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網站鳳凰網在9月21日刊登文章,詳細分析了中國地產龍頭企業恒大集團的萬億負債路。文章稱,恒大的負債擴張之路始於2016年,因恒大與習近平當局的「房住不炒」政策背道而馳。而即使恒大已陷入危機,但該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仍在十年間套現了500億元人民幣(約合77億美元)。

過去幾周,恒大集團爆發的負債危機問題衝擊著全球金融市場。身在暴風眼中的前首富許家印在中秋節給全體員工發了一封「家書」。許家印在信中承認,恒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難」。

就在許家印致信的前一天和當天,恒大系股票持續暴跌,中國恒大跌超92%,恒大汽車跌超96%,恒大物業跌近80%,恒騰網絡跌近90%。坐擁四家上市公司、市值曾高達1.32萬億港幣(約合0.17萬億美元)的恒大,如今市值1,226億元港幣(約合157億美元),只剩當年的一個零頭。

鳳凰網文章稱,恒大的表內負債高達1.97萬億人民幣(約合0.3萬億美元),而表外負債則難以統計。

鳳凰網是由總部設在香港的鳳凰衛視控股有限公司控股。鳳凰衛視有21%的股權在今年2月被中共「文化央企」紫荊文化(香港)集團有限公司(Bauhinia Culture Holdings Limited)收購。

恒大被指和習近平政策背道而馳

文章稱,讓恒大陷入危機的負債擴張之路始於2016年,正是這一年,恒大集團開始了負債暴漲之路:2015年負債6,149億(約合950億美元),而2016年負債規模一躍到了1.16萬億(約合0.18萬億美元),從此開始了萬億負債之路,直到2021年中期的1.97萬億(約合0.3萬億美元)。

而也正是這一年,中共的監管政策開始了去槓桿的調整。

2016年5月,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開局首季問大勢——權威人士談當前中國經濟」的文章。文中稱,高槓桿必然帶來高風險,控制不好就會引發系統性金融危機;房子是給人住的,這個定位不能偏離,要通過人的城鎮化「去庫存」,而不應通過加槓桿「去庫存」。

鳳凰網文章稱:「遺憾的是,曾經年薪1,500萬(約合231萬美元)聘請經濟學家任澤平充當智囊的許家印,明顯是沒有深讀權威人士的這篇文章。」「不但沒有聽進去,反而選擇了背道而馳。」

鳳凰網稱,自2016年起的短短5年多,恒大的負債增長了兩倍多,達到1.36萬億(約合0.21萬億美元),「而這一切加槓桿的過程,都是面臨著監管不斷去槓桿的政策進程」。

2017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鳳凰網稱:「同年恒大負債增長至1.52萬億(約合0.23萬億美元)。」

2018年3月,中共在人大、政協兩會報告要求堅持調控政策不放鬆,多個地方出台調控政策;「同年恒大負債增長至1.57萬億(約合0.24萬億美元)」。

2019年5月,中共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銀保監會)發文,要求治理資金通過影子銀行流入房地產市場的亂象;同年9月,銀保監會要求堅決遏制房地產金融泡沫化傾向,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同年恒大負債增長至1.85萬億(約合0.29萬億美元)。」

2020年8月,中共央行、住建部確立了中國12家重點房企資金監測和融資管理規則,即「三道紅線」政策;同年恒大負債增長至1.95萬億(約合0.3萬億美元)。

所謂「三道紅線」,主要涉及三個指標,包括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淨負債率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根據踩線條數,中共監管部門將房企分成四檔管理,每降低一檔,有息負債規模增速上限增加5%,即使是處於綠檔位置的房企,有息負債年增幅也不得超過15%。

鳳凰網稱,恒大的負債擴張之路,「就是一條與監管政策背道而馳的狂奔之路」。文章還以芬蘭、新西蘭、摩洛哥等國為例,稱恒大當前負債「堪比一國GDP」。

錢去哪兒了?其中500億入了許家印口袋

那麼恒大的錢究竟去了哪裏?鳳凰網稱,除了用在地產主業逆勢擴張外,恒大這些年在其它業務上也是撒錢無數,比如恒大汽車,恒大物業,恒騰網絡,房車寶,恒大童世界,恒大健康,恒大高科技,恒大冰泉,其它產業等。

然而業務沒做成功,卻並不妨礙許家印大手筆套現。文章稱,2009年至今,恒大集團累計淨利潤為1,733.88億元(約合268億美元),但恒大年年大比例分紅,總額接近700億元(約合108億美元)。

從持股比例看,分紅大部份被許家印以及其重要股東朋友們收入囊中,這部份金額接近540億元(約合83億美元);僅2011年起,許家印就通過分紅套現了499.81億(約合77億美元)。

文章稱,即便在2020年恒大的負債危機苗頭已經顯現,但大手筆分紅依然沒有停止,「簡言之,相當於借債分紅」。

「非常有意思的是,許家印在恒大領取的年薪僅25萬(約合3.8萬美元)左右,就是一個普通中產的年薪,然而並不影響他通過分紅獲得了500億(約合77億美元)。」文章說,「與之相比,恒大總裁夏海鈞年薪一度高達2.9億(約合0.45億美元),又怎麼趕得上許家印的分紅500億呢?」

文章諷刺道:「許家印作為武漢科技大學的管理學教授,用自己的案例給坊間的打工人們上了一堂生動的資本課。」

在中國的網絡上流傳的「恒大集團各級領導客史記錄總表」曝出許家印和恒大高管奢侈的生活。(網路圖片)
在中國的網絡上流傳的「恒大集團各級領導客史記錄總表」曝出許家印和恒大高管奢侈的生活。(網路圖片)

許家印父子及恒大高管被曝驕奢淫逸

近日,一張「恒大集團各級領導客史記錄總表」在中國的網絡上低調又私密的流傳。

在表中,恒大的集團總部、地產集團、旅遊集團、酒店集團、汽車集團、恒大寶等各路領導日常出行的愛好、習慣、忌口、枕頭、甚至吃的零嘴,都被助理們悉心的編輯成表,堪稱「帝王級待遇」。

其中,有關許家印的備註就有12條,如進入酒店不喜歡人多;人到哪裏電梯控到哪裡;除了秘書保鏢、私人管家,其他人員特別是男性不可以接近。

餐飲喜好方面,許家印只吃進口水果;喜歡吃遼參和魚,但忌吃上火、辣和海鮮類食物;還喜歡在KTV喝皇家禮炮兌蘇打水。

圖為據傳為許家印二公子的恒大地產集團副總裁許騰鶴的備註。(網絡圖片)
圖為據傳為許家印二公子的恒大地產集團副總裁許騰鶴的備註。(網絡圖片)

據傳為許家印二公子的恒大地產集團副總裁許騰鶴的備註寫道:中文名保密,不喜別人稱呼其中文名,可稱許總;房間安排無煙樓層、登記用Peter Xu;房間擺放最新生產日期的依雲飲用水等。

飲食方面也備註了6條,包括點餐至房間,先送至秘書房間由秘書送至房間;用餐前詢問客戶宴請或工作餐。備依雲水、冰恒大冰泉、少吃青菜、少辣可接受、上菜即上一碗米飯、刺身配泰椒醬油。喜歡:龍蝦湯過橋象拔蚌、鮑魚、毛血旺、鍋包肉。不喜歡:遼參、花膠、蛇、木瓜、乳鴿、白灼小蝦或需動手剝殼的食物,雞腳(涼菜),薑絲、芥末、蔥、蒜(配料)等等。

而康樂喜好中,許騰鶴對SPA這一項的要求是:喜歡乾淨、技師服務前需沐浴更衣、更換拖鞋、準備精油、喜歡安靜。

還有一名女主管癖好繁多,一個人就在文件上佔了相當份量的位置,全部列下來的共有22條癖好。

分析:許家印早已被習陣營鎖定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時政評論人士李燕銘表示,恒大集團危在旦夕之際,許家印父子及恒大高管們奢靡的生活待遇在中國的網絡上曝光、熱傳,這背後應該有高層勢力操作,預示許家印凶多吉少。

李燕銘分析,大陸房地產行業多是中共權貴的「白手套」,與銀行系統勾兌,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戲早已是公開的秘密。許家印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其實是江、曾家族的「白手套」,許家印曾多次在經濟金融領域替江曾出頭、對抗習近平。

李燕銘表示,習近平陣營清洗銀行金融與房地產系統的行動正在深入,恒大集團資金鍊斷裂,很可能是習陣營加速清洗銀行系統的後續效應,許家印早已被習陣營鎖定。在明年中共召開二十大前,習近平嚴防江澤民曾慶紅集團各種政變企圖,許家印和恒大集團已然成為習陣營中的重點清洗目標。@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
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