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朋友幫忙買到《時代革命》入場券(一票難求),又有朋友接送,終於去看了周冠威導演的專題片《時代革命》。因為種種不方便,事前曾猶豫過,結果看時百感交集,回來後心情起伏,仍舊經歷了一番香港人獨有的內心衝擊。

反送中的經歷,我們大多在網上和新聞片裏看過,但大銀幕上呈現的那些悲壯場面,卻比想像中震撼很多。電影以鏡頭敘事,有強烈的現場感,全景鏡頭氣派壯闊,特寫鏡頭細膩動人,有全局的推進,也有個別人物的穿插,再加上點到即止的配樂﹑現場錄音﹑恰到好處的剪接,整部片一氣呵成,有條不紊,是一部難得一見的優秀紀錄片。

歷史是什麼?歷史是無數現場的連接。所有歷史事件的起承轉合,都有自己的脈絡和邏輯,而再精妙的文字,也比不上用鏡頭留下來的歷史足印,更清晰更生動,更有震撼力。

朋友對那組高空俯拍的撤退鏡頭印象深刻,我深有同感。無人機的鏡頭下,警察在後追逐,人群從密集處散開,鏡頭一路推進,人群像水一樣四下流逸,正是非常具象的「be water」的生動寫照。反送中運動中俯拍鏡頭常見,但沒有比這組鏡頭更足以描述這場運動的表現形式的了。

影片雖屬紀錄片,呈現散點式的透視,但中間串連起來的幾個富代表性的人物,還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立場姐姐何桂藍、守護孩子的陳伯﹑在警察與抗爭者中間作緩衝調停的社工﹑831當晚為進地鐵站救人而跪地痛哭的救護員﹑在抗爭歲月中為年輕人提供生活與精神慰藉的「爸媽」等等,都是活生生的,用一腔熱血「薦」香港的平凡志士。

看到立場姐姐何桂藍(她現在已在港共的牢裡),我又想起七一當日。我本是無可救藥的「和理非」,當年輕人開始撞擊立法會玻璃門時,我心想壞了,運動走偏了,此後抗爭者無可避免會分裂,而得益者便是中共和林鄭政府。

一天忐忑,直到夜深,那時何桂藍在立法會為我們現場採訪到一位沒有人知道的小妹妹。小妹妹奮不顧身進去勸執意留守的四位志士離開,她哽咽的話音,匆匆不回頭的身影,當下把我震住了:這是什麼樣的孩子啊!沒有人教她要這樣做,一個柔弱的幾乎像是未成年的小女孩,將自身危險置諸腦後,就為了與自己素不相識的一班手足同上同下,她把香港年輕人的那種慷慨激昂的內心世界充份展示出來。

這就是我們的初衷,這就是為什麼有數百萬香港人投入這場注定不會成功的抗爭。當下我整個人被震醒了,我即時明白年輕人的心態,就像梁繼平說的:我們回不去了!不論是和理非,還是這些在前線搏命的年輕人,我們都面臨一個關頭:往後退,我們什麼都沒有了,往前走,還有一息尚存的希望。

記得當晚即刻寫了一篇文章,投給蘋果日報論壇版,我跟年輕人說,你們沒有錯,你們的正當訴求被當政者漠視,你們憤怒了,以某種形式渲洩自己,這是可以理解的。至於遭受破壞的設施,納稅人會花錢修復他們。

具體文字已經記不起了,也懶得去查,自此以後,我與眾多「和理非」們一樣,習慣了年輕人的「勇武」,我們也是被逼出來的,我們不能上前線「勇武」,但至少我們站在他們身後,我們理解他們。

影片分九個段落全面描述整場運動,中間很多感人的細節,沒有故意渲染街面的衝突氣氛,只是有很多細部見到警察用殘忍的手段冷血地暴打年輕人。一個警察用全身力氣大力踩到一個倒地的年輕人頸上,我擔心那個無名孩子的脖頸當下就斷了。理大之役,很多年輕人從下水道逃走,因路線曲折,水深黑暗,有人可能因迷路而葬身污水,這些無名烈士,我們將用什麼形式來紀念他們?

大部份警察都帶了頭盔,也有少數面目很清楚,我們應該發誓,有一天我們會把他們一個個找出來,不管他年紀多大,後來經歷了什麼,我們都要清算這筆血債,不能讓任何一個犯下侵犯人類罪的人逃避歷史的懲罰,當然,我們更不應放過林鄭這班狗官,不能放過在他們背後指使的中共。

影片中也有一些輕鬆的鏡頭,一個年輕人花五十元買燃料做汽油彈,因處置不當,汽油都漏光了,看到他拿著空瓶子那種無奈攪笑的樣子,滿院裏響起難得的笑聲。還有勇武者為保護女孩子,牽著她的手奔跑,就在那個生死交關的當下,產生了共渡一生的念頭。

還有多少感人肺腑的故事在烽火前線發生過?還有多少我們不認識的人,在血染的街頭奔走?還有多少沒有說出來的話﹑多少背人垂淚的瞬間﹑多少互相銘記而又永遠追不回來的人?看了這部影片,我好像又經歷了一次反送中運動,香港人成就了這場偉大的運動,這場運動也永遠改變了我們所有人。

有看過的朋友稍覺影片對反送中運動的前因陳述不詳,我也有同感,影片結束前,導演用很少的篇幅簡單做了交代。這當然也是一種遺憾,因為對不明就裡的外國觀眾來說,他們只看到街頭衝突,但不容易明白香港人抗爭的底因。

然則,記錄這場運動,要從何時講起?要從回歸前的中英談判,從二十三條的五十萬人遊行,從佔中和旺角騷亂,然後還要解釋送中條例和國安法?如此這部影片將拉長一倍,而那些抽象的陳述,缺乏生動的畫面,又會削弱影片強烈的電影感,這都是無法繞過去的難題。

世事沒有十足的圓滿,我們永遠只能選擇次優的方案,因此遺憾雖是遺憾,也僅僅是小小的遺憾而已。

據說影片中的鏡頭有不同來源,周冠威導演將它們有機地集合起來,那些無名的拍攝者,也曾在彈雨紛飛的前線,冒生命危險為我們撿拾大時代的碎片,然後把他們交給周導演,讓他成就這一段悲壯的歷史。

影片在台灣金馬獎得了獎,在法國的一個影展被低調放映,但也引起廣泛的關注,至於世界各大影展,據說怯於中共的壓力,都拒之門外。世道如此,夫復何言?但我相信,隨著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府和人民更廣泛的覺醒,《時代革命》這部影片,一定會受到更多的關注和回響,香港人的抗爭,以及為這場抗爭付出的代價,以及這場抗爭對世界民主潮流的衝擊和推動,都將永遠彪炳史冊。

周導演目前仍身在香港,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但他似乎沒有準備離開。他是基督徒,有自我奉獻的情懷,為宣揚人間正道,不惜戴荊冠行苦路,他的人格誓將令林鄭們顫抖。借此機會,希望周導演一切安好,希望他保重自己。不管經過多少磨難,不管還有多少起伏和波瀾,我們都將在煲底相見,這是我們矢志不移的約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顏純鈎Facebook」

(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篇幅所限,文章有刪減。)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