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部邊陲的新疆自治區因面臨新一波中共病毒疫情,已被封鎖超過一個月。受到封城影響的,不僅是當地民眾,一些前往新疆地區旅行的遊客也被迫滯留當地。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衛健委通報,截至10月28日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3例,現有確診病例701例(其中重症病例38例),現有疑似病例3例;當日轉為確診病例8例;尚在醫學觀察的無症狀感染者410例。累計追蹤到密切接觸者為1,244,628人,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為42,199人。

新疆疫情封城、封小區、封門,全部處於隔離狀態。(影片截圖)
新疆疫情封城、封小區、封門,全部處於隔離狀態。(影片截圖)

新疆之旅被無故隔離 感覺被騙了

三位年輕的南方女生,在大陸 國殤結束之後規劃了新疆之旅。

其中廣東的郭雪(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第一次來新疆旅遊,心情很是興奮。

「我們16日在阿勒泰開始了旅程,期間全國各地開始了新一輪的疫情蔓延,我們推掉全部中高風險地區的行程安排,只打算從克拉瑪依機場飛回家。然而沒想到,旅行的美好,在22日抵達克拉瑪依的時候戛然而止。」郭雪說。

郭雪介紹,10月22日淩晨4時20分左右,三人抵達了克拉瑪依站。因為16日從出發地到阿勒泰的時候,是在西安機場中轉的,因中轉時間太短因此沒出航站樓,所以三人的行程碼沒有顯示西安,也是綠碼。

她說,「在新疆旅行這段時間,我們接受三站一場的核酸檢測,克拉瑪依當地的防疫諮詢確認我們是可以正常通行的。之後在克拉瑪依火車站接受工作人員的流調,當時的工作人員一聽說我們西安中轉,因當時西安出現疫情,便聯繫了隔離站的工作人員。等了1個多小時左右,隔離站的工作人員把我們帶到隔離點安排入住。我們驚呆了,告訴工作人員我們所有的行程以及核酸檢測狀態,並出示了行程卡。」

郭雪描述,「工作人員打了一個電話請示,然後讓我們暫時住下來,我們提出想去住酒店,工作人員表示我們去酒店不會被收留的,勸我們等到白天由其他工作人員處理。我們對此表示疑惑並想拒絕,在場的另一名醫護工作人員也表示現在是凌晨,希望我們不要再折騰,配合他們的工作。我們便妥協了。在5時20分左右入住了位於幸福南路四號樓的三個隔離房間,至今都不知道隔離點的名字。問過他們,可一直不說,就是說紅房子,是在克拉瑪依的,距離火車站很近。」

郭雪進一步說,「上午9點多的時候,耗費一個半小時和工作人員的溝通及調查後,他表示我們這種情況是不需要隔離的,一開始也不需要進隔離點的,便幫我們提交申請離開這裏。我們都很震驚,感覺被騙了。」

政府踢皮球返程無望 精神處於崩潰邊緣

原本郭雪一行人計劃23日離開。因工作人員已經向上級匯報了,所以要等待領導審批,並被告知,進來隔離點,要再出去的流程比較麻煩。於是退了返程機票。

郭雪表示,帶我們來的工作人員只是讓我們暫時留下來休息,並沒有告知我們離開的流程如此複雜。根據當地官方的政策,我們是不需要隔離的,她懷疑有些工作人員利用疫情,騙錢進行創收(創造收入)。

當天,她們沒有等到領導的答覆。

「政府就是踢皮球,不作為,不管百姓疾苦。」「我們又電話諮詢了隔離點的總控,說讓我們直接跟現場的工作人員聯繫。我們又打了110求助,他們表示這是疫情防控的事,他們管不了,建議我們諮詢市民專線。無奈之下,我們打了克拉瑪依市民專線,諮詢申請離開的流程和進度,他們表示會幫我們了解事情進度,大概需要三個工作日,當天是周六,這意味著要到下周三才能回覆。於是我們又嘗試寫信給克拉瑪依市長信箱,提交一直失敗。」郭雪說道。

據悉,三位來旅遊的年輕女孩有一位是剛辭職,郭雪則在休假,由於另一個人因沒能及時回去,已經影響了工作。

在等待3天後(25日),三人向外界求助,郭雪說,「那個時候,我們困在這個隔離點已經超過80個小時了。原預定24日開始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影響。我們苦苦等待,沒有人幫我們,就連離開的流程、等待的期限都沒有。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

在記者發稿前,郭雪告訴記者,剛剛接到通知,可以離開了。

新疆的克拉瑪依,一個以石油命名的城市,克拉瑪依在維吾爾語中是「黑油」的意思。除此之外,清代居民村落遺址、烏爾禾天然瀝青脈等都是克拉瑪依市的自然旅遊景點。@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