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北京5,300 英里的溫哥華,已經變成犯罪活動的溫床。而這些犯罪活動都和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我注意到溫哥華的房地產業有怪異現象,由此開始發現事情的真相。賺錢並不難,難的是如何把錢轉移。」庫柏說。

這些現金來自哪裏?來自像芬太尼這樣的致命毒品。「我花了大概10 年時間進行個人報道,發現北京當局——即中共——如何籠絡並與他們(犯罪集團)勾結,並(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這些令人震驚的發現,都被調查記者山姆• 庫柏詳細撰寫在他的新書中,書名是《有意無視:毒梟、大亨和中共特工的犯罪網絡如何滲透西方》(Wilful Blindness: Howa Criminal Network of Narcos, Tycoonsand CCP Agents Infiltrated the West)。

這本書是庫柏花了十多年調查和報道的成果。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究竟如何?這對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意味著甚麼?

這裏是本期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山姆• 庫柏(Sam Cooper),非常歡迎您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庫柏:感謝您的邀請。這是我的榮幸。

由於報告震撼性之大 被束之高閣

庫柏:由於這份報告的震撼性之大,它被束之高閣,被掩埋了。我書中提到一位深度參與撰寫這份報告的人揭露的事情,他表示實際上是加拿大政府一位高級官員銷毀了這份報告並禁止傳播它。

那麼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加拿大政府有人銷毀了這份報告,我們現在回顧20 年前的情況,當時他們這些人是否要對今天死於芬太尼的人負責任?是不是他們允許地下錢莊的滋長?是不是他們允許黑社會頭目購買了很多加拿大的房地產?

這份報告當然稱不上完美。撰寫它的人會說有些案子還需要投入更多努力。事實上,他們希望能夠花更多時間調查這些材料。但是此刻回顧當時,他們調查出的很多事情都是對的。

當我在調查中親眼看到這些指控被證實時,看到卑詩省發生的這些事互相之間的聯繫時,我知道這些情況是我可以為加拿大執法和情報部門所做的貢獻。

我可以幫助讀者看到並理解,這些情況早在20 年前已經被了不起又有遠見的調查人員們發現了。

奧蒂斯案:加國 最嚴重的情報洩露案

楊傑凱:(書中)其中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是卡梅倫‧ 奧蒂斯(CameronOrtis)案件,他是有史以來加拿大騎警級別最高的文官之一,負責情報分析等工作,他可以接觸到幾乎所有最機密信息。我認為這是性質最嚴重的反情報洩密事件。您能不能簡要地講一講?這個案件簡直令我感到無法相信。

庫柏:這案子確實令人難以置信,也耐人尋味,也可以說是加拿大性質最嚴重的情報洩露案。您說得不錯,這案子牽涉最頂層的少數人。奧蒂斯先生正在等待審判。加拿大政府和辯護方之間在進行多輪迴合的法律程序角逐,對被告的指控尚未被證實。但是就我所知,指控也未被撤銷。證據堆積如山。

我們說一說此人的背景。奧蒂斯廣範被認可,是卑詩大學畢業的傑出學者。這裏不妨提一下,奧蒂斯在卑詩大學的人際網裏,有一些教授是非常親中的。或許這值得今後進一步詳查。

說到他在加拿大騎警的職業生涯,他於2007 年左右被招募,隨後他的官運亨通,幾年之內平步青雲,據說他得到了警監鮑伯‧ 鮑爾森(Bob Paulson)的賞識,到後來他甚至可以接觸到西方國家最敏感的一些情報消息。

其中有些屬於政治敏感消息——比如位於中國、伊朗、俄國的精心安插的線人的情況,還有有組織犯罪者和國家行為者之間如何利用網際網絡作為第一線工具進行勾結的情報。

那麼他犯了甚麼罪呢?再次重申,對他的指控令西方人感到震驚。

他被指控,出於個人利益,為世界上一些最大的洗錢者、地下錢莊巨頭、網絡犯罪份子提供保護,而這些犯罪者是屬於五眼情報聯盟執法人員正在調查的目標。

企圖把五眼聯盟執法計劃 賣給超級罪犯

庫柏:根據指控,他企圖把五眼聯盟的執法計劃賣給這些超級罪犯,使他們可以躲避追蹤。歸根究柢,這屬於甚麼行為?他這種保護犯罪份子的行為與書中提到的中國發生的腐敗情形類似,也就是高官保護犯罪份子,縱容他們去犯罪。即在不同的利益方之間通過交換利益建立起某種「關連」。

奧蒂斯的案子可以從很多角度去進一步詳查。其中一個尚未查實的角度是,他把加拿大騎警的計劃賣給高層級的有組織犯罪者,不僅從中獲益,他是否也刻意誤導了加拿大騎警,讓某些組織、某些國家、某些施加影響力的網絡、某些間諜避開加拿大騎警的調查?

這才是奧蒂斯案子的首要關鍵。恐怕我是沒有信心加拿大的司法體系能把這個案子查清楚。你可以說我持懷疑態度。我們知道這個案件有很多情況尚未水落石出,根據我的消息來源告訴我的,對被告的指控,洩密情節之嚴重,簡直無法想像。旁白:目前,對奧蒂斯的指控是,洩密給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人士、以及企圖將保密情報交給未指名的外國實體或恐怖組織。奧蒂斯的律師尚未立刻給予回應。

「電子海盜」大案:史上最大洗錢和賭場洗錢

位於安大略省渥太華的CSIS總部。(公有領域)
位於安大略省渥太華的CSIS總部。(公有領域)

楊傑凱: 您還深度報道了這個叫做「電子海盜」(E-pirate)的大案, 而據我所知,這個案件被擱置了。我不知道它目前是甚麼情況,但是此案深度揭露了一間名為銀通國際投資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運作的洗錢系統。所以此案是甚麼情況?

庫柏:這確實是最關鍵、公眾最想知道卻難以回答的問題。此案被「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註:西方七國為專門研究洗錢的危害、預防洗錢並協調反洗錢國際行動而於1989 年在巴黎成立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報道過,這是一個國際跨政府工作組。涉案人員每年在溫哥華給那些中國、墨西哥和哥倫比亞、中東的毒梟洗錢,金額高達十多億美元。

(銀通國際)是位於列治文市一座辦公樓裏從事貨幣兌換業務的公司,而他們實際上把販毒所得贓款——10億美金,在全世界範圍內進行轉移,他們實際上為可卡因、芬太尼、海洛英、搖頭丸在世界範圍的流通提供便利。

庫柏:「電子海盜」調查本來已經掌握了很多情況。這可能是加拿大史上規模最大的洗錢和賭場洗錢調查案。事實上,他們獲得了堆積如山的證據,包括電話簿、多少萬GB 的數據等。這個案子引起了震驚。

我們現在知道的情況是,有一位幫助加拿大騎警破獲此案的集團犯罪臥底線人,由於警方和辯護方之間在處理證據時出錯,他的身份被洩露給了辯護律師。所以這是此案被擱置的已知理由之一。但是是否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呢?有跡象顯示,至少還有一位線人的身份可能被洩露了。但是其實有辦法可以繞開這樣的問題,比如可以採行目擊者保護計劃。所以,此案是否還存在更深層的內幕?我認為這還有待調查確認。

卑詩人寄望重擊 溫哥華模式犯罪網

庫柏:但是我們知道,卑詩省的人民原本充滿希望。他們對這次調查寄予厚望,如果「電子海盜」調查取得成功,這應該會給「溫哥華模式」的犯罪網以重擊。但是調查以失敗告終。所以我們現在仍然在尋找答案。

楊傑凱:是的。難以置信。您書中對另外一個問題闡述得十分清楚。那就是由於這些活動的滋長由來已久,或許您書中採訪的一些人也持相同觀點,它們已經和政治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您是這麼說的。有照片拍到這些高層的有組織犯罪頭目在一些籌款見面會(pay-for-access,註:捐款達一定數額,可面見政要)上高調與一些加拿大高官接觸。您書中甚至還描寫了在微信上發生的一件事。

這件事上了國際頭版頭條,因為一位加拿大政客的帳號被用於攻擊他人和異見人士。

那麼您認為,加拿大政治圈被籠絡的程度有多深?這意味著甚麼?我們很多觀眾來自美國等其它國家,那麼加拿大的情況是否也能讓我們猜想到其它國家的情況?

庫柏:對於美國、澳洲、英國而言,我認為加拿大的這種犯罪模式,顯然類似情況也正在這些國家發生。澳洲有位優秀的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他專門研究統一戰線,他說我的書體現了這些犯罪模式是多麼耐人尋味、以及對加拿大構成多大的危險。他說相同的犯罪模式也在美國、澳洲、菲律賓、英國發生著。

我這麼說吧,有時候給我提供消息的人,他們與五眼聯盟關係非常緊密並能接觸到相關情報。他們說,從遭受侵害和籠絡精英的角度而言,加拿大可能只是個外圍國家。

我知道前駐華大使馬大維認為:「中共通過統一戰線滲透、間諜活動、以及有組織犯罪去針對加拿大政客、科技公司、產行業——在這些事情面前,加拿大是一個深度昏睡並天真的目標。」

加拿大遭危害有多深?渥太華充耳不聞

庫柏:加拿大遭到危害的程度有多深?這麼說吧,當一名集團犯罪人員和中共官員捐了約一百萬美元給我們總理賈斯汀‧杜魯多家族的基金會——杜魯多基金會,人們能說這不是不法行為的憑證嗎?那些政客可以說、也確實說過:「你們看,這筆錢並不等於他們能施加甚麼影響力。」行吧,我們姑且接受這說法。

但是對方(即中方)卻顯然對此大做文章,他們說這就證明他們成功推廣了「中國故事」並影響了諸如聯合國大會前主席約翰‧ 阿什(John Ashe)這樣的人,他被指牽涉FBI 一宗重大腐敗案件,此案涉及——聽好了——一個澳門賭場大亨、賭場的秘密資金交易、地產洗錢指控以及在聯合國內進行權力叫賣。

我認為這是同一個犯罪網、同一批人,他們本人也曾炫耀與加拿大政客相熟。如果現在我受訪時旁邊有作為信息來源的、來自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的人員,他們會說:加拿大陷入大麻煩了。

( 政治圈)遭到損害的程度很深,而牽涉的政客倒未必是我書中提到的那些接受捐款或在籌款見面會中與加拿大騎警確定的嫌疑犯會面的那些人。但是毫無疑問,加拿大政治圈有人已經受到牽連了。我們只需回顧2010 年,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法登先生曾警告過卑詩省被滲透的嚴重程度,結果他被渥太華政府嚴厲批評。

這讓我想起20 年前寫「響尾蛇報告」的人遭遇的事。渥太華政府對這些事情似乎一直充耳不聞。或許我們可以形容這是「有意無視」。我希望我這本書能讓更多人展開調查,深度挖掘出事實和證據。(下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