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說,一周多前,在每日奧運簡報會上,外國記者提出的問題都會涉及中共的敏感問題。但自從俄羅斯少女興奮劑案出來後,記者關注的都是這一事件,從而把中共官員想要避免回答的棘手問題推到一邊。

報道說,北京奧運會一開始的簡報會上,外國記者會問些有關彭帥事件、新疆人權問題、「閉環系統」的抗疫效率等令中共想要避開的問題。但這些天來,圍繞俄羅斯花樣滑冰運動員瓦莉娃(Kamila Valieva)所展開的興奮劑事件改變了一切,記者在簡報會上問的都是關於體育禁藥醜聞和以俄羅斯為中心的禁藥醜聞,而不是其它話題,從而將中共官員想要避免回答的棘手話題推到一邊。

美聯社援引奧林匹克歷史學家大衛‧沃勒欽斯基(David Wallechinsky)在一封電子郵件中發表的言論說:瓦莉娃(禁藥)醜聞讓中國(中共)政府獲益。

沃勒欽斯基一直對中國(中共)政府持批評態度,並選擇遠離北京奧運會,這是他自1988年以來首次缺席奧運會。

「這讓他們(中共官員)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不必再回答有關人權的問題。」沃勒欽斯基打趣道。

現在的焦點都在15歲的瓦莉娃身上,並且將一直持續到她在本周四參加的長曲項目(比賽),她有望贏得金牌。但由於捲入了禁藥醜聞,因此被禁止參加任何頒獎儀式。

外媒原本關注彭帥、新疆問題和中共防疫效率

曾經是女網雙打世界第一的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去年11月在微博上對中共前總理張高麗提出性侵指控後,她的指控被立即從互聯網上刪除,使中國記者無法接觸到這個話題。

北京冬奧組委副主席楊樹安在一次簡報中被問及彭帥事件時,差點沒把她的名字說出來。當然,說出來會承認中共官員知道彭帥事件。

新疆問題也是外媒本次奧運關注的焦點之一。美國和其它國家已經將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實施的迫害定為種族滅絕,從而以外交抵制冬奧會的方式來表示對中共人權的不滿。北京則稱這是「世紀謊言」。而中國記者和國際奧委會一直避免觸及這一話題。

隨著奧運會的開幕,關於彭帥和維吾爾人的令人不安的問題不斷湧現。外媒對COVID-19問題以及對中共的「奧運泡泡」的批評也很關注。奧運泡泡將記者和運動員與2000萬北京居民完全分開。

美聯社說,如果運動員的言論激怒了中共威權政府的官員,他們的安全風險就會一直存在。

瓦莉娃事件成奧運簡報會主導話題 被指轉移注意力

瓦莉娃在去年12月25日由俄羅斯當局採集的尿液樣本中,驗出對遭禁止的心絞痛治療藥物曲美他秦(trimetazidine)呈陽性反應,但藥檢結果一直到2月8日才公布,而此時她已經在2月7日參加了北京冬奧會花滑團體賽比賽,並幫助俄羅斯奪得了冠軍,而隨後該項目的頒獎儀式在非常緊急的通知之下被延期。

2月9日,國際奧委會發言人馬克‧亞當斯(Mark Adams)說:「今天突然出現了需要法律諮詢的情況。」「因為這涉及到法律問題,現階段我不能談論太多。」

外國記者在簡報會上就這些細節向亞當斯提問了好幾天;而來自中共國家控制的媒體的問題繼續集中在徵求對奧運場地的好評,對中方高效組織賽事的讚揚,以及對冰墩墩熊貓吉祥物供應不足的嘆息。

外國記者繼續向亞當斯追問正在展開的謎團時,亞當斯說:「我不能給你任何更多的細節。」他連續幾天以不同的形式重複這句話,「我擔心,如你所知,法律問題有時會拖延下去。」

就這樣,瓦莉娃事件在幾天的新聞會上成了主導話題。本周一(2月14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裁定,允許瓦莉娃繼續參加北京冬奧會。每個人都在關注瓦莉娃以及她所代表的俄羅斯,而不是中國(中共)。

佐治亞州立大學中國問題專家瑪麗亞‧雷普尼科娃(Maria Repnikova)認為,對北京來說,這很可能是一個受歡迎的舉動,可以轉移對奧運會和中國(中共)批評的注意力。

「由於奧運會往往為國際社會提供了調查和廣泛報主辦國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發生(興奮劑)醜聞,將注意力從中國(人權問題)轉移開,這對中國(中共)當局有利。」雷普尼科娃在給美聯社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

美聯社認為,在本周日奧運會結束之前,瓦莉娃事件肯定會在奧運簡報會上佔主導地位,幾乎沒有留下其它話題的空間。#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