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先生在倫敦的一家知名公司做管理工作。他從1994年在上海上大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文是他親述的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心路歷程,以及他在北京親歷的1999年4.25事件的過程。

他不能教我

我從小就和太極、氣功這些傳統文化中的東西有著不解之緣。我爺爺是一位太極拳名家,在我10歲時就開始教我太極拳。

12歲時,媽媽所在的醫院辦起了氣功康復門診,我在那段時間見到了很多氣功師和有特異功能的人,也特別喜歡和很多比我大很多的人討論生命、宇宙之類的問題。

記得有一次康復醫院的院長說我的根基好,請來了一個有特異功能的尼姑帶我練功。那次我的天目打開了,也第一次透視人體,並看到了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

在遇到法輪大法前,我試過其它氣功。在1994年我大學一年級的暑假時,我參加了一個氣功學習班,一個挺有名的人說是能溝通另外空間的生命,他看了我一會,跟我說另外空間的生命告訴他,他不能教我,因為我會修煉到極高層次。

明白了人生意義 學業突飛猛進

一個月後,在氣功學習班上認識的一個學姐給我寄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她告訴我不要再練其它功了,法輪功才是真正修煉的功法。

我幾乎一口氣讀完了整本書,心中的激動真是難以言表,很多一直思考的問題一下得到了解答,一下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我後來找到了大學附近的煉功點和學法小組,從而開始了我的修煉歷程。

從1994年到1997年我在上海讀書,那段時間每天早上在煉功點煉功,每周兩次到學法小組參加集體學法。

在《轉法輪》出版以後,我基本上是除了完成學習任務後,就是讀《轉法輪》。偶爾在學法小組會播放老師講法的錄像,我會聽得如癡如醉。每次出版新書後,都是反覆閱讀好多天。

那段時間我能覺得我修煉的層次像坐火箭一樣飛快向上長,很多心性關根本難不住我。有問題就向內找,想不通就看書。悟到了,關也就過去了。

有段時間,父母怕我煉功耽誤學業,我說我證明給你們看煉法輪功只有好處。結果我的成績從大一的中等到大三大四連續拿獎學金,再到優秀畢業設計獎等成績,改變了他們對法輪功的看法。

我所經歷的4.25

1999年4月25日我正在上班,接到學法小組負責人的電話,說我們很多學法小組的同修都去了府右街上訪。那時我工作單位在阜成門,離府右街不遠,我決定臨時請假去參加。因為等不到公車,我一路跑到府右街。我到的時候府右街南街到中南海西門,已經站了很多學員了。

我在靠近府右街南口的地方找到了幾個學法小組的同修,我們就靠近馬路站在一起,把人行道的地方讓出方便行人行走。後來因為等待時間很長,大家就拿出《轉法輪》來讀。因為我們站的地方看不到中南海的西門,所有消息只能聽其他同修傳過來。

到下午的時候聽同修說朱鎔基總理出來了,有幾名學員代表和總理一起進入中南海了。等到天黑前,有人告訴我們代表們已經出來了,大家可以走了。我們幾位同修在離開之前都很自覺地把周圍收拾乾淨,把地上的垃圾都帶走。整個過程中學員們本著為他人著想,都保持安靜,不給路人造成干擾。

第二天報紙登出了關於4.25的報道,我爺爺和爸爸問我有沒有去,我說去了。他們說讓我小心一點。他們說他們都經歷過文革,中共肯定不會這樣就讓事情過去了。我說我們只是在外面平靜的等待,有的學員去向總理說明情況,沒給任何人造成干擾。

當年的王先生。(本人提供)
當年的王先生。(本人提供)

中共誹謗大法 迫害善良

4.25過後,我的學法煉功一切照舊,也沒有看到任何關於法輪功負面的新聞。直到7月時,新聞聯播和各大中共報紙突然宣佈禁止法輪功。當時攻擊法輪功的其中一點就是,法輪功一定是有嚴密的組織的,所有參加4.25的人員絕對的安靜,離開的時候地上一塵不染,這種情況在當時的任何其它組織(包括中共自己的集會)都做不到這一點,這種凝聚力太可怕了。

這其實就是法輪大法的學員們發自內心的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在做,在真心的為他人著想。人們修煉之後直接表現出來的美好的人心向善的結果,卻被中共因嫉妒,而用作反面證據,明白的人仔細想想就會理解真相了。

到7月22日,報紙和新聞聯播宣佈了禁止法輪功。從那天開始,本來半小時的新聞聯播延長到了一個小時,加上後面的焦點訪談,每天都是對法輪功的誹謗。

講真相

我的爺爺,奶奶,伯父,爸爸每天輪番找我談話,他們講都是從文革到六四的教訓,要求我不要再煉法輪功。他們每天這樣講,我就每天給他們講法輪功的法理和我煉功的效果感受。

他們說自焚,我就說《轉法輪》中說自殺都是造業怎麼可能讓人自焚。他們說法輪功不讓吃藥很多人出問題,我就給他拿出書給他們讀師父可沒有強迫人不吃藥,我還給他們講我煉功之後多少年沒有生過病,以及很多弟子煉完功很多疑難病症都痊癒了。

我還給他們講我們修煉的是真、善、忍,我們要做好人,碰到問題向內找,要求心性提高等。我甚至還把《轉法輪》的書借給爺爺看。爺爺看完書也明白我在修煉甚麼了,在那之後他就不再找我談話了。

但是其他人每晚仍舊找我談話。每天他們找我談話完,我就看《轉法輪》或其他師父的書,煉功,然後睡覺。

那段時間唯一能支持我的就是讀《轉法輪》和其他幾本經書。那段時間通過不斷地學法看書,反而更加堅定我對法輪大法的正信。因為無論中共怎樣造謠,我都能在法理中找到答案。這使得中共蒐集的各種用來誹謗師父的證據看起來都是那麼虛假和可笑。

幾個月後,我在路上遇到學法小組的同修,在那之後我們就約好一起出來發傳單和真相資料。

後記

我於2003年底來英國讀書,畢業後來到倫敦工作。

如今距離1999年的4.25,已經22年過去了,我已經在英國成家立業,有著美滿的生活。無論工作生活多麼繁忙,我都盡力參與法輪功學員自發組織的講真相活動,因為中共對佛法的迫害和黑白顛倒的社會,會給無數人帶來災難,我們希望更多的人能認識到這一點。#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