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場能源危機中,中國超過一半的省份實施了限電措施,工廠被迫關閉。強制減排甚至波及到江蘇、浙江和廣東省,這些省的GDP約佔全國的三分之一。

地方政府正在執行關停規定,試圖達到北京設定的能耗和減排目標。結果,一些企業減產高達50%,加劇了現有的供應鏈中斷。由於出口商忙於完成即將到來的聖誕季的商品訂單,這種情況尤其具有破壞性。

此前因COVID-19封鎖,採取了關閉工廠、阻止農民工進城工作、關閉港口等措施。在經歷了一年半的中斷之後,許多公司原本希望聖誕節訂單能讓他們走出經濟低迷,結果卻遭到了最新限制措施的打擊。

經過了一年多的出口減少和失業增加之後,中國的整體經濟前景已經相當嚴峻。

受潛在信貸危機的困擾,中國銀行業和房地產業都面臨著恒大違約可能帶來的影響。恒大地產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有可能無法償還相當於中國GDP 2%的貸款。習近平採取的其它措施也給經濟帶來了壓力,比如禁止營利性校外教育培訓,這一舉措立即導致1,100萬個就業崗位的流失。

習近平對科技公司的新限制,以及暫停(互聯網金融巨頭)螞蟻金服集團的上市,在股市中激起漣漪,因為投資者對他們過去認為穩健的各種投資的風險、潛在回報或沒有回報感到不確定。回報減少,再加上政府監管的專橫,導致風險增加,可能意味著投資減少,最終導致失業率上升和經濟放緩。

停電正在干擾製造業,以及鋁冶煉廠和紡織品生產商,甚至大豆加工廠也在關閉,威脅著中國的糧食安全。大約160家能源密集型企業已經關閉。在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規模較小的公司已通知監管機構,它們已被告知將減產多達一半。

預計全球玩具、紡織品和機器零件將出現短缺,而即使是iPhone製造商也將減少產量。重工業如鋼鐵生產,以及下遊行業,預計都將感受到緊縮,推動價格上漲。蘋果公司和Tesla公司在中國的一些工廠已經停止生產。中國的分析師們表示,他們無法預測供應鏈瓶頸將何時結束。

中共發表聲明說,盡力避免停電中影響民生。與承諾相反,停電已經影響到了普通公民的生活。遼寧、吉林和黑龍江已經連續數周停電。廣東已經要求居民在室內使用自然光,避免使用冷氣機。在江蘇,鋼鐵廠關閉,路燈也停了。一些企業被告知只能隔天營業。

地方政府預計,這些問題將持續到明年,他們還警告居民要定期停水。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國,制定了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在即將召開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中共似乎想向世界表明,它正在認真對待氣候變化。

此外,習近平專注在2022年冬奧會上,北京能有藍天。因此,中央政府制定了嚴格的污染減排目標,但中國一半以上的地區都沒有實現。現在,中共正在加大執法力度。

造成停電的另一個原因是煤炭和天然氣價格飆升。

煤炭發電佔中國發電總量的70%。多年來,中國的電力需求的增長率幾乎與GDP增長率相當。作為氣候議程的一部份,習近平限制了煤礦開採。大流行的封鎖提振了被壓抑的需求,而對採礦業投資的減少則減少了煤炭的供應。因此,在冬季來臨之前,隨著煤炭生產的放緩,中國的動力煤期貨價格大幅上漲。

2021年2月1日,澳洲纽省臥龍崗(Wollongong)的鄧卓比恩(Dendrobium)煤礦。(Brook Mitchell/Getty Images)
2021年2月1日,澳洲纽省臥龍崗(Wollongong)的鄧卓比恩(Dendrobium)煤礦。(Brook Mitchell/Getty Images)

除了減少當地煤炭的產量,中共還因為政治糾紛,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炭。北京可以通過增加從蒙古的煤炭進口來彌補缺口,但由於中國加強邊境限制,蒙古對中國的煤炭出口實際上有所下降。

全球煤炭價格不斷上漲,導致電力短缺,而中國公用事業企業向客戶收取的電價由中央政府決定,如果允許電價根據市場水平進行調整,中國政府擔心,不斷上漲的電力成本和原材料價格,將推高中國商品的批發價格,降低它們的競爭力。此外,這將降低去中國加工製造對外國公司的吸引力。

在中國,電力短缺以及由此導致的供應鏈中斷,並非完全是市場力量不可避免的後果。許多問題都是由中共糟糕的政策決定造成的,而且在加劇。現在,中國、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人們,將看到失業率上升、供應鏈中斷、產品短缺、經濟放緩和價格上漲。#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獲得上海交通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關於中國的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s Energy Crisis: A CCP-Made Emergen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