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下午,中國名校復旦大學發生一宗命案。青年教師姜文華在自覺受到不公之後,將黨委書記王永珍割喉致死。此事立即引爆網絡,人們在惋惜之餘也不禁在探求其背後的原因。

7日傍晚,上海警方發佈通報稱,當日下午14:52,楊浦區邯鄲路某大學發生一起持刀傷人命案。經證實,死者為上海復旦大學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而行兇者為王的同事,39歲的青年海歸教師姜文華。

通報稱,警察迅速到場將犯罪嫌疑人控制。在現場傳出的錄像中,姜文華衣衫多處破爛,渾身血跡,雙手被銬於身後,跪坐在一個房間的門口。警察質詢姜文華為甚麼報復?姜文華說:「我在單位裏面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惡劣的待遇。」「一直延續到現在。」

學長談姜文華

網傳資料顯示,姜文華2004年畢業於復旦大學數學系。2009年獲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統計學博士。2009至2011年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和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從事博士後研究。2011年後回到中國,在蘇州大學任教,五年期滿後,以引進人才的身份任職復旦大學。

旅美社會學家李毅博士是姜文華在羅格斯大學的學長,曾與姜文華有過7年的交集。他日前在網上刊文《我所認識的姜文化》。他在文中說,在他眼中姜文華是一個「孤傲,害羞,木訥並不善言辭的」的書呆子,一個「純潔、純粹的象牙塔裏的人」。

李毅說,姜文華「學業和學術都是一流;在師道尊嚴的環境中成長,對老師言聽計從,對領導唯唯諾諾;心底非常善良,不撒謊也不會撤謊,不害人也不知怎麼害人;對別人不設防,不太知人情社理,不知江湖險惡。」但是「正因為他太乾淨,太善良,一旦遇到他認為的不公正,他完全不知所措,心裏的反應會比普通人激烈。」

文中還說,姜文華「既不貪錢,也不追求錢,絕對不佔別人小便宜;對愛情與婚姻很嚮往,對於自己愛的人和他認為愛的人,他會用心去交往。」「他唯一的Passion(熱情)就是做學問,他人生唯一的要求是象牙塔裏一張安靜的課桌。」

室友談姜文華

一位自稱是姜文華當年在美國的室友「海攀」說:「依我對他的有限了解,給他足夠的時間和一張安靜的書桌,他可能就是第二個陳景潤,或者下一個張益唐。」

海攀說:「他已展現出出色才華。各種各樣的混混,塞滿中國成千上萬所高校和科研機構,為甚麼就不能擠開一條微縫讓他棲身?又是甚麼事情把這樣一個安靜、羞澀、膽怯而單純的人逼到無路可走,繼而暴起殺人?」

文學博士談因果

文學博士劉正教授在網誌上發文講述了他所了解的內情。

劉正在文中說,姜文華在蘇州大學只是副教授,連續五年都沒有晉陞,所以他出走復旦。在復旦大學六年,姜文華年年完成科研和教學任務,並且多篇論文在SCI上發表,這在任何一個大學都滿足了晉陞的資格,但每年晉陞的機會依然沒有他。

文中還說,不通世故的姜文華沒有請客送禮走關係,老老實實教學和科研,等待院領導和高評委們良心發現,結果卻是年年落榜,而每次都是王永珍書記不同意。王永珍作為一把手,手中握有一票否決權。他否決的理由是:「政審不合格。」

政審不合格就等於宣判了姜文華的死刑!大學教師只要政審不合格,全國任何一個大學都不敢再接收他。而且國內規定:副教授調動接受年齡為40歲以下。換句話說,姜文華已經再也無法調動了。

「他徹底崩潰了。走上了和這個權力傲慢的統治階層火拚之路。」「憤怒至極的姜文華拿起了刀,去殺了那個逼死他的人!」劉正說。

「非升即走」制度惹爭議

目前,輿論在一定程度上將其歸因於中國高校現行的「非升即走」制度。所謂「非升即走」制度是相對於終身教職制度(tenure track)而言,教師入職時不納入正式編制,而是先訂立合約,在合約期滿前通過考核、晉陞高級職稱才能獲得長期聘用,否則就得離開,離開就等同於失業。

據悉,這個制度率先在清華、北大施行,在全國39所「985」(指中共為建設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一流大學而做出的決策)高校中,至少有34所目前已施行了「非升即走」制度。

「非升即走」制度起源於歐美,它的目的是為了打破鐵飯碗,提高競爭性,在海外已有近百年的歷程,然而到了中共治下的中國就變了味。

網媒「冰川思想庫」的一篇文章認為,首先是因為中國的高淘汰率。2018年網傳武漢大學的教師淘汰率高達97%,但武大人事部闢謠表示,武大2018年有48人申報聘期制教師考核,共有6人被聘為固定教職。言外之意,還有42人必須下崗,淘汰率為87.5%。

該文認為:除了高淘汰率之外,更要命的是規則不透明。院系主管決定的權重極大,也沒有相對健全的「評議制度」,換一個領導就政策一變。這一切令中國無數的青年教師處於弱勢。

自媒體人「小民之心」說,「還有一些大學故意在沒有崗位的情況下,大量招收博士生,最大限度地搾取他們的才華和成果,然後在六年試用期結束之後,將這些人一腳踢開。」不少文章都提出同樣的觀點,指出這實際上相當於把富有才華的青年教師當成「臨時工」使喚,把「非升即走」制度變成了「臨時工」制度,導致教師們不得不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惡性競爭,心中充滿怨氣。

姜文華的聘用期限即為六年,網傳命案發生前幾天,王永珍宣佈了校方的解聘決定。姜文華在絕望之際手刃書記,致其當場死亡,同時也葬送了自己的餘生。

6月8日,《議報》刊登署名張傑的評論文章,指出中國沒有講理的地方,沒地方講理是中國嚴重的社會問題。文中引用了經濟學家茅于軾先生的一段話:

「一個社會是需要有正義的,大家都要講理,不要動武。講理能講得通,大家都服理,而不是服從武力。這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如果講理講不通,必須動武,這個社會就非常危險。正義從哪兒來?政府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政府有許多功能,但是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正義的服務。政府自己要講理,帶頭講理,政府還要幫助別人講理。這就是正義的服務。中國的百姓越來越傾向於暴力,這不是老百姓的本性。老百姓沒有武力,他們希望講理。只有面對一個不講理的政府才會被迫走上暴力之路。」@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