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法輪功遭中共迫害22周年之際,呼籲全球各界共同制止這場迫害,許多國家的政要、議員、組織和民眾紛紛表示聲援。

2021年7月16日,美東地區近二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國家廣場(National Mall)舉行「7·20」反迫害大型集會活動。美國政府機構、宗教組織、人權團體,以及智庫代表等多人到場並在集會上發言。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當天在推特表示,在過去的22年裡,法輪功修煉者遭受了可怕的虐待,包括酷刑和任意拘留。CECC主席們呼籲立即停止這種打壓,並呼籲聯合國人權組織對中共粗暴侵犯人權的行為展開調查。

據明慧網數據,現已有20萬9908人向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實名刑事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犯下危害人類罪、酷刑罪等公認的國際犯罪,以及故意殺人罪、濫用職權罪等數十條中國法律。截至2021年7月10日,在世界上,37個國家、超過387萬民眾連署舉報要求法辦元凶江澤民。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林曉旭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談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暴和荒謬,以及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解體中共對世界的重要意義。他強調,現在美國政界和國際社會,都比以往更加重視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國國內相當多覺醒民眾雖然無法公開站出來支持法輪功,也在私下起著支持的作用,這場邪惡的迫害從一開始就註定了會失敗。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1999年「7·20」是當代最大人權災難的開始

梁珍:7·20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講,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很多人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不知道7·20到底是什麼,可以和我們講一下,7·20這個日子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

林曉旭:7·20這個紀念日,是因為在1999年7月20號,中共政府開始了全面對法輪功上億人的鎮壓,所以這個日子就變成了每年都對法輪功學員很重要的一個紀念日,今年已經是迫害持續了22年。在中國大陸很多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長期的各種形式的迫害,很多人失去工作,很多人家破人亡,很多人流離失所,很多人被關押被折磨,也有很多人甚至被活摘器官,還有一些人被折磨致死。

由於這一系列的殘酷罪行,在國際社會上,很多人都把在過去22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作為21世紀一個最殘暴的人權災難。所以對國際社會的人權界,還有宗教信仰界等各方面的人士來說,這個世紀大災難,是應該要全力去呼籲,同時敦促中共政府馬上停止迫害法輪功。所以7·20是一個很重要的紀念日。

和平集會獲批准 全球聚焦共產主義危害

梁珍:剛剛華府舉行了7·20大遊行,我們通過直播也看到了這場遊行的盛況,也是在疫情之後,華府首次有這樣的集會來抗議。可否請你給我們講一下,你在現場的觀察,這次集會的意義在哪裡?

林曉旭:華府這一帶,特別是在國會山附近,包括在國會裡面,因為COVID-19(中共病毒)的情況,其實還是有相當多的限制,所以這次「7·20」,法輪功團體能夠得到這樣一個場地的許可,本身也是相當不容易,也經過了一個相當長的溝通過程。

法輪功學員因為過去20年都在國會山前進行集會,他們和平請願的形式,在整個華府的警局已經有很好的口碑,本身從來不會有任何騷亂的情況。雖然人數眾多,但是華盛頓DC的警方還是給予了批准,然後要大家自己能夠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儘可能地做好防疫的這方面的一些準備。總的來說就是,法輪功學員人權方面的訴求,在華盛頓DC政府方面,其實是很認可這一點,(通過)這種大的集會來表達自己的訴求。

我在現場看到,差不多有一千多法輪功學員,在美東一帶的學員聚集在這裡,進行這個大型集會。現場也有相當多的不同的政要,還有一些人權機構組織的代表來發言。比較值得關注的包括大使安德魯‧布倫伯格(Andrew Bremberg),他在川普執政期間是駐日內瓦大使,後來他退下來以後,成為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的現任主席。那麼他出來發言就很有代表性,因為它反映了整個美國,現在對於共產主義,對社會主義它的危害性,有更深入的更全面的一個認識。

最近在古巴,大家看到了這麼多古巴民眾,起來反對古巴的共產主義政權。這件事情在美國社會引起的衝擊,甚至比在古巴本身還要大。而且古巴人在上個星期六,還有今天,在華府一帶都有更多的古巴裔的難民,在白宮前面集會等等,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更有力地支持古巴的民眾追求自由。有的人甚至提出非常明確的口號,就是說,拜登難道你會支持共產主義嗎?

所以,全球都在開始更大面積的,有更多的人去認清共產主義的危害的時候,「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的大使,來到法輪功集會的現場來做演講,就有相當多的意義。

他的演講中也特別提到了共產主義對全球的危害、持續百年的危害。在這種情況下,把法輪功受迫害這件事情,放入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來看,就不會覺得法輪功受迫害好像是一個孤立的事件。你就可以理解到,其實中共對自己民眾的這種殘暴,剝奪中國老百姓的信仰自由,這是由來已久的,而且它是共產主義的本質所帶來的,它一定會這麼做,它就是害怕老百姓有自己獨立的思想、有自己宗教的信仰、有自己精神方面的追求。

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我覺得更多的美國人,更多的國際社會的人士,能夠從法輪功受迫害的事件中,看到中共這種(共產主義政權)徹底的無人性的殘暴。

活摘器官非民間自發 是政府大規模「按需殺人」

林曉旭:尤其在演講中,很多人也都提到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摘器官,這是大面積的政府支持行為,它絕對不是像很多人以為的好像是,比如一些黑社會、一些無良的醫生,自己在私底下黑廂運作,把人的器官摘走了等等。很多人看電影電視,好像以為是那樣一種黑社會的操作。

現在國際社會聚焦的,實際上是中共利用政府的這個體系,公權力,建立了一整套、一條龍的一個產業鏈,怎麼樣把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良心犯等等,把他們作為一個活體的器官庫,然後根據移植中心的需求,利用大數據進行匹配,找到這樣的人,然後把人殺了,「按需殺人」這麼一個體系。

當然這是非常邪惡的慘無人道的做法,國際社會現在對這個事情的譴責也非常大。同時美國的眾議員和參議員,在推動一個法案,叫做「Forced Organ Harvesting Act」,就是《停止強摘器官》法案,這是眾議院和參議院兩黨同時支持、提出來的一個法案。在民間,國際社會,很多人都在協助推動這個法案,儘快讓它通過。

美國政府明確發言:中共必須停止迫害

梁珍:外界也關注拜登上台以後的對華政策,如何對待法輪功也是一個焦點。7月19號,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主動提到了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以及在不久前,在美國舉行的宗教自由會議上,多個發言嘉賓,都關注法輪功所受到的迫害。其中有一個(前)宗教自由大使布朗貝克(Sam Brownback)講到,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所有人權迫害中最嚴重的。你覺得拜登在法輪功的議題上,他的態度是怎麼樣?

林曉旭:可以說整個國務院,美國的政界,在過去的幾年裡面,對法輪功受迫害的問題,逐漸有了越來越深入的一個認識。更早的時候這個政府,因為他們有一些跟中共在人權方面達成的協議,就是說,你可以閉門進行人權對話,但是不出來公開譴責中共的人權問題,也不提法輪功問題等等。所以其實在美國國務院內部,曾經陷入這麼一種狀態,可以說是掉入了中共的陷阱。那麼從川普政府以後,美國國務院、外交部門,他們對法輪功的問題就採取了一個更公開(支持)的態度。

在過去幾年裡面,美國政府很多人,越來越了解了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的系統的、殘酷的迫害。美國的國務院每年年度報告中,也提到法輪功受迫害的問題;美國的宗教自由委員會,也在他們年度報告中,比較深入地揭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方方面面各種各樣的酷刑,以及活摘器官等等,都在這些報告中有提到。

實際上,美國政府已經收集了足夠多的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資料。法輪功團體他們也是定期地會把一些法輪功學員從國內傳出來受迫害的資料遞交給(美國)國務院。所以很多受迫害的案例可以說對美國政府來說,是記錄在案的。

慢慢地,美國從蓬佩奧國務卿的時候開始,像你剛才提到的Brownback(布朗貝克)大使,他們的辦公室就是專門推動宗教自由的。那麼法輪功學員也有一種精神信仰,一種追求,所以為法輪功學員發聲就成為他們辦公室一個很重要的工作,一個任務。

那這次,我覺得美國國務院的發言人,能夠有這麼一段陳述,專門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這很明確地就是說,它是一個(美國)國務院的一個基本政策的明示。非常明確地告訴中共政府:你必須要停止迫害法輪功。而不是說,好像我們還跟你在人權會議上,要跟你商討啊,要營救個別的法輪功學員,不是這樣的一種做法。

比如說某個國內地下教會的牧師,或者法輪功學員,要營救的話,過去美國政府常見的做法就是,咱們有什麼經濟會談的時候,我給你一個請求,你要跟我達成這個經濟貿易的協定,那麼你要釋放這些人,作為一種營救手段,或者是進行個別的制裁。

這一次國務院發言人的陳述,雖然很簡單,但他是一種大的概念上的一個定義,就説美國政府在這個立場上非常清晰,對法輪功中共政府你必須停止迫害,這是個全面的迫害,幾百萬(實際幾千萬)的法輪功學員受到各種各樣的迫害,這是個明確的說法。所以這裡就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不是說(像過去那樣)要跟你做一個交易,就是我明確地告訴你:中共政府你必須得停止迫害法輪功,這是一個立場問題。所以我覺得,簡短地陳述,但是很有份量。

法輪功22年如一日堅持 獲廣泛感佩和聲援

林曉旭:美國國務院的官員等等也來參加了上週的千人宗教自由大會。在這些大會上,他們在很多方面談到中國的人權迫害問題,西藏、新疆、內蒙古,還有對法輪功的迫害,很多的會議不同討論過程中都有提到。包括美國國會的CECC,就是「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也專門派代表來參加,他也是很明確地提到活摘器官,這個罪行是一定要制止的。所以在7月16日法輪功的集會上,我們可以看到除了剛才提到的大使來講話,很多宗教自由界的人士也都紛紛出來發言。

很多人都很感佩法輪功學員22年以來長期的堅持,在這樣一個酷暑的時候,他們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現場靜靜地舉著死難法輪功學員的照片,還有大型的橫幅啊,把自己的訴求都提出來,很多人很感動的。所以其實在華府一帶,很多宗教自由界的人士,他們對法輪功很佩服,而且印象是非常深刻的,因為法輪功學員已經持續做了22年了。很多人一提到法輪功就説,法輪功學員真的是非常有韌性。過去幾千人的集會也有,今年雖然是疫情期間,人數比較少一些,上千人,但是就是這樣的場面,其他的組織沒有一個團體能夠辦到這樣的規模和程度。所以其實很多人對法輪功這種大家的自律,以及和平的訴求是非常非常感佩的。

他們有時候很難想像,上千人聚在一起,沒有人說話,沒有人有小動作,就是儘力地支持和表達自己的訴求,聼台上人的演講等等。他不是像很多團體會喊口號啊,法輪功學員不太喊口號。所以這就是一種和平訴求方式,給這些華府的,不管是政界精英、法律界、宗教界的人士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你提到華府外面的宗教自由集會,很多人就會想到這是法輪功的抗議。

用歷史眼光看 邪惡總打不倒正信

梁珍: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傳出他說三個月內要消滅啊。但是呢,法輪功已經走過22個年頭,而且洪傳一百多個國家跟地區。中共在歷史上想要迫害誰,包括「六四」,一夜之間就鎮壓下去了;包括香港的民主運動,也是用各種方法鎮壓下去。那為什麼偏偏法輪功學員,中共沒有辦法用強力,用盡一切手段鎮壓下去,我相信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的邪惡手段還沒有被世人所知道。你覺得這有什麼樣的啟示?

林曉旭:其實如果從歷史上看,很多正信都在歷史上受到迫害。不管是當初古羅馬的尼祿啊,或者是中國歷史上的武宗等等對佛教的迫害等等,這些暴君,他們對正教正信曾經採取了非常滅絕性的殘酷的鎮壓,但是最後都沒有成功。鎮壓的時間有時候會(持續)長一些,有的幾百年後才能夠重新把這個正教立起來,但是總的來說,就是邪不壓正。

中共自己本身它是徹底的無神論,完全割裂了中國人幾千年來跟神佛之間的長期的信仰所建立的一種關聯。它想要破壞這種中國人相信的上天有神靈啊等等這一系列的傳統理念,它要破壞這一點,那麼法輪功學員上億人的信仰,對中共來説就是最大的威脅。當然中共除了迫害法輪功以外,其實很多的宗教也受到(它的)迫害,包括地下教會,西藏的藏傳佛教等等。

中共其實在迫害宗教方面,就沒有徹底成功過,因為人們有信仰以後,很難從根本上抹去人們對信仰的追求,一旦人們已經感受到信仰的力量,是很難完全被扭轉回來的,有部分的人,在這種高壓之下,有可能改變、放棄,但是很多人會堅持下來。

那麼法輪功學員作為一個大規模的群體,在修煉佛家大法,當然很多人從法輪功中受益,他有了從精神上的一個靈性的升華。這些人一旦升華以後,你是很難把他拽下來,逼迫他放棄自己的良心,去做違背良心的事情。很多人是不會做的,有很多人中國是有骨氣的,他是不會放棄自己的信仰的,所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一開始其實就註定它是要失敗的。

國內外法輪功學員與覺醒民眾相互支持

林曉旭:還有一點,法輪功學員本身的群體的規模也是比較大,在國內也有,在國外也有,所以國內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也通過各種途徑,把他們受迫害的信息傳播到國外,那麼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不斷幫助他們進行呼籲,全球形成一個聲勢,譴責中共的迫害。這種相互呼應,對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堅持自己的信仰也有一定鼓勵的作用。

國內的法輪功學員沒有放棄自己信仰,他們還積極地走出來告訴身邊的親朋好友、民眾,告訴他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讓人看到這場迫害徹底地違背中國基本的法律、違背人性、違背道德,讓中國人從長期被中共洗腦中覺醒過來。所以我覺得法輪功學員在國內有一個非常正面的一個行動和力量,這也是法輪功長期被迫害又沒有被摧毀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法輪功學員做的有一點非常特別,他是在幫助更多的中國人,從共產主義的這個邪靈的奴役中給他擺脫出來。他們聚焦的不僅僅是自身受迫害的問題,要把這個迫害停止的問題,他其實超越了這一點。那麽人一旦有更高的訴求,超越了自身的時候,我覺得他的精神力量是更大的。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即使在中國國內面臨那麼大規模的、長期的迫害,但他們仍然堅持不懈地走出去,告訴中國人中共邪惡的本質。這一點我覺得對中國的老百姓來說,是一個福音,它起了一個很大的讓民眾覺醒的作用,其實就等於說,法輪功學員跟中國社會裡面有良知的人又形成了一體,它是一種更大面積的、正面力量的影響,也可以說是一種相互的支持。在中國有良心的、明白真相的,人人都支持法輪功,對不對?同時法輪功讓更多人覺醒,實際上從根本上瓦解了中共自己本身所建立的這種宣傳體系,中共知道法輪功它是無法戰勝,也無法摧毀的。

迫害摧毀道德體系 支持法輪功是良心

梁珍:法輪功反迫害的22年,可以說是一個善與惡的較量,香港民眾,現在也越來越多的人支持法輪功,他們也經受了中共的這個迫害,也越來越了解到法輪功的真相。

林曉旭:這是很難得的。在香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處境現在也是相當艱難的,本來就有長期的中共僱用的黑手進行騷擾等等。香港民眾在過去二十多年裡面,畢竟有很多機會接觸到了法輪功學員,很多人應該是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我覺得法輪功在香港應該有相當大的民意支持的,很多人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冤屈。

梁珍:很多人覺得,我也不煉法輪功,為什麼要支持法輪功呢?你覺得這個意義在哪裡?

林曉旭:其實,這等於每個人為自己的良心說話嘛。因為對法輪功的迫害,它本身很明確的一點,就是它針對中國人的道德進行摧毀,因為法輪功講的是「真、善、忍」,其實是一個非常普世的價值。這群法輪功學員什麼壞事也沒幹,就是信仰「真、善、忍」,被迫害,實際上這場迫害是針對的是中國人的道德體系。

所以你如果縱容中共政府迫害法輪功的話,你就是在違背中國人自己傳統的價值,傳統的道德理念。我覺得有良心的人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以後,他肯定會出來支持法輪功的,還有很多人也許害怕中共的淫威,也許不敢在公開場合支持,但是我覺得私底下溝通,很多人都是從心裡還是支持法輪功的。

所以只是表面上有多少人能走出來的問題,因為畢竟很多人在這樣一個強權社會下面臨生計問題等等,很多人可能沒有辦法走到台前來支持法輪功,但是在私底下,在民間相當多的人是支持法輪功。 @

節目訪問日期:2021年7月21日
內容更新日期:2021月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