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將於本周五(12日)結束。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訪問說,新選制下的立法會議席只是建制派囊中私物,親共陣營內部競爭更大,席位分配親疏有別,造成民主思路湯家驊等「投誠派」獲取提名困難。與此同時,市民對於立法會選舉關注不大,相信「非建制派」較難在直選中取得議席。

昨日(8日)再有多人報名參選,包括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參選選委會界別。再有民主派區議員報名參選,西貢區議會副主席蔡明禧報名參選新界東南直選,他未有透露提名人。

「香港人心中不平之氣很強,對政府的重要施政已經沒甚麼興趣,就算立法會選舉都沒有甚麼人特別關注,整個社會氣氛很疏離。」鍾劍華表示,相比立法會選舉,市民更關心「安心出行」或「健康碼」,而鄧炳強受傷、警員暈倒等,也引起社會上很多猜測、討論。

鍾劍華指,新選制之後沒有了民主派與建制派競爭,親共陣營的協調工作也不如以往「肉緊」,畢竟可以入閘的都是建制派內部的人。

據《立場新聞》統計,截至6日有97份提名表格,其中至少三成參選人為人大政協,6人具有中資背景,至少兩人是「港漂」。

資深建制議員退場 石禮謙:新時代需新面孔

立法會資格最老的76歲地產及建造界立法會議員石禮謙宣布不再競逐連任。他在2020年曾報名競逐連任,成為地產及建造界唯一候選人。對於在一年後決定離開立法會,他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新時代需要新面孔」,並點名歡迎兩名「徒弟」參選,包括梁君彥兒子、全國青聯副主席梁宏正,以及卓能集團主席趙世曾之子、自由黨趙式浩。

作為建制派最資深的議員,石禮謙在近年立法會選主席、《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中被推上前台。在反送中運動中,石禮謙曾表示不支持修訂《逃犯條例》,但是作為建制派,最終只能支持修例。

傳統商界角色減弱

對於今年石禮謙放棄參選,鍾劍華認為,石禮謙不選除了因為年紀,相信也是因為意興闌珊。

「又要繼續做建制派,同時不是不明白政府以及建制派一些人的卑劣,所以我想他意興闌珊。」

鍾劍華續說,不少建制派對「送中條例」有保留。「每一個最終結果就是受阿爺指示,受權力支配,你個人的獨立意志淹沒在所謂『建制』這兩個字,所以他們沒有辦法面對香港轉變的政治氣氛,就算讓他們繼續霸住個位,他們的個人聲望、社會形象都會越來越差。」

鍾劍華指,石禮謙是建制陣營中傳統商界的代表,但是在新立法會布局當中傳統商界的角色被溝淡,即使石禮謙繼續留在立法會,也不會像過往一樣地位崇高。

分配親疏有別 投誠陣營失利用價值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民主思路連日來取得提名票困難,前日(7日)發公開信告急,呼籲選委「給我們一個機會」。在告急之後,民主思路黃穎灝獲得足夠提名票出選新界東北,不過該黨另外3名參選人仍未有足夠提名。

民主思路早前與另一標榜「中間派」的新思維協調,湯家驊並以「拍拖」形容兩方關係。新思維主席狄志遠獲得民主思路麥慶歡提名,但是狄志遠卻沒有提名民主思路成員。

狄志遠與湯家驊都出身傳統泛民政黨,狄志遠是匯點成員及民主黨創黨黨員,2015年退出民主黨;湯家驊則是公民黨創黨黨員,同樣在2015年退出。

對於民主思路爭取提名票受挫,鍾劍華分析,湯家驊屬於建制派內的「投誠」陣營,並非「根正苗紅」的左派組織。在新選制之下,立法會席位已是建制派囊中私物,如何分配自然親疏有別,不像過往有民主派競爭時一樣對他客氣。

鍾劍華認為,湯家驊過往支持政府十分「露骨」,「一有風向轉,湯大狀就利用他的法律常識與詭辯技巧,講另一套東西推翻自己以前講的東西」。由於頻繁為政府護航,湯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急速下跌,減低他的利用價值。「已經做到這樣又這麼委屈,何苦呢!」

候選人爭做「非建制派」鍾劍華指勝算機會細

儘管頻繁發表支持政府言論,然而湯家驊領導的民主思路依然以「中間派」自居。民建聯創黨主席、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前日(7日)出席活動時被問到民主思路得不到足夠提名票是否因屬於非建制派。曾鈺成回應,如果行政會議成員都不算建制派,會覺得很奇怪。

湯家驊其後回應稱,進入建制不等於建制派,又稱他作為行政會議成員,是特首顧問,但特首是否必然言聽計從,大家都可以意會。

對於候選人爭當「非建制派」,鍾劍華分析,因為支持民主的陣營仍然佔選民的大比例,新的年輕選民也傾向於民主派。不過他認為,過去幾年社會高速兩極化,中間派選民數量減少。「主流的香港有多少人會出來投票?有多少人會因為沒有民主黨、公民黨及本土派組織而將希望寄託在變色龍?」

他也指,在新選制下地區選舉從比例代表制改為單票制,勝者全取。在新選制下,新選民減少兩成,預計民主派支持者很多人不投票,而親共選民較大比例投票「土共」民建聯、工聯會。「就算你打民主派、中間派、非建制派旗號拿到四成幾選票,你都會輸。」

對於「非建制派」在新選制下面對的困難,鍾劍華總結,在參選取得提名時已經有困難,再加上選舉方法改變與選民投票意欲低,最終能在地區直選贏的機會很細。

「這個選舉無論怎麼搞,都不會贏得香港人在政治上的認受。」鍾劍華說,這樣選舉出來的人做出的決定會受到質疑,也不會為政府施政建立政治認受性,議會倒退的最大受害者是政府自己,但是北京當局與特區政府可能覺得這才叫「和諧」。◇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