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一所醫院的護士。(Getty Images)
美國加州一所醫院的護士。(Getty Images)

3月5日上海黃浦江沿岸運輸貨櫃。(AFP)
3月5日上海黃浦江沿岸運輸貨櫃。(AFP)

Delta 變種病毒肆虐全球至少135 國,也快速在亞洲傳播。其中,東南亞各國確診數暴增、中日韓疫情也升溫,這使得全球製造業位於亞洲的供應鏈再度受到嚴重衝擊,持續因港口壅塞、缺櫃及工廠停工等問題而導致史無前例的危機。

據美國之音報道,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全球晶片荒暫無解方,紡織、球鞋和運動產品也可能面臨缺貨潮。他們說,全球供應鏈的重組仍將持續,而疫情可能進一步催化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加速與中國經濟脫鉤。

新冠( 中共病毒) 疫情已經對全球貨櫃航運帶來有史以來的最大混亂。

根據物流業者「Kuehne+Nagel」的即時數據,目前全球有三百多艘貨櫃船卡在港口外,無法進港卸貨,後續將造成交貨延遲和庫存短缺的問題。業者預估,中美航線港到港的平均時間,已從2019 年的20 天增至目前約30 天。

此外,船運貨櫃短缺也導致運費攀升。全球貨櫃貨運指數(Freightos Baltic Index) 顯示近期中國或東亞至北美東岸的40呎櫃運價格近2萬美元,比前一個月飆漲超過3000美元;而東南亞至北美東岸的40 呎櫃運價格則一度飆升至2.5萬美元,單周的漲幅超過600 美元。

歐美疫情緩和後帶動需求強力反彈,但亞洲卻因新一波Delta 變異株帶來的疫情而導致工廠產能短缺及部份碼頭遭關閉,再加上,塞港和貨櫃價格飆漲等原因,無法及時出貨,恐讓全球消費陷入缺貨潮。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約有42% 的出口來自亞洲。

越南疫情嚴峻  衣鞋類國際品牌斷貨

在東南亞,曾是全球「防疫模範生」的越南,從今年第2季開始爆發新一波疫情。因受到Delta 變種病毒的侵襲,8 月20 日以來的單日染疫數已飆破一萬例。目前首都河內實施封城令,而南部大城胡志明市也實施史上最嚴格的「居家令」。

作為全球第二大的製鞋和成衣出口國,越南所祭出的防疫措施已經嚴重衝擊到工廠的產線和交貨速度。台灣製鞋大廠寶成是全球最大的代工集團、其旗下位於越南的寶元鞋廠已宣告停工至8 月底,使其主要代工客戶Nike、adidas 等國際品牌面臨斷貨危機。越南成衣紡織協會(VITAS)數據顯示,越南有高達三成五的成衣工廠處於停工狀態。

因應大規模停工對供應鍊及當地經濟的衝擊,越南從7 月起祭出「三就地」政策,也就是讓產線工人就地住宿、生產和用餐,盼能兼顧產能及防疫。不過,「三就地」實行至今不僅無效、反而因群聚造成疫情惡化。

越南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峴港分會會長陳振平告訴美國之音:「公司為了配合,也準備了實施三就地( 政策)的相關的一些物資,不管是寢具或者是帳篷。有一些( 員工)他可能是屬於無症狀的感染者,( 工廠裏)還是有員工不幸確診,變成在公司工廠內又交叉感染,情況就有一點失控。」

越南疫情失控,讓全球的製鞋和成衣業、甚至高爾夫球具都上演斷貨荒。位於台北的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教授蔡明芳向美國之音表示:「在疫情之後,戶外的運動用品的需求其實非常地高,像很多高爾夫球桿、高爾夫球用品現在也都是在越南生產,可是高爾夫球( 用品)供貨受到疫情影響,自然就會產生所謂的缺貨,訂了貨、下了單,可能要很久以後,才會拿到所需要的產品。」

除了越南之外,東南亞其它國家的確診曲線也攀升。像是泰國, 累計染疫病例已突破百萬例。對此, 泰國出口商協會(TNSC)總裁茶囉囌克(Chaichan Charoensuk)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食品等產業的產能嚴重受限。

他說:「受到Delta 病毒影響,截至上周(8 月中),泰國有近2000 家工廠暫時關閉、或部份產線停工。目前受到疫情衝擊最嚴重的產業,主要為食物加工廠、汽車生產廠,電子廠及成衣廠。不過,幸運的是,目前港口並未爆發疫情,港區業務一切正常。」

而馬來西亞近日的單日新增病例也屢創新高,部份外資機械工廠被迫停工。馬來西亞-德國工商會(MGCCI)行政總裁本貝克(Danie Bernbeck)向美國之音表示:「德國企業在馬來西亞投資包含半導體等許多產業,目前受到衝擊最大的是機械工廠。然而,其它相關產業也因封城措施受到相當大衝擊。」

就他所知,當地幾乎所有工廠都已關閉,僅有符合政府特定製造規範的企業才能復工,然而,目前大部份營運企業因缺乏材料或原物料,產能遠低於平常的60%以下。

針對東南亞聯盟(ASEAN,簡稱東盟)區內的疫情和供應鏈的衝擊,位於台北的中華經濟研究院東盟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唯有各國提高疫苗的接種率後,才能有效緩解。

徐遵慈說:「泰國、還有在菲律賓的電子產業,( 以及)泰國的話是跟汽車有關的產業,另外,在馬來西亞也看到因為疫情關係,所以包括半導體等等也都有影響。

(這些國家)普遍的是疫苗不夠,注射率非常地低,他們相關的供應鏈可能在7、8、9 月、大概到10月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全球供應鏈遷東盟  趨勢未變

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外界認為,不少從中國遷出的生產線移入了東南亞國家。蔡明芳認為,東南亞疫情惡化導致當地生產停擺,這可能讓產能又暫時重返中國。

經濟學人智庫(EIU)分析師馬洛(Nick M arro)認為,越南、馬來西亞及泰國可能成為這波供應鏈移轉中最為受惠的幾個國家,不過這些國家目前疫情嚴峻,可能讓跨國企業移轉至當地生產線的計劃先喊停,但目前(中國的疫情)情況也不會讓外地企業投資移回中國。」

徐遵慈則認為,整體來講,東南亞的國家供應鏈發展的程度還是有限,以越南或泰國來講,它們大部份產業的中間原材料其實還是大量地要仰賴中國。周圍的國家,譬如說泰國、馬來西亞,都有在它們特定供應鏈上重要的地位,但是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慢慢把它們整個的供應鏈發展起來,可能是3、5 年以上時間。

疫情波及日韓  台灣產能正常

在東亞,由於日本和南韓企業多在東南亞設廠,當地疫情升溫自然衝擊到兩國出口。根據韓聯社最新調查,越南南部有高達70 家的韓企被迫停工,而日本商用車大廠五十鈴汽車在關東西南端神奈川縣的工廠,也因越南疫情升溫,導致缺料停工數日。至於豐田汽車則受到東南亞晶片製造短缺影響,9 月將在日本減產40%。

針對日韓供應鏈的吃緊,蔡明芳說日本東北還有很多重要的半導體工廠,他們受到( 疫情)影響還是大,但是日本或南韓都已經是主要的已開發國家了,這些國家至少在控制供應鏈上,還是會儘可能去壓制,他們再怎麼樣都還會維持整個工廠正常的運作,儘量不要受到太大的影響。

至於台灣則是在5 月中出現疫情破口,經過近3 個月的嚴控,目前防疫警戒已從3 級降到2 級。因此,蔡明芳說,工廠產能受到的衝擊有限。

他說:「雖然中間有發生外籍移工感染的現象,但是很快就受到控制,加上台灣本來就有像長榮海運、陽明海運這些世界前幾大的運輸公司,還有華航和長榮貨運飛機,所以整個出貨狀況還是維持非常好,所以台灣主計總處才上修台灣的經濟增長率到5.88%,在生產製造端目前看起來沒有受到衝擊。

徐遵慈則說,台灣目前的疫情控制得當、整體供應鏈也具有優勢,但仍有缺水缺電的隱憂。她說:「台灣在完整生產環境、地緣政治風險,跟美國的關係,還有台灣管理等系統來講,其實相對於東南亞跟中國,是有非常多的優勢,不過台灣必須要去思考,怎麼樣才能提供更穩定的水電,讓製造業可以安穩地生產。

中共堅持清零  海空停出貨加劇危機

在中國方面,疫情也持續升溫,寧波舟山港8月11日傳出一名工人染疫後,導致其梅山港區暫時封閉。而上海浦東機場於8 月20 日傳出至少5 名貨運人員確診,導致所有貨運航線收發暫停。舟山港的船運與浦東機場的貨運吞吐量均佔全球第三,重要性不言而喻。

對此,部份分析人士認為,中共標榜「清零」的防疫政策將加劇全球供應鏈危機、甚至影響到全球經濟的復甦。

不過,中共清零政策有沒有可能調整?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許成鋼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現在使用零容忍政策,會使它面對很多困難,他不認為零容忍政策有可能一直堅持下去,大陸的制度決定了它反應很慢,所以要一直拖得很久很久才反應過來,直到它損失很大為止。

馬洛則認為,中共的清零政策在年底前不會改變。他說:「我們看到中國地方和中央政府,目標確實是控制疫情,不讓病毒蔓延,過後才會想到經濟相關部份。我們有可能在今年底、或是明年初之前,看到中國當局做出政策調整,因為屆時他們才意識到必須與病毒共存,但調整政策的時機可能比外界預期晚很多。」

區域化數位化是趨勢  中西脫鉤加速

全球供應鏈危機短期無解,未來商業模式又將如何演變?對此,蔡明芳說:「從特朗普、到拜登總統來看,整個供應鏈本來就是從單一集中在中國,變得比較區域化。供應鏈為甚麼會越來越多元,最主要原因是疫情的不確定性所造成,如果這種情況不解決,當然工廠會就市場近的地方,以市場為導向來設廠。」

徐遵慈則認為,新冠( 中共病毒)疫情除了讓全球供應鏈去中心化、區域化、在地化和短鏈化之外,也讓創新的商業模式有了發展的契機。譬如遠距經濟、零接觸經濟,或各種各樣的一些新商業模式,包含智慧醫療、遠距醫療等,現在都陸續在發生。

她說,除了數碼經濟會是非常重要的潮流之外,氣候變遷或綠色轉型也會是未來新商業模式發展的契機。

從大國經濟競逐的角度來看,許成鋼認為,疫情恐將擴大美中經濟的脫鉤趨勢。他說,中國大陸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最困難問題在於中美經濟之間的脫鉤,而且這個趨勢在擴大。不僅僅中美經濟脫鉤,而且再擴大成為西方發達國家有普遍朝這個方向發展的趨勢。

許成鋼說,那麼這個脫鉤趨勢長遠來講,會很大地改變全球供應鏈結構。所以全球供應超連結構正在不可逆轉地處於大變化之中,如果沒有這個疫情,這個變化也要來,但是這個疫情是非常大的外來力量,將加速這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