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原北京師範大學女附中校長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8月29日去世,他享年100歲,但沒有等到文革「紅八月」殺害卞仲耘兇手被嚴懲的那一天。見證這場悲劇的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王友琴說,歷史不是故事,而是有可能重演。

王晶垚去世靜悄悄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王晶垚去世的消息,在海內外的中文媒體上都顯得靜悄悄的。只有推特等社交媒體上流傳著王晶垚生前供職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所發的訃告。

卞仲耘是北京師範大學女附中的校長,1966年文革開始時,被本校學生紅衛兵8月5日活活打死,是當時「紅八月」或「八月殺戮」最具標誌性的事件之一。

原北京師範大學女附中的校長卞仲耘生前照。(公共領域)
原北京師範大學女附中的校長卞仲耘生前照。(公共領域)

報道說,這種靜默的狀態就像王晶垚身後那一段有關他妻子卞仲耘在文革初期被打死的歷史一樣,似乎快要被人遺忘。後世不斷有文章和紀錄片來記載這件事情。

但在中國,這種紀念和記載是被禁止的。「因為有些人就起來否認這些事實。」王友琴告訴自由亞洲。

留在記憶裏的血印

北師大女附中是北京首屈一指的重點中學,聚集了大批高幹子弟。1966年8月5日,一批高中學生發起「鬥黑幫」的行動,毆打學校老師。作為學校校長,卞仲耘被打得最重,最後不治身亡。

王友琴當時正是北師大女附中學生,親眼目睹了卞仲耘被毆打的現場。她說,仍然清晰地記得55年前卞校長在學生宿舍走廊上留下的血印,「這個鮮血一直保留到1969年的春天,也就是說,在兩年裏,我們每一天在走廊裏走來走去,就看到她的鮮血在那兒。」

2004年,王友琴把這段淒慘歷史記載在香港出版的五十萬字巨著《文革受難者》的章節中。

宋彬彬道歉 王晶垚不接受

當時的北師大女附中革委會副主任宋彬彬,被廣泛認為對卞仲耘之死負有重要責任。2014年,《南方周末》採訪了宋彬彬,她指責王友琴的這本書是在歪曲事實。

宋彬彬在文革期間紅極一時。1966年8月18日,她在天安門城樓上作為紅衛兵代表與毛澤東握手一幕傳遍中國。這一天也開啟了「紅八月」的殺戒。

據1980年官方數據,在1966年8-9月間,在北京市有1,772人被紅衛兵打死,包括很多學校的老師和校長,另有至少33,695戶被抄家、85,196個家庭被驅逐出北京。「八月殺戮」隨後又蔓延到全國。

宋彬彬是中共建政時的上將宋任窮的女兒,後來曾對卞仲耘之死表示歉意,說沒有能及時阻止事件發生。但這個道歉並沒有被外界接受。

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在宋彬彬道歉之後兩周發表公開聲明,直指宋彬彬和同為革委會副主任的劉進道歉很虛偽。

王晶垚曾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他強調宋彬彬和劉進就是殺害卞仲耘的兇手,更不存在阻止的事實,「她們明明殺害校長,但是她們說很多謊,說她們搶救了,向醫院提出要求如何……這些都是假的,不是真的,他們從來沒有急救過卞校長。」

習近平也曾被打

文革時期的中國,各級學校都陷入了瘋狂。王友琴介紹說,「從1966年到1968年,據我的調查,每個學校都發生了毒打、折磨校長和老師的事情,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過一個例外,我調查過幾百個學校,有大學、中學和小學。」

據王友琴的調查,1966年8月還是北京八一學校六年級學生的習近平也被打。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時遭到迫害,被關押,波及到了習近平。

作為所謂「黑五類子女」,習近平在學校遭到紅衛兵的毆打,還有一次被「遊街」。習近平當時還問他的老師陳秋影,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歷史還會重演

而在卞仲耘被打死55年後,這個問題在中國似乎也沒有找到答案。

王友琴幽憤地說,在當今的中國,還存在著思想的霧霾在阻止人們去挖掘歷史的真相。她解釋說,形成這種霧霾的原因有二:

「第一就是說謊,這個事情,歷史的事實是清清楚楚的,可是就有人說這是我編出來的。第二就是對人的生命的漠視,好像他們死了就死了,為甚麼我們還要來管這些事。」

不過,王友琴說,有大陸的青年學生上網看到她記錄文革的文章後,寫郵件向她感嘆說,歷史不是故事。

王友琴說,歷史發生了,如果不對它進行認識和反省,是有可能重演的。本周一李光滿的一篇題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的文章被各大官媒轉載,很多評論人士說,這篇文章讓他們感受到習近平的新文革正在快步到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