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烈大夫:中醫看群體免疫  最可怕是恐懼。(大紀元製圖)
【珍言真語】烈大夫:中醫看群體免疫 最可怕是恐懼。(大紀元製圖)

周一3月21日疫情記者會上,林鄭宣布暫緩全民檢測,將現有社交距離措施維持到4月20日。中醫師烈大夫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表示,任何病毒大流行終將消退與人共存,如今人類對於Omicron到了群體免疫階段,病毒殺傷力也降低了許多,防疫政策應慢慢放鬆。

病毒興起後必消退共存 收緊防疫已時移勢易

烈大夫從中醫角度強調,病毒最恐懼的是「你自己心性上秉承的正氣。」「好像很玄妙和虛幻,但實際上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是金科玉律,是真正的。」

他表示,歷史上每一個生命體或病毒,都有其「成、住、壞、空」的演化軌跡,即從誕生、發展到最後階段。「病毒本身在個人機體上的轉化,到最後它都會慢慢地減弱,到和病毒感染的宿主(人體)共存的階段。」

烈大夫以一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行為例說,當年的流感導致了上千萬人病逝,不過病毒爆在發後三、四年,就轉化成了一種普通病毒。「慢慢的使人類的免疫力開始適應了,然後就去到了一個平台期;然後慢慢的回落,病毒的殺傷力和傳染性就開始逐步下降。」「現代生物學和病毒學可以尋找到,西班牙流感病毒的源祖病毒株,其實是類似現在我們這幾十年、一百多年流行在人類社區的流感病毒。」

「正如當年西班牙流感那樣,無論利用任何隔離、封鎖政策,人類都是最終有一天要適應這個病毒。」他認為,Omicron變異株已經過了兩年多,重症率和死亡率已經陸續下降,世界大部分地區也到了群體免疫的階段。

在這樣的情況下,烈大夫認為,最初以收緊防控為首要已經「時移勢易」,應慢慢放鬆政策以降低醫療負荷和恢復經濟。「現在這一刻,其實我們都是需要以一個群體免疫力、俗稱共存的方法,去使得人類的免疫系統對於這一類疾病及感染,產生一個快速而有效的免疫機制。」

連花清瘟膠囊屬寒性藥 適用外感熱症

疫情和政府防疫朝令夕改,令市民紛紛搶購藥品。有大陸專家稱治療新冠肺炎有效的連花清瘟膠囊,卻被瑞典、新加坡等國專家和政府認定無效。

烈大夫表示,連花清瘟膠囊是OEM委託加工的中成藥制劑,但並非中國傳統古方藥物,而是2003年沙士期間應對冠狀病毒、新型流感而研發的。其方劑君藥(主要)有6種:金銀花、連翹、板藍根、魚腥草、貫眾和石膏。

「中醫我們叫作『君、臣、佐、使』,就是一個藥物的構成包括4個範疇。君藥就好像皇帝,它的比例、成份和起效的作用是最高的。」他指,連花清瘟膠囊的君藥全部是涼藥,針對的是一些外感熱症,如病人畏寒發熱、發冷發燒,全身骨痛,「要確定感染的病邪是來自於熱源,而並非寒邪來的。」

「紅景天、藿香、炙麻黃、甘草和杏仁,這幾種就是臣藥。臣就是臣子的意思,它是用來輔助剛剛一派寒涼的君藥,藥性就改成偏中立和溫和。」「佐使藥就是再輔助臣藥的,有大黃和薄荷。」

烈大夫指,即便臣藥和佐使藥中有一部份屬溫性,在宏觀層面看,連花清瘟膠囊近80%的藥物構成仍然都是寒涼藥,因此不足以彌補君藥的寒涼性質。

Omicron熱症轉寒症快 連花清瘟只在早期有效

「風、寒、暑、濕、燥、火,這6種病邪的感染源頭,連花清瘟的君藥其實只是集中在對火邪和熱邪。」而剛好相反的現象是,「目前無論在香港或全世界流行的Omicron徵狀,寒症反而會比熱症更重。其次,熱症轉寒症的時間,其實大概在第2至第3日已經明顯出現;然後去到中後期,就會出現一些氣滯和脾胃減弱的徵狀;到後期會出現一些氣滯血瘀的徵狀。」

根據Omicron在人體不同時期的症狀,烈大夫相信,連花清瘟膠囊可能只在感染病毒的最早一、兩日有點效,然後就變得不適用了。「去到第三、四日,病毒進到身體裏面,病情會有個變症(變寒),會根據不同人的體質而轉變。」再到中後期「甚至可能有相反的效益」,「因為脾胃功能減低、氣滯、血瘀、痰阻的情況就會陸續出現。所以這個藥方,並不能在整個Omicron感染的過程中全力使用。」

「任何藥物是不能亂吃的。」烈大夫強調,應用錯誤的藥物往往會導致很多不同的問題,相比西藥中成藥同樣可以有很高的藥性,香港已有Omicron陽性者服用了連花清瘟膠囊和必理痛,出現了肝臟功能衰竭的狀況。

「中醫叫辨症論治,是需要秉承著病人的體質,以鑒定那個病人本身的底子如何,而適合應用的。而連花清瘟膠囊在我自己的角度看,這個藥方絕對不會適合大部份中Omicron的人使用,它只是適應最初階段那個小毛病。」@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