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邊境巡邏委員會(National Border Patrol Council)主席布蘭登·賈德(Brandon Judd)表示,邊境巡邏隊每天逮捕的非法越境者人數之多,本身已成為一個巨大的威脅,而其數量之大,卻是前所未見的。

4月7日,賈德在與共和黨國會議員、德薩斯州土地所有者和執法部門共同舉行的圓桌會議上表示:「我認為,這是我們在邊境巡邏隊歷史上看到的最大的一次(非法越境移民)暴增。」

根據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簡稱CBP)8日公佈的統計數據,在3月份,美國邊境巡邏隊共逮捕了17.2萬名非法越境外國人。今年2月,邊境執法人員抓捕了10.1萬人。

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代理局長特洛伊·米勒(Troy Miller)表示,這一非法移民人數的增加「並不是新鮮事物。自2020年4月以來,執法人員遭遇非法移民次數不斷增加,我們過去的經驗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應對今年所面臨的挑戰」。

然而,賈德指出:「這次非法移民人數的激增,與我們以前見過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他解釋說,在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邊境巡邏隊每年逮捕多達150萬名非法外國人。

賈德說:「但儘管我們逮捕了150萬人,實際上打交道的是40萬到50萬人。我們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逮捕同一批人。」大多數都是來自墨西哥的單身男性,他們很容易在幾個小時內就再次穿越邊境回來。

「而今天……如果我們逮捕了120萬人,實際上我們要對付的是80萬到90萬不同的人。」

賈德說,除了單身成年人,增加了非常多的無人陪伴兒童(3月份為18600人)和家庭單位(3月份近53000人),人數是壓倒性的。

非法入境的家庭單位和無人陪伴兒童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資源,包括住房、食物、交通和醫療保健等。而在處理過程中,以及隨後的被轉移或釋放過程中都需要這些資源。

此外,大多數家庭成員和無人陪伴兒童最終都將留在美國,不管他們是否有值得批准的避難申請。

賈德說:「你可能在第一天非法越過邊境,第二天就到了維珍尼亞。」

「我個人逮捕過來自中國、孟加拉國、俄羅斯、波蘭和巴西的團夥。這些犯罪組織被允許進入這些國家,他們被允許宣傳他們的(人販子)服務,從人類的痛苦中賺取數十億美元。而這正是基於我們的政策。這是錯誤的。這是不人道的。」

拜登因上台後迅速取消了特朗普時代的移民政策而招致批評。特朗普的這些政策大幅減少了非法移民的流動。將其取消製造了當前的危機。

美國總統拜登任命副總統賀錦麗領導邊境危機應對行動。但是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訪問過邊境。而她說,她的工作重點是向中美洲國家提供更多的援助。

賈德說,阻止人口流動的唯一辦法,就是在移民案件審理期間對非法移民進行拘留,而不是通過實施「抓住後釋放」的措施,來激勵更多的非法移民湧來。

他說,特朗普政府的移民保護協議項目(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又稱「留在墨西哥」項目,正是為該目的而指定的。

賈德說:「我寧願立即就在邊境設立法院,在對這些人的庇護申請作出裁決之前將他們拘留。如果我們這樣做了,我們就會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會立即停止欺詐性的庇護申請。」

而在目前,在申請庇護的中美洲人中,只有大約10%的人,是在他們的案件獲得審理之後得到釋放的。許多人一旦被釋放進入美國,就不會再出庭審理或申請庇護。#