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馬(Nche Zama)醫生是全國公認的著名心胸外科醫生。儘管可能有人說他實現了美國夢,但是他的成功之路始於悲劇。

扎馬出生在非洲喀麥隆的一個小村莊巴門達(Bamenda)。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看著母親在分娩時死去。

「當她不停地告訴我因為剛生了一個孩子,她快要死時,我還是個小男孩,握著她的手站在那裏。她開始流血。護士不停地叫著:『沒有醫生!沒有醫生!』」扎馬回憶道。

這場悲劇讓他走上了他選擇的人生道路。

「我想成為一名醫生,因為我不想讓另一位母親不必要地死去。我不想讓孩子失去母親。」

14歲時,扎馬醫生來到紐約,身上只帶著村裏人給他的20美元。來到美國後,他的日子過得很不容易。

「那時我就非常努力地工作。這是非常困難的。我曾在基督教青年會(YMCA)住過,還在街上住過一段時間。」他說。

然而,他堅持自己對教育的追求,克服了許多挑戰。如今,扎馬醫生已經獲得了幾個高等學位。除了醫學學位,他還擁有哈佛大學管理學碩士學位和化學博士學位。

教育:給他人的禮物

就像村民們給了扎馬醫生20美元作為禮物一樣,他也把教育作為禮物給了他人。

他說:「教育的美妙和偉大使我能夠幫助其他人在生活中實現各種可能。」

扎馬醫生資助了二十多名家庭成員讀完大學。「我的每個侄女和姪子,甚至我堂兄弟姐妹的孩子,從小學到大學,都由我付學費。」

「所以,我的姪子和侄女畢業於比利時、法國、加拿大、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大學。都是由我提供獎學金。」

扎馬醫生非常擔心的是,如果不增加學校教育,兒童很有可能會重複貧困的循環,成為人販子的犧牲品,早孕或意外懷孕,只能維持基本的生計。

幾年前,扎馬醫生決定為家庭以外的其他處境不利的人提供教育機會。

在他的祖國喀麥隆,雖然90%以上的兒童能上小學,但只有55%的青年能上中學或高中,僅有6%的人畢業。

他特別提到喀麥隆的一所小學,木桑小學(Musang Elementary School)。由於學生家長負擔不起學費和書本費,輟學率為30%。「我為所有學生提供了獎學金。因此,它將使每個孩子都能留在學校並且畢業。」扎馬醫生說。

一年後,扎馬醫生收到了該校校長的感謝信,該校有大約300名學生。

「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沒有人輟學,入學人數增加了30%。每個孩子都有上課所需的書。沒有甚麼比這更讓人心情愉悅的了。」

作為美國教育授權組織「好牧人可持續學習基金會」(Good Shepherd Sustainable Learning Foundation)的副主席,扎馬醫生為建立一個新的學院——「非洲好牧人學院」(Good Shepherd Academy in Africa)作出了貢獻,這是一所寄宿高中。它的使命是教育和培養創新的思想家和未來的領導者。

扎馬醫生注意到,如今許多兒童沒有專注點或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社會支持。

「我強烈主張教育決定論,因為我相信每個孩子都需要有一個專注點。」他說,「一個專注的孩子會成為一個專注的成年人;正是這樣的成年人為自己和社區帶來了價值。」

扎馬醫生的個人經歷使他畢生致力於為人類服務。他還成立了一個人道主義組織,為亞洲、非洲和南美的弱勢群體提供醫療和外科治療。他還是一名兒童心臟外科醫生,在世界各地為嬰兒做過免費手術。#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