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媒體日前披露,美國國務院獲得一份中共軍方高層的密件,內容顯示中共正在研究搞生化戰,在戰區使用「人造蟲子」散播SARS病毒。這份密件曝光,再度引發外界對於中共病毒起源的關注。

新唐人引述《周日澳洲人報》5月8日報道,美國國務院官員在去年5月調查中共病毒起源時,獲得了一份中共軍方科學家和武器專家在2015年撰寫的文件。

中共計劃把冠狀病毒武器化

這份名叫《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文件證明,早在5年前,中共已經計劃把冠狀病毒武器化。

撰寫文件的18名作者,包括中共防疫局副局長李峰(音譯),其他作者都是中共公衛和軍方高層。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防大學追蹤系統顯示,有10名作者是與西安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而這所軍醫大學的國防研究水準被列為「非常高風險」。

其中一名作者是徐德忠,他是西安空軍軍醫大學軍事流行病學系教授和博士生導師。在2003年SARS期間,他是中共衛生部下屬的SARS疫情分析專家組組長。他向中共軍委和衛生部的最高領導匯報了24次,撰寫了3份報告。

「人造蟲子」散播SARS病毒

報道稱,文件中形容SARS病毒預示了「基因武器的新時代」,稱它們可經「人為操縱成為新興人類疾病病毒,然後變成武器,以前所未見的方式釋出」。

中共軍方指揮官預測,第三次世界大戰將使用生物武器。中共科研人員已經研究了在戰區使用「人造蟲子」散播SARS病毒,作為生化武器來攻擊敵人。

論文的一個章節寫道,「例如,新發現的凍乾的微生物的能力使儲存生物製劑並在攻擊時將其氣化成為可能」。而且還指出,「生物武器攻擊最好在黎明、黃昏、夜晚或陰天進行,因為強烈的陽光會破壞病原體」。

論文中還寫道,「主要影響包括對醫療保健系統的巨大負擔。生物武器攻擊的影響比爆炸等常規攻擊要長得多。它還可能攜帶突出的傳染病,可能通過各種方式傳播。」

論文還指出,「生物武器不僅會造成廣泛的發病率和大規模傷亡,而且還會誘發可怕的心理壓力,可能影響戰鬥力」。「就像其它災難一樣,人們將在襲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生活在對襲擊的恐懼中,在一些人中造成短暫或持久的心理損傷」。

數字法醫專家羅伯特波特對《澳洲人報》表示,「這些文件已經得到證實」。

中共病毒的起源再受關注

這份中共軍方密件曝光,令外界質疑正在全球蔓延的中共病毒的來源。澳媒《天空新聞》節目主持人(Sharri Markson)認為,這份文件提供了一個罕見視角,讓人們了解中共軍方的高級科學家,是如何思考生物研究的。

她認為,中共對生化武器的興趣「十分令人擔憂」。

她還表示,這份文件與中共病毒不一定相關,中共病毒或許不是從中共實驗室「主動」被釋放,但不排除是「意外」流出。

澳洲議員湯姆董勤達和政治家詹姆斯帕特森對澳洲媒體表示,這些秘密文件「引起了人們對一些為政黨最高領導層提供建議的人的野心的嚴重擔憂」。

帕特森指出,中共對生物武器的明顯興趣「非常令人擔憂」。即使在最高限制下,「這些武器也是危險的」。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10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辯稱,媒體報道中提到的「秘密文件」,只是一個「公開發行的學術性圖書」,並不是中共軍隊的「秘密文件」。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也表示,反對澳洲媒體將中共軍事科學家曾討論SARS冠狀病毒武器化問題和正在流行的中共病毒疫情關聯起來解讀,攻擊中共在新冠病毒起源資訊上缺乏透明度。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辛克萊廣播集團5月3日獨家報道,2020年5月27日,美國能源部研究機構「Z分部」發佈了一份機密研究報告。其中顯示,中共病毒可能是從中國的實驗室洩漏,並導致全球大流行。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掌握的報告顯示,2019年10月間,武漢P4實驗室及附近的手機收發訊號幾乎一度歸零且交通停擺,疑似發生「危險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