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周朝有三位有名的后妃,是三位開國先君的夫人,也就是太王的夫人太姜、季歷的夫人太任、文王的夫人太姒,都母儀天下,輔佐和教化了開萬世太平的君王。這三位夫人,被稱為周初「三太」,個個誠莊恭敬,都有非常高的道德和品格。今天,我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姬昌的母親,也就是太姒的婆婆—太任。

在《詩經‧大明》中,就有描寫太任的詩歌,裏面寫道:「乃及王季,維德之行。大(太)任有身,生此文王。」就是說商朝時期,季歷的正妃太任,生性端莊嚴謹,做事心思細膩,遇到事情呢,都是合乎仁義道德才會去做,後來生育了姬昌。

養育出這麼傑出的孩子,可以說太任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母親。那麼,她有甚麼特別好的教育方法嗎?

現在有很多準媽媽經常給胎兒聽音樂,現代人把這稱為「胎教」。其實「胎教」最早出現在周朝,見於有關太任的記載。

《列女傳‧周室三母》中說,太任在懷孕時,眼睛不看歪曲不正的場景,耳朵不聽淫逸無禮的聲音,並且不講傲慢自大的言語。睡覺,從不歪著身子睡;坐不偏斜,站不跛腳;氣味不正的食物不吃,切割不完整、不規整的食物也不吃,甚至連擺放不正的席子都不坐,對自己的要求真的是非常的嚴格。

古人認為,女子在懷孕的時候,在行為上要格外謹慎。感知善的事物,生出的孩子就會善良;而感知惡的事情,之後的孩子性情也不會好。孩子的性情,還有容貌和萬物相像的地方,大多都是母親感知的結果。文王的母親太任,可以說就是懂得了用萬物來教化孩子的道理。文王姬昌能夠成為聖德先君,奠定周朝八百年的基業,應該說太任對他的端良母教功不可沒。

相傳姬昌出生時,瑞靄雲集,天空中出現一片火紅的雲霞,燦爛無比。還有記載說,有一隻丹頂彩鳳凌空飛舞,吸引了百鳥啼鳴。庭院中有焚香的氤氳,裊裊的香煙,還有特別的花香。

有關文王出生時的祥瑞之兆,還不止這些。

《尚書》記載,在姬昌出生不久,有一隻「赤雀」,也就是紅色的小鳥,飛到了文王的房間裏,嘴裏還銜著一封丹書。

丹書上寫著:「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慾者從,慾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不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以不仁守之,不及其世。」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如果是以仁義取天下,用仁義守之,國家就可傳以百世;如果用武力取得天下,用仁義守之,國祚可享十代;而若是以武力取得了天下,又靠暴力來統治,那麼一世就要滅亡了。這件事就是後人所說的「丹書受戒」,也就是上天賦予了文王「天命」,裏面帶有上天的忠告。

其實在三千多年以後的今天,我們再回頭看「丹書」的內容,依然受用。這也是世間萬國普遍通行的法則,蘊藏了王朝興衰、政權更迭的內涵。據說文王小時候就很聰明,歷史描述他「聖德卓著」。姬昌不但品行端正,還有相當好的學習能力。太任教會他一,他就知道了十,也有記載說是「知一識百」。後來人們都讚歎說,這與太任的胎教密不可分。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文王的誕生,其實也與母親的大德是分不開的。正是因為太任具有聖德,有很好的言傳身教,才能孕育天下的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