當年SARS該攻陷中共高官不還是攻陷了嗎?而這樣的狀況繼續下去,飽受封控之苦、生存艱難的老百姓,在被逼到無可失去的情況下,又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呢?#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